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榜鹅东同胞公开书

当看到《选民心声:九成希望一对一对决》这则新闻时,心里不禁一阵痛楚,当我们的民智已经逐渐趋向成熟时,我们的在野党,就像一群长不大的野孩子,为了一颗糖果,竟然彼此互相殴斗,竟然连什么叫做羞耻也忘记了。

有一则寓言,那是说一只狗叼着骨头过河的故事。当贪婪的狗在桥面上发现清晰的水面也有一只狗叼着骨头时,天生的本性,让它的神经自觉地咧开大嘴吠起来。结局当然很简单啦,就是骨头掉到河里去了。

榜鹅东补选的战情,会不会就是这只野狗嘴里的骨头,到头来一场空呢?我不能未卦先知。但是,我们都知道,对在野党来说。合则利、分则危!在在野党面对执政党强大的势力的这个局面,如果还是不能够同心合力,筹划如何合作、协商如何筹谋,整理出一个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方案,只派出一个候选人到榜鹅东竞选 — 那么,这样的不懂得什么叫做政治的参政者,我觉得还是让他们回家抱老婆、亲孩子算了,免得误人误己,害了新加坡人民的大事。

政治就是要懂得在必需妥协的时候就要妥协,这就是搞政治的人的第一课。榜鹅补选,天赐良机,给予新加坡人民一个向傲慢骄横的执政党说一声“”的机会。执政党为什么那么怕补选,总理迟疑不决就是这个原因。但是,一来必须有大事来转移人们关注AIM门这个焦点,二来在野党就像几只野狗在那里怒目圆瞪,吐舌咆哮,就给总理找到了他认为让榜鹅东补选的良机。因此,他再也顾不得忙碌、候选人难求的藉口,迅速的推出补选的日期。

众所周知,选举总统的四角战,给予新加坡人民一个绝对的教训。难道说,我们也希望看到榜鹅东也出现这么尴尬凄凉的结局吗?如今,榜鹅东居民给予在野党一个清楚明晰的心声,90%的榜鹅东选民不希望看到在野党自相残杀。当我们的人民已经逐渐的成熟的时刻,所有的对榜鹅东这块根骨头垂涎欲滴的在野党,请保持君子风度吧,不要表现得就像寓言里过桥的野狗一般的愚昧,让人失望。

民主的新加坡,我已经等不及了。人生,没有几个5年,在野党如果不能合作,不能成长,新加坡就永远受执政党野蛮的钳制。因此,榜鹅东补选,就提供了一个契机,让我们可以帮忙。新加坡啊,我热爱的祖国;新加坡人啊,我亲爱的同胞。在此,我们必须给予在野党一个清晰的声音,我们必须拜托榜鹅东亲爱的同胞 — 向在野党发出一个清晰的讯息:你们如果再不合作,学会同心合力打赢一场艰难的选战 — 那么,我们人民就会让你的按柜金泡汤。

是的,我们新加坡人民,要有风度。那些欣赏执政党的同胞喜欢投PAP就请便。而所有的想要对执政党的某些无良政策呛声的选民 :请记住,如果超过一个在野党参予竞选自相残杀,那么不必对带有私心的野狗表示同情,投下你的神圣的抗议的一票,请投废票!

这一来,就可以达到一石两鸟的目的,给不知自重的在野党一个教训,在2016不会重蹈覆辙的同时,也给执政党一个讯号。这一次,我们输了,不过是尔等侥幸。

榜鹅东的同胞们,就全靠你们了。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 Responses to 致榜鹅东同胞公开书

  1. Pingback引用通告: 致榜鹅东同胞公开书 « 新国志

  2. 阿木说道:

    其实政治选举反对党需要磋商才能结合力量争取中间选票致胜,想想是颇悲哀的。过去一段时间这种权宜策略凑效,总算都给予工人党与民主党机会胜出了。但现实的政治就是一个战争,你存我亡是不变定律,可笑的也只有新加坡反对党才需要协商给予选民明确反对党可支持。正当的做法是让人民自己去选择一个可持续党最大支持。投废票是消极的万不可行。

  3. tkng9800说道:

    让在野党代表,无论是那一党,给国会应有而极其缺乏的民主。

  4. Nico说道:

    可笑神圣票竟是废票。既是废又何来神圣之处?若说抗议的一票也还罢了。切勿误人子弟。神圣的一票必须发挥起作用才可称神圣。废票有何作用?无论是胜者获败者都无法实际诠释这废票的含义。

    • 白马非马说道:

      说是神圣的一票是因为它能够左右选情。若是在野党不争气,它怎样神圣都没有意义。咱们自己也不必吹大气,新加坡的政治环境,有目共睹,大家都知道就是那么一回事。在榜鹅东一对一都未见工人党就此能够稳操胜卷,若是在野党狗咬狗、一嘴毛,那么想要出现奇迹,难矣哉。

      支持PAP的肯定不会投废票。鼓励废票,是对在野党对狗咬狗的激烈抗议,就像当头一棒;而对执政党来说,它肯定会理解废票的涵义。

      当然,如果榜鹅东最终只有工人党和PAP对垒,那么谁胜谁败都是应该接受的成绩。毕竟,我们必须尊重榜鹅东的民意。

      我可惜的,就是在野党没能够藉着这次契机达到结盟,为2016筹谋的机遇。

      • Nico说道:

        联盟只会让双方输得更惨。

      • 白马非马说道:

        这句话真是无厘头!如果不喜欢联盟,那么各自为政,哪个政党都有行使自己自由的权利到任何的选区竞选 — 难道说,某个政党到某个选区插插自己的旗这个选区就不容他人染指吗?

      • Nico说道:

        让我说的具体一点。民主党这一次的所谓联盟充其量不外就是威胁。你不与我结盟,我就来搞局,让你两败俱伤。你别想得到好处。试问2011大选有看到各政党在各大媒体公开要联盟吗?为什么没有?因为要给PAP措手不及,所以成功。这一次为何没有私下求联盟?因为要透过媒体逼工人党就范。这样的态度叫联盟?看远一点吧。依我看,工人党这一次可能会赢。输也不会输得太惨。民主党敢来的话,怕要失去案柜金了。失金事小,失名事大。

      • 白马非马说道:

        徐顺全和民主党开出来的条件是’议题’不是‘结论’!在没有协商之前是作不得准的。况且,徐顺全也没有铁定说民主党必定参选,反而放话说还要看工人党候选人强不强。

        对我来说,榜鹅东是骨头,让工人党或PAP叼到了,都不能改变政局。2016才是大事。不过,看起来我应该是会彻底失望了。

        你说看远一点吧!《随笔南洋网》有人在这个话题下说工人党鄙弃其它的在野党,真正希望合作的对象就是PAP — 我有点儿震撼,不知你怎么说?

      • Nico说道:

        虽说是议题,但其做法变成让工人党没路走。要是他说工人党的候选人不强的话,那工人党岂不是根本别想混了?要不就是他精明,要来榜鹅东渐现成的便宜,如此作变成他理直气壮。要不就是他真有些脑袋不灵光,想得远但不够远也不够精。

        随笔南洋那个人不会是我吧?我想也不是。我不会说这种荒唐的话。跟PAP合作只有四个字形容 – 同流合污。这人不会是工人党支持者。你还震撼呢,我还想去震他撼他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