回应

看到了《抢饭碗》这篇文章,心里很不是滋味。人说一叶障目,当知花也如是。若把桂冠花环戴错了位置,那么花环桂冠虽美,遮住了眼睛,却是有目如盲,那就不仅仅只是尴尬。有道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美汤。李叶明的”抢饭碗“,只因为缺乏同理心的思维,就如给繁花织锦喷上了几滴农肥,远观还好,靠近点不免就嗅得臭味。

治国之道,如果都像李叶明这种想法,那么世界将永无宁日。那天看到一篇报道,说台湾人白领阶级,跑到日本澳洲扫地做侍者,薪水是3倍。以前新加坡的菲佣,众所皆知,许多是大学生。这些人跑到世界各地做家庭佣人,无论是不是抢饭碗,都足够凄凉。老实说,如果去到中国大陆,只要薪水是我现在的3倍,那么就算扫地洗厕所也无妨。

李叶明也不思考,为什么“天天背着重重的剪草机(其实是一个马达),顶着烈日,冒着酷暑,在道路旁、社区和市镇内剪草。”而薪水就只有600元?虽然李叶明也知道“但是这样的工资,对新加坡人来说根本无法生存。

如果治理一个国家,能够像古时的斯巴达人,把羸弱的孩子都丢给恶狼喂食好了。那么一国都是战士,岂不是好?可是,天理不是这样的!只要一想想,一个割草工人也得养家活口,那么一份合理的薪水就是理所当然。道理是很简单的,如果这个孟加拉个人在本国能够得到相同的报酬,那么你想邀他来新加坡割草,就只有把自己当成疯子才行。

纳米抢大米的饭碗,有识之士,当知道是无识者的说法。对这些粗野的人计较,除了显得心眼儿狭小,还能够说明什么?每个国家,都有优先照顾自己本身公民的职责。新加坡的纳米业者多出了很多纳米,那么让外来人才来尝尝不只无妨,还得倒履相迎。然而,如果在新加坡做纳米的,薪水本来是X,外来人却说X-就好了 — 结果他得到了这份工作。这是不是抢饭碗,还真难以理得清。

好久好久以前,建筑工人、割草工人、洗厕所的、扫地的,就连倒粪车的工人,都是新加坡人在做。然而,自从外劳来了以后,是新加坡人不做吗?李叶明写道:“但是这样的工资,对新加坡人来说根本无法生存。”可惜思维就此僵硬,写了就算了。

我想,物竞天选,一国内公民和公民之间抢饭碗这种问题是客观存在的现实。新加坡蕞尔小国,却让全世界都来这里抢饭碗,那么这样的政府不换是真的不行了。我很遗憾,作为新公民,李叶明视角的角度,惯以冷嘲热讽的心态对新加坡的无奈诸多讽刺。抢饭碗这篇文章、和在报道谭丽风波的角色,有意无意的挑起了大陆人对新加坡同仇敌忾的愤怒情绪 — 这不懂得是加深了断层的厚度或者缩小了鸿沟呢?

智者如李叶明,想来心中有数。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