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十宗罪之四:南洋大学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一个人走到生命的尽头,譬如油将尽、灯欲枯,黯然回首,突然就觉得眼前的荣耀,往日无穷无尽的争斗、绞尽脑汁的算计,曾经经过的耻辱,都像黄粱一梦,就将成为过去,心里一酸,只感到英雄末路,而彼岸竟是如此的缥缈。心悸之下,良心随即显现,不由得对生命感到愈发的亲切,痛惜 — 这时候,也就“其言也善”了– 是这样的吗?

李光耀在耄耋之年,通过《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这本自认是一生最重要的著作来强辩关闭南洋大学的必要性和正当性,并且坚持没有消灭华文教育,在他为自己倒行逆施的历史进行辩护的时候 — 难道说,这么一个强悍的老人,也会“其言也善”,心虚了吗?

南洋大学,也是中国境外,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一所海外华文大学。这所大学的创立,所以为人津津乐道,原因是捐助人除了富商,还有无数的工人、小市民等各行业的草根阶层。当时的三轮车夫“义踏”、舞女“义舞”,一时传为佳话。

一九五三年陈六使先生和同道成立筹备委员会,筹划创办一间以华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大学,并以新加坡福建会馆的名誉献赠位于裕廊一幅五百余亩的土地段作为校址。他的倡议得到南洋华人的热烈响应。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很快就筹得巨款,因此建筑校舍的计划能够迅速进行。

因为英国殖民地当局的诸多阻挠,创办南洋大学的过程,自然缺乏官方力量的支持。大学也不允许以学术机构注册。在变通之后,“南洋大学有限公司”终于在公司法令下创办成立了。

李光耀曾经告诫一群教师:“加勒比海的卡立索社会讲一种英国人和美国人都听不懂的洋泾浜英语,这是一个丢失了自己文化的社会使用之不伦不类,没有文化的语言符号;…我不相信这种社会值得建立,值得保存。”但是,历史竟然是这般吊诡。李光耀竟然不是维护自己母族的文化,而是像加勒比海的卡立索社会宁愿丢失了自己文化。不同的是,他强调着学习正确英语。可惜的是,人是不能逆天行事的。当新加坡华人在丢失了母语之后,当新加坡人的Singlish成为笑柄之后,新加坡双语之路,终于是李光耀一生的挑战 — 很显然的,他是失败了!

1960年7月1日,当时的副总理(自治邦)杜进才在南洋大学大学周开幕的致词中对南大作出了这样的告诫:“一颗种子,是不可能在荒芜的士地上发芽茁长的,也没有植物能够在异于原来的自然环境中长成,南洋大学的情形也是一样。只有那些负责南洋大学和在南洋大学读书的人充份意识到建立南洋大学的气候和环境的时候,南洋大学才会有可能发展,我所指的气候就是新加坡和马来亚的气候。除非南大能够使自己适应这种环境,要它茂盛地完全成长起来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希望当我们正在为我们的子女的高等教育而工作的时候,我们不会忘记我们是不可能在东南亚的政治士壤上栽种中国的果树的。”

作为自治邦,这样的告诫或许可以理解为是诚恳的。然而,在新加坡加坡走向独立,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政府也于1968年5月25日宣布承认南洋大学学位之后,就已经不必需要有这样的避忌。然而,南洋大学脆弱的生命,终于被腰斩了。从创办到被合拼,南学洋大在其20多年的历史中,总共培养了12000多名毕业生。其中英才济济,学者有之,长袖善舞者有之。维参予政治者则多不得善终,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之后,PAP在李光耀领导之下获胜,还等不及组阁,就立即宣布吊销南洋大学理事会主席陈六使的公民权,毫不隐瞒他的政治清算和秋后算账的决心。俗语说:“蛇无头不行”,没有了陈六使的南洋大学,在崎岖的道路上更形艰辛。

让人想不通的,就算是新加坡政府重英轻华,也不必对新加坡华文教育连根拔起。南洋大学在1980年被合拼之后,政府在1981年於南大校址建立了南洋理工学院,并发展为现今的南洋理工大学之后,就掀起了一阵南大复名的热烈风潮。

我觉得,这是很诙谐很无稽无厘头的想法。不是吗?南洋大学是被合拼了,那么就算是要复名,也得先要分离才是。因此,想要南大起死回生,唯一的办法,就是解铃还是系铃人,还得把国大分解开来。一拆为二,恢复旧新加坡大学的同时,才有恢复南大的可能。而在原址上另起炉灶,曰南大复名了,我想,或许阿Q也不致于如此天真无赖。

胡兴荣先生在《记忆南洋大学》里头有这么一段话,“南洋大学是新马华人凝聚了无数心血的美丽家园,不论是银行家还是市井小贩,他们都对知识和文明充满了尊敬,并且携手创造了这个永恒的传奇。”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南大校门牌坊、图书馆和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都被列为新加坡“国家保护古迹”之后,吾人对南大的执著,似乎也应该告一个段落。只是,李光耀永远不会明白的,是一个民族的气节,创办南大正是代表了这个精神。现在,无论他如何的为过去对于民族精神的戕害是如何的涂脂抹粉,都不能够粉刷、清洗他的精神污迹。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PAP十宗罪之四:南洋大学

  1. Pingback引用通告: PAP十宗罪之四:南洋大学 « 新国志

  2. 李靖仁说道:

    杜進才說得有理。其時,有多少南大學生或南大畢業生,理想是追隨毛主席的革命?有多少現在還不時北望神州,袒護共產政權,拒絕承認暴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