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面铜牌的六道窗口

有人终日在钱堆里打滚,有人视金钱如粪土。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多姿多彩、如斯可爱。在守财奴与阿堵物之间,是是非非,其实心态各异,观感自也不同。那么,在争议得沸沸扬扬的两枚铜牌之间,谁说铜牌之重、谁说铜牌之轻,其实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泾渭分明。

历史不仅处处蹊跷,总是带着无限诡异。52年前陈浩亮的一枚举重银牌,迟不迟,早不早,刚好是自治邦的那年头。要是早点儿呢就是殖民地时代,要是迟点儿呢 银牌就属于马来西亚。结果这面奥运银牌,就成为新加坡国家的空前绝响。此后在建国的道路上,风风雨雨,风风火火,国家发展挤入了亚洲四小龙,经济独树一 帜,实现了所谓的新加坡奇迹。然而,在奥运奖牌上却兀自留白,好不尴尬

有句不太好听的话说:“饱暖思淫欲”。就像暴发户,一有了钱不免就胡思乱想,新加坡人一下子就有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想头。今天是要做个与瑞士排排坐的文雅社会,明天就来个足球打入世界杯。而不知那个牛年马月,筹划经营夺取奥运奖牌的念头也就蠢蠢而动。

结果呢,足球空留笑话,文雅社会却增加许多急躁、粗俗。只有奥运奖牌,在移花接木、偷龙转凤的伎俩之下,看看竟然有多少眉目。然而,想不到这么一来,却在 人民之间,划出了一条鸿沟。在海外兵团的帮助之下,北京奥运的一枚银牌争议犹自尘嚣未落,伦敦奥运的两枚铜牌争执风云又起。

这几天,在主流媒体和网络之间浏览,对于铜牌和冯天薇的身份争得扰扰攘攘,心里头实在是别扭得不得了、了不得。有的人天花乱坠,说尽铜牌的好处,就是有人 不肯苟同;有的人气急败坏,说尽铜牌的坏处,就有人瞪眼吹胡子。其实,铜牌本来就没有轻重,就在你用怎样的态度看它。听说有个中国选手,拿到银牌还眼泪直 流,号啕对不起祖国。

今天早上,偶然浏览到博客潘耀田的一篇文章:《委屈与选择》,里头的一句话:“这里头涉及了三方面 – 乒乓女队,国人以及中国人的不同感受。”让我本来就不平静的心湖,泛起了一阵阵涟漪,久久不能平息。

我本来就想,针对“铜牌风波”,如果要分辨出个是非所以然来,那么抽丝剥茧,厘清事实真相才是个办法。那么,有关冯天薇本人、冯天薇本国人、冯天薇入籍之后的新加坡国人,正反两方的思维,都得冷静、仔细的思维一番。

两面铜牌的六面窗口,譬如一间建筑在空地上的六角形屋子,六个角各有一道窗口,每道窗口各有各自的风景。这个窗口看到山、那个窗口看到海。有个窗口看到树、有个窗口看到草原。六个窗口六道风景,都是那般的真实。

先说冯天薇本人吧。要看冯天薇的两道窗口,还得从她的往事着眼。这个出生在哈尔滨黑龙江的运动尖子,从小就显示出她的运动天赋。5岁开始打球,7岁就得了 哈尔滨市第一、黑龙江省第一。1997年才仅11岁的冯天薇,就被黑龙江体育运动学校破格录取。2002年,顶着丧父之痛,在父亲去世的20天之后,这个 坚强的运动员夺得全国青少年锦标赛的女单冠军,同年就被选入国家青年队。

不幸的是,进入国家二队之后,她先是遭到丧父的打击,又再遭遇了人生的第二次坎坷 。她不仅与一队擦肩而过,健康也出现红灯,被诊断患上心肌炎。在举国体制下,对于一个被刻意栽培的运动员来说,冯天薇当时的处境,说是穷途末路也不为过。 然而,柳暗花明。2005年。教练吕林介绍她到日本打职业球,冯天薇以为从此就告别了世界乒坛的最高舞台 — 直到当时在新加坡被聘为教练的刘国栋找上她。

