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丽连就算是胜了,工人党虽胜犹败…

选举,就是一场勾心斗角的战争。榜鹅东的补选也是如此。看得出徐博士的痴心,以为和工人党有了共同的敌人。邀请工人党共同推出民主党的候选人,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不情之请。那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不过只是个漫天讨价的话题罢了,目的是为了协商,大话为的是可以向党员交待。不然的话,徐博士又何必放出是否参予竞选,还要看工人党的候选人强不强的废话?

徐博士满腔民主理想,却是有勇无谋,频繁撞壁是当然的结果。因此,工人党实在是不必与他一番见识。如果刘程强和林瑞莲有一丝一毫为国为民之心,那么打蛇随棍,索性召开在野党会议,为2016年的大事布局。

榜鹅东补选,恰是一根骨头。在野党如果表现得像狗一样,那么谁也不必猜,骨头肯定就会掉到水里。何况,就算是工人党单独和PAP对垒,也不能保证就能把骨头叼在嘴里。因此,徐博士的邀请,其实就是一个让在野党坐下来,讨论如何切割2016这块大蛋糕的问题。

徐博士肯定知道,民主党推出候选人,没有工人党,他只有喝西北风的份儿。工人党和民主党是在野党里头较具规模的,登高一呼,其它小党大概就要松动。那么结盟就有希望。

2016的蛋糕,对新加坡所有的在野党来说,不是分配的问题,而是吃得到吃不到的问题。如果现在开始规划,那么有3年多的时间,各党可根据配好的地区进行宣传策略。那么,有备无患,省得到时又是扰扰攘攘,拖泥带水。

解决了2016,那么谁是榜鹅东的候选人,就是顺理成章,大概逃不出工人党的手心。这样一来,榜鹅东或许就创造了新加坡政坛的一个奇迹,几个在野党在榜鹅东嘻嘻哈哈,肯定热闹又有趣。

当然,别忘了,单选区一路来就是PAP的强项,后港只是执政党刻意留下来示人的民主花瓶。因此,虽然只有两党竞争,鹿死谁手?却不可知。因此,榜鹅东胜选也好、败选也好,都不是问题,因为这是在野党从此奋发的转戾点。

可惜的是,由于工人党的傲慢、霸气,和一般支持工人党网民的短视,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就白白的从手中溜掉了。可惜啊可惜,可恨啊可恨,虽然有着榜鹅东这股泉水,徐顺全、刘程强都没能够借势跳出来,终于只是两只窝在井底的蛙。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8 Responses to 李丽连就算是胜了,工人党虽胜犹败…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李丽莲就算是胜了,工人党虽胜犹败… « 新国志

  2. Nico说道:

    单选区是执政党的强项?即是强项那他为何要创集选区?而且越集越大?不是自曝其短?任人宰割?

    后港只是执政党刻意留下来示人的民主花瓶?后港是执政党长久以来想吞却叼也叼不到的肥肉才是真的,他会留下来?他怎么不留波东巴西?

    • 白马非马说道: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 先生既谈政治,岂有对新加坡的选区格局一窍不通的道理?

      新加坡的选举是实名制,选民必须根据选票指定的投票站投票。这样一来,PAP就掌握了新加坡全国选民的意向分布。在每一个政府划分的小区里,有多少支持率都能够了如指掌。

      这样的数据就可以拿来作为划分选区的重要资料。如果说,所有的选民如果没有改变心意。那么,其实不必选举,PAP是赢定了。

      单选区就是这样划分的。一般上,执政党在单选区都会有60%以上的票源。因此,柏默在榜鹅东其实是险胜。而集选区的作用,就是在某些选区的支持率趋近危险线时,就把一些支持率高的选区加进来。一般来说,为了稳操胜卷,执政党大概都是会以6成胜算来作为划分单选区/集选区的基础。

      因此,我们可以说,如果每一个集选区里都分开作为单选区来竞选的话,那么肯定都会有一个、甚至两个选区将落入在野党的手中 — 这就是集选区作弊的重点。

      许多国家的现任政府,竞选的策略,就是以所谓的蜥蜴脚尾来加强胜算。然而,要像新加坡政府一样的把几个选区集合、捆绑起来,利用支持率多的选区的选票来削弱支持反对党选区的选票,来达到总票数多数票而几个选区一起赢选,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 如果他们敢这样做,结局就是提早下台。

      因此,后港和波东巴西没有被划入集选区,因为不是惹耶勒南。后港、波东巴西是PAP卖狗肉挂出来的羊头。记住,是羊头,不是肥肉。而且,对于PAP,后港和波东巴西还有一个指标性的意义。或者,这个太复杂了。你如果想不通,告诉我,好吗?

