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的贞节牌坊!

妓女有贞节吗?红颜薄命,一个女人沦落到做鸡,不管情愿或被逼,总是凄凉凄惨的多。然而,若是谈到“贞节”这两个字,总是吹涨。

千百年来,古今中外,是否真的有人为妓女建过贞节牌坊的?我是孤陋寡闻。然而,无可否认的,人世间偏偏就有许多伪君子,假藉着道德光环来做遮羞布,在幕后干尽伤天害理的事来隐瞒世人。

譬如说开了赌场,却占据在道德高台上,假惺惺的叫人别赌,假惺惺的成立什么嗜赌理事会来劝人家戒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企图掩盖自己的罪孽。所有的做作就只是为了给赌场开绿灯。这,就恰恰应了“做妓女又要建贞节牌坊”的俗语。

集选区也是如此!为了掩盖集选区这个‘妓女’的丑行,一座巍峨的道德牌坊就成立了,那就是藉口帮助少数民族的发言权。但是,十几二十几年过去了,我们看到的是,没有几个少数民族真正的需要这个制度,反而是最大族群的华族人士竟然需要倚靠集选区这种奥步才能胜选。年前的大选,就有许多华族新鸟庇荫在少数民族部长的卵翼下直上青云 — 作为多数民族的华族新鸟藉着集选区这个顺风车制度才能胜选,这才是真正的吊诡,与设置集选区的目的背道而驰。

那么。在拆穿集选区的道德牌坊之后,我们看到了集选区这个妓女是怎样的赤裸裸的一幅丑相呢?

先,就是为了剥夺在野党可能胜选的机会。很简单的一个说明,别跟我说你看不懂,那是用膝盖都可以算出来的。新加坡的各个选区,因为选民必须根据指示到固定的投票站投票,因此,每一次的大选,对于执政党都是一个难得的资料,清楚地晓得个别选区选民的投票意向。因此,譬如说有A、B、C、D、E,5个选区,根据资料如下:

“A” — 在野党会赢
“B” — 50/50
“C” — 执政党会赢
“D” — 执政党会赢
“E” — 执政党会赢

那么。在正常的单选区制度之下,在野党坐一望二,在A区稳操胜券。在B区大有可为。然而,却在当局把5个选区集合起来之后,煮熟的鸭子飞掉了。

次是名人效应。譬如上面说的,丹绒百葛集选区的选民,就算不是住在丹绒百葛,也以为他选的是李光耀。宏茂桥集选区其它选区的选民,以为把票投给李总理。阿裕尼集选区,面对来势汹汹的刘程强、林瑞莲,还有那个清新的陈硕茂,杨荣文几乎是孤军作战。

三,集选区的最大弊病,就是它的哈巴狗效应。执政党的寻找新人的制度,就是由总理资政约人喝茶。跟总理喝茶之后就能够代表执政党在集选区竞选,那么喝茶之后,昏庸的就此成为奴才,聪明的就此成为朋党,那是人世肯定的规律。此外,自从阿裕尼之后,在野党终于也在集选区尝到甜头。人非圣贤,执政党能犯的毛病在野党也能。我们可以想象,有一天,或许喝茶也能够成为讨价还价的场所。

总之,集选区的罪孽罄竹难书。一个简单的譬喻,就很清楚地说明了它的弊病。要知道每一个选区的候选人,在竞选的时候,也可以说是一场考试,是选民在给候选人评分 — 那么,考试还有“集考”的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