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像与花瓶

没有人愿意当花瓶,那么我说PAP把詹时中、刘程强当成是摆设在国会里头的两盏民主花瓶,他们当然是不高兴。不过,问题是一来他们也没有这个本事向PAP求证是否把他们当作花瓶;二来对于一个志向只是议员这点儿津贴的人,譬如詹时中来说,或许可以说是夙愿得偿。

可以这么说,执政党因为为了保持波东巴西这个民主花瓶,詹时中渔人得利,因此做了好几任的太平天子…哦,是太平议员。直到他走路颠巍巍了,还要把席位传给老婆了。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才遭受到波东巴西人民的遗弃。那么,几十年来,波东巴西选民为了支持詹时中而宁愿拖延了选区的设施、发展,这样的情谊,我们只能在旁边看着感慨,却不晓得詹时中本人如何来还这个人情?

或许,对于詹时中来说,也可以诠释为这是两相情愿的事吧?嗨,我这是说到哪儿去了?我要谈的主角可是刘程强。这几天,从榜鹅东补选的过程得来的讯息,我终于也晓得了刘程强对自己的定位、期许 — 他努力的想把花瓶塑造出一个大伯公的神像。

你应该知道的,神像是怎么回事。譬如说:你要平安,就放个大伯公;你要求财,自然是财神爷莫属。你要贵子,送子观音就是首选。当然,在海上讨生活的人就拜妈祖、做木匠的就奉鲁班。总之,神像有两个共同点。其一不管是石头金属,和木头雕出来的没有两样。其二就是神像代表的那种神通、道德、有求必应的力量。

哈哈,为了不至于亵渎神明,咱这