      • nico说道:

        照您所说,集选区才是强项。因为集选区可以用来取长补短。单选区则无法。单选区同时也要看候选人。一般上在2011年前在野党会把好的候选人放在单选区。所以单选区并不如集选区强。2011大选我们看到更多单选区的票距非常的接近。如果如切在下届不会被列入集选区的话那就是单选区是PAP强项。

      • 白马非马说道:

        集选区是奥步– 作弊如何能算强项?我的意思不是说单选区就是强项,而是没有拼入集选区的单选区才是PAP的强项。当然,除了后港、波东巴西除外 — 我已经说了,那是刻意留下的花瓶。

        2011就像刘程强说的,不是在野党强而是PAP许多政策引起民怨所致。你可以参考2011的竞选成绩,那些在野党的支持率超过45%的,譬如你说的‘如切’。在来届大选就是PAP的危区,会使PAP寝食难安。而如切会不会因此划入集选区呢?还是保持单选区,或者就像后港一样,少了几座组屋多了几条街道,咱们睁大眼睛等着瞧吧。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PAP肯定发现到如今要重新划分选区来保持胜算困难重重,才会有低姿态搞什么对话这回事。问题是PAP的许多不得人心的政策已经是骑虎难下,要挽回民心可没这么容易。

  3. 小兵说道:

    千百年来,那个政权不因为自己腐败,导致民怨而垮台?你一直强调后港、波东巴西除外是刻意留下的花瓶。我很不以为,那过去在野党的努力不是白费吗?其实行动党内部也是有问题,当白事发生分裂是迟早的事。很欣赏你的文思笔锋,但请你立场鲜明,别像无间道,论点摇摆。从你过去几篇要求工人党和民主党提出不合理的联盟实在失望!别把PAP高估,也别把工人党低估!谢谢!

    • 白马非马说道:

      当然,没有一个花瓶愿意承认自己是花瓶。不过,刘程强和詹时中心知肚明。在阿裕尼集选区变天之前,想一想为什么后港和波东巴西一直作为单选区的原因 — 为什么安顺不见了,为什么静山不见了?PAP要除掉詹时中和刘程强,只要把后港和波东巴西划进集选区就一了百了。然而PAP没有这样做,因为刘程强和詹时中比之PAP的后座议员甚至不如。

      詹时中因为愿当花瓶所以可以在议员座上终老。刘程强因为愿当花瓶只因为要留青山 — 作花瓶的策略其实无可厚非。然而,现在才晓得为什么工人党没有替代政策的原因 — 工人党,一言以蔽之,新PAP是也。

      • 小兵说道:

        你错了,根据行动党过去的做法,只有赢回来的选区就会在下届拼入集选区。后港从没赢回来,所以不可以重整。硬要这样做会官逼民反!!

      • 白马非马说道:

        不要以为PAP会是绅士、君子,跟你谈Gentleman。PAP从来就是只讲法律,需要的时候什么法律都可以量身定做、随时出台。既然没有法律限制,那么“只有赢回来的选区就会在下届拼入集选区”说的也是一厢情愿,是无从求证的说法。

        当然,或许这是因素之一,却不是当然的因素。许多表现激进落选的候选人,不是国会议员,都受到当局的赶尽杀绝。而詹时中和刘程强却可以在群狼环伺、刀山剑海里安然无恙,没有遭受和惹耶勒南一般的待遇,你说靠的是什么?

  4. 鸣不平说道:

    什么花瓶? 你有勇无谋, 如果 詹时中, 刘程强 向 PAP吼咆哮, 早像 J B Jeyaretnam and Dr Chee 吃官司连连, 你不知 Singapore 政治气候? You are not a Singaporean? Are you a Chinese educated person? do you know the story of 卧薪尝胆? 小不忍则乱大谋? 留青山, 养息蓄锐, 先多占几席, 挫对方锐气, 他们 (WP) 在敌众我寡, 敌强我弱下孤军作战, 不能意气用事.

