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十宗罪之五 :组屋

新加坡政府在建国初期的两大德政:公积金制度与居者有其屋的全国组屋政策,到后来都被修改得面目全非,叫人扼腕叹息之余,更多的是愤恨与不平。国人怎样也难以理解,那些坐了集选区顺风车的所谓精英,脑袋瓜子里到底灌了什么粪水,把建国先贤的一片苦心经营摧枯拉朽一般的自毁长城。

公积金和组屋,对于新加坡人来说,就如俗语说的“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形影不离。就算是公积金制度和组屋政策今天都成了四不象。然而,没有公积金,中下层人民要想拥有屋子,大约就是一场春梦。不同的是,这些人,虽然一样的拥有屋子,身份却从屋主变成了房奴。

新加坡政府对人民的承诺,就是一句虚伪的口头禅:“负担得起”。因为负担得起,所以人民的医疗费用就可以无限制的涨价,让许文远功德无量,人们都把“可以死不可以病”的疑虑深植脑际。因为负担得起,政府按照家庭收入的偿还能力制定价格,以30年偿还期为基础。银行也磨刀霍霍,推出50年的房贷计划。终于,组屋涨成天价。

提起组屋,就不得不提起马宝山。这人不像许文远那般幸运,一出来竞选就庇荫在李光耀的卵翼下上台。说起来让人发噱,马宝山却是在单选区输得灰头土脸之后,才被推上集选区的顺风车。在单选区挫折,在集选区上台,马宝山永远没有机会向别人证明他的政治天分。然而,是不是这样的阴影,影响了他的人格,结果在国家发展部长的岗位上,处处给人民磨难,把人民视成仇讎呢?

新加坡政府的荒谬,就是把人民当成猴子;新加坡人民的尴尬,就是以为当猴子才有香蕉吃。国家发展初期,政府通过国家土地征用法令,用超廉的价格从乡村人民手中征用了大片大片的土地。今天,当政府以天文数字的黄金转卖这些长着野草的土地的时候,我们才晓得,原来所谓“掠夺”就是这么回事。

可是,当时的人们并不是这么想的。1960年林金山先生义务担任建屋发展局的首任主席,在他的带领下,一年内建造1万间组屋,创下45分钟完成一间住屋的记录,解决了建国之初的屋荒问题。那时候,乡村的锌版、亚答屋一间间的消逝,新镇的组屋一座座的矗立。

搬进组屋虽然不是人人都能适应,但是一来价廉,人人是真的“负担得起”、二来水电齐备、卫生方便,村民虽然失去了土地,倒也相安无事。曾几何时,到了马宝山作国家发展部长,组屋竟然成为民怨的根本,弄得他不得不狼狈下台,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了。

御用文人吴俊刚在他的专栏《组屋政策须防矫枉过正》这么说:

QUOTE:
组屋原本是新加坡的骄傲,现在却成了一个政治的烫手山芋,到底过去这几十年来的过程发生了怎样的转折,出现了什么差错?这是个很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讨的课题。愚者之见,最大的关键或许是我们在不知不觉间乖离了根本,让组屋变成了可投机的资产,形成了一个很奇特的转售组屋市场。当然,这当中也牵涉到移民政策的问题,那就是让永久居民可以购买转售组屋,使需求突然膨胀。私宅市场炽热,进一步刺激了人们的牟利心和房价上涨预期,也对需求起到了一定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曾几何时,居者有其屋这举世闻名的成就、骄傲,变成政治的烫手山芋?吴俊刚的终于苏醒、迟来的感慨,虽然是输掉了一个集选区的马后炮。然而,接替马宝山的许文远,却还沉迷在人们“负担得起”的美梦中,让组屋成为天价。那么2016年,如果不能让他步马宝山后尘,岂有天理?

去年,在私人组屋价格飙涨的高潮里,我们刚震惊于淡滨尼新私人组屋项目Centrale 8的私人发展商五房式组屋预设价以88万元创下了五房式新组屋历来最高纪录。今天,水涨船高,政府组屋的价格也节节升高,百万元组屋已经开始敲锣打鼓。

有财务专家计算,建屋发展局每售出一已完成的单位便可获超过$170,000的利润?但是,建屋局的报告却是年年亏本。老天,这笔帐到底是怎样算呢?其实,新加坡政府的惯伎,就是把账目切割。譬如SMRT,在经营地铁的所有项目中都赚钱,虽然在巴士的经营亏损,年年的利润都超过1亿多新元。然而,政府竟然发出如果要为巴士司机加薪水,巴士车资就得起价的声明。

当人民是傻瓜吗?政府把经营大众交通的执照发给SMRT和新捷运时,地铁和巴士就是作为一个配套。马宝山说建屋局是亏本的,伎俩也是如出一辙。政府垄断土地资源,以市场价格出售给私人企业发展高级公寓。在把土地拨给建屋局作为建设组屋时,也以市价计算。这么一来,建屋局的土地成本,自然和私人发展商没有差别。如果是私人发展商以政府的价格出售组屋,自然是亏本。因为毕竟材料和设施都比政府组屋优良。

然而,建屋局的加减乘除是亏本的,国家发展部却赚得盆满钵满。别忘了,新加坡政府的大部分土地都是通过国家土地征用法令廉价收购回来的。况且,国家对人民有某种义务,就是必须保障人民的居住需求。而新加坡在消灭乡村城市化之后,给与人民一个安身立命的环境更是政府义无反顾的职责。

对人民来说,建设组屋单位的成本虽然是政府唯一知道的一个谜,出售给新加坡人的成本价格,它也从来不想说清楚,吊诡的是,却有这般的厚脸皮口口声声的诉说已经给与新加坡人大量补贴。国人或许从来没有想过,许多国家的教育,小学、中学都是免费的,他们都说是教育开支。许多国家的公众医院医药费低廉,都因为国家财政预算。而新加坡政府就好像圣诞老人,各个领域到处津贴奖励,学费、医药费却是贵得离谱。

蜗牛一生驼着壳子,只能慢慢地爬行;新加坡人一生将做个房奴,怎么不变得冷漠?在新加坡这样一个城市国家,没有乡村、没有贫民窟,人们也就没有了退路。想不到走了马宝山,却来了一个要人民到他国养老的许文远。真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天价的组屋,一世的房奴,新加坡人将伊于胡底?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PAP十宗罪之五 :组屋

  1. Pingback引用通告: PAP十宗罪之五:组屋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