对于当时的冯天薇来说,刘国栋的莅临,不啻是凭空飞下拿云手,兔脱攀笼,从此走上了青云之路。2007年初来到了新加坡,半年内就神气的拿到了许多新移民望眼欲穿的新加坡护照,穿上了新加坡球衣的冯天薇,立即代表新加坡国家兵乓队南征北伐,取奖牌如探囊取物。

此刻,我在想,曾经在日本打职业球赛的冯天薇,如果机缘凑巧,刘国栋是在日本当教练,如果日本人也以和新加坡相同的条件和她交换,那么 — 冯天薇是否就会穿上日本人的球衣代表日本出赛奥林匹克呢?

当然,这仅是一个遐想。不过,冯天薇的两道窗口,她是否知道中国作为兵乓强国,她若是一朝披上了它国球衣,竞争的肯定就是她的国人 —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为了打球,冯天薇放弃了中国国籍,这符合人往高爬、水向低流的原理。

在私人的前程和国家的荣誉之间,冯天薇选择了自己个人的利益。她有错吗?

冯天薇的两道窗口,当她选择关闭祖国的那一面时,我相信她内心中肯定有许多挣扎。然而,对于广大的,她的祖国同胞来说,事不关己,虽然未必高高挂起,抉择 却简易得多。中国人民的两道窗口,其实最大的因素还在于奖牌的份量。在金银铜之间,可以想象,如果冯天薇得到的是金牌,那么中国人的反应,若不是天崩地 裂,千夫所指就稀奇了。

总之,撇开大道理不谈,中国人对两道窗口的取决,是宽宏、是憎恨,就在奖牌的颜色。而对于新加坡人来说,这两道窗口,荣誉还是虚荣– 其间的曲折坎坷,真是让人难以诉说。

一样米养百样人,同样吃的米饭,燕瘦环肥,不要说身体,思维也尽各异。铜牌所带来的是荣誉、铜牌带来的虚荣,到底因人而异。同样是新加坡人,只要高兴就好。让感觉荣誉的归于荣誉、让感觉扫兴的归于扫兴,太阳明天还是要升起来,日子还是要过。

只是,在我来说,这两枚铜牌给我的感觉,其实轻如鸿毛,一点儿重量都没有。不是吗?如果易地而处,冯天薇是新加坡人,却为了自己个人的利益入籍别国,替它国争取荣誉 — 是你,你怎么说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两面铜牌的六道窗口

  1. market2garden说道:

    不讲轻重讲事实是
    铜牌不如银牌。
    即使是2面铜牌。
    奥运排行榜上金银铜的顺序
    2012比不上2008,
    就这么简单。

    market2garden bmfm 2012.08.19

    • 白马非马说道:

      不管是2008的银牌和今年的铜牌,其它新加坡人我不知道,对于我,这三面奖牌其实轻如鸿毛。我敢这样说,只因为采取的是非正义的手段。试想,当刘国栋以利诱冯天薇抛弃自己的祖国的时候,新加坡就是在造孽。因为,相信没有一个新加坡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国人也如此容易的在利益的驱使之下,被他人利诱而离开新加坡。

      • market2garden说道:

        一般而言
        关键在于是
        政府刻意遗弃了民众搞分化

        拒绝被分化的民众对政府失却信心
        具体来说
        吸收“人才”的环境蛮“舒心”的
        这相对于流失人才的环境蛮“痛心”的
        但是
        人才毕竟是“人”(biased 偏)“才”(just, only, merely 只),
        根本无力阻挡时代巨轮的前进,
        在某些时刻只能被“利用”而不由自主。

        market2garden bmfm 2012.08.19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