    • 白马非马说道:

      对啊,詹时中和刘程强若是和惹耶勒南一样,早就没戏。PAP留下后港和波东巴西,只因为詹、刘不是徐顺全。为堵住众人之口,PAP需要民主花瓶来做摆设。詹刘两人将计就计,所以得以留住青山。不同的是,詹时中看起来完全是个独夫,而刘程强却胸怀大志。

      詹时中何足道哉,刘程强居心匡测。勾践卧薪尝胆,那么刘程强做坐花瓶也没什么。问题是榜鹅东这一役,工人党独断独行,拒绝协商,背后耐人寻味。

      工人党不愿意与在野党结盟,刘程强打的是什么牌呢?

  5. Nico说道:

    其实我以为不将波东巴西和后港归入集选区的原因很简单。一个反对党支持率高的选区一旦被白党归入集选区,很有可能把整个集选区双手奉上。所以白党情愿输一个单选区也不要输整个集选区。但是一旦单选区被夺回就表示反对的支持落了。把它归入集选区才是时机,因为不担心反对票会拉低其他选区的票。就是这么简单。至于为何詹时中和刘程强没有遭到JBJ的待遇,是因为他们说话小心,没被控告。一旦被控告,议员席就落空,还谈什么服务人民。在国会一党独大的时候就要忍辱负重,不可逞一时之快,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搞到破产,无法竞选,无法进入国会,即使有什么政策都没用。

    • 白马非马说道:

      自尊心不是一厢情愿就能够找回来。刘程强是一个聪明人,你要损他是花瓶也好,你要赞他韬光养晦也好,总之他是识时务的俊杰。为了保持他的选区,虽然还没有委曲求全,潮州怒汉这块石头,早已经变成了圆滑的鹅卵石。

      看一看2011年大选选区分布图,后港的近邻就是宏茂桥集选区。如果PAP把后港划入宏茂桥,那么PAP的选票就是:112,544+8,053=120,597票。而饶欣龙的14,833+49,779(革新党)=64,612票。还有很大的差距。

      而波东巴西若是早早就划入碧山大巴窑或马林百列,新加坡国会就没有花瓶了。

      对刘程强和工人党来说,现在这个时刻谈什么忍辱负重,还是太早了。他既然不愿意与其它在野党结盟,那么有朝一日,和PAP组织政府,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 Nico说道:

        你的算术真好,那您给算一算这次榜鹅东的选票是个党几票吧。

        回:这样的说话,只能给人幼稚的印象。其实不仅是PAP,各国一向来划分选区,都是从选民的分布做为依据,所以才有蜥蜴脚尾的形容和讽刺。不过,像PAP这么把几个选区捆绑起来的,全世界应该还是绝无仅有。老实说,这是新加坡民主的羞耻而不是骄傲。

        工人党既然等着与PAP共同组织政府,放弃,其实应该是不屑与其它在野党结盟协商,那么榜鹅东的补选,后果已经无足轻重。

      • Nico说道:

        和PAP组政府不是一件奇怪的事。目前形势,白党根深蒂固,要他失势非二十年以内的事。因为若十年内失去2/3的话,他们就不会犹如现状,他们就会真心真意关心人民。所以他们不会完全倒台。正因如此,将来的政府将不再是一党独大的政府,而是两党制的政府。这两是谁呢?要是民主党有能力的话,就请民主党吧,但现在连议员都没一位,怎么组政府?工人党想跟民主党主政府的话,也得民主党争气才行啊。是不是?

  6. Nico说道:

    你早知道阿裕尼会光复吗?如果用你的算法和解释,要不就是白党故意要输个集选区来多几尊花瓶,要不就是你的预算不是十拿九稳,所以白党甘愿放个后港单选区而不把它纳入阿裕尼集选区。因为他们知道一旦把支持反对的单选区纳入集选区就会影响原本的集选区。我认为他们情愿留个花瓶也不愿失去大花园。

    • 白马非马说道:

      阿裕尼集选区的胜利,刘程强自己说了,PAP是输给人民,而不是输给工人党。花瓶一个、两个已经过多了,阿裕尼集选区的失手,不是工人党作对了什么,而是PAP做错了许多事,人民给予的教训。

      和你的谈话,给我一个印象,如果工人党的支持者都和你一般,那么就算是工人党能够和PAP组织政府,对新加坡人民未必就有好处 — 尤其是目前把选票投给工人党的支持者,到时将会更加失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