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天薇,好样的!

无耻是无耻的遮羞布 — 新加坡有些人愿意为在奥运的两个铜牌欢欣,那么人各有志,无可厚非。然而,若是因为自己廉价的骨气,而把因为有着强烈的自尊心的大部分的新加坡人民叱责为排外使然。那么,我不得不说:无耻啊,赤裸裸的无耻。

更无耻的是吴俊刚!陈浩亮何许人也,把他与完全是机会主义者的冯天薇相提并论,根本是亵渎了这个本土的奥运英雄。不错,以个人性质而论,冯天薇叱咤奥运, 输给了自己的前同胞,虽败犹荣。并且,能够得到铜牌毕竟还是不同凡响。英雄这个称号,其实也是当之无愧。不过,如果恬不知耻的把冯天薇的荣誉当成是新加坡 这个国家的荣誉 — 那么,倒不如把金钱供奉起来更来的干脆自在。

我从来不诋毁海外兵团,李佳薇、冯天薇、王越古,高宁…如果他们是商业性质的打球,我没有异议。然而,如果代表我的国家打球,那么,我的厚黑学还不到家,实在是没有这个脸皮去僣越他们的成就,去分享他们的荣誉,把他们的荣誉据为己有。

让我们来看看冯天薇的运动旅程吧。出生在黑龙江,就如吴俊刚说陈浩亮出生在汕头一样,无关要旨。但是,冯天薇5岁打球,7岁哈尔滨市第一、黑龙江省第一。 1997年,黑龙江体育运动学校破格录取才仅11岁的冯天薇。2002年,在父亲去世的20天之后,顶着丧父之痛的冯天薇夺得全国青少年锦标赛的女单冠军, 同年入选国家青年队。

不幸的是,进入国家二队,丧父之后,她遭遇了人生的第二次坎坷 — 不仅与一队擦肩而过。不久后又被诊断患上心肌炎。2005年教练吕林介绍她到日本打职业球,冯天薇以为从此告别了世界乒坛的最高舞台,直到当时在新加坡作教练的刘国栋找上她。

被刘国栋主动找上门之后,冯天薇的人生来到了转捩点。当被问到这一幕时,冯天薇嘘了口气说:“他没说太多,就说了你在哪儿打球?我说:日本;他说,你想不想来新加坡打球?来新加坡可以参加世界比赛,你考虑一下,我说,我考虑一下。”

2007年初来到了新加坡的冯天薇,穿上了新加坡球衣,立即代表新加坡国家南征北伐。取奖牌如探囊取物。这时候,披上新加坡战袍的她意气风发。出征、受 训、比赛,排名从无到73,41,26,20到12。在奥运会举行之前,1年半里,她的排名已像直升机一样冲上第9了。

在中国成长、训练,我看不出冯天薇和新加坡有什么瓜葛。吴俊刚以之和陈浩亮相提并论,实在是够无耻了。冯天薇和新加坡的关系,赤裸裸的就是一场商业式的交 易,刘国栋就是中间人。不错,刘国栋是冯天薇的伯乐,而冯天薇是值得钦佩的运动员,这都是不必怀疑的。只有我们新加坡人,如果大言不惭,以冯功为己功 — 那么,我不得不说:无耻就是最后的结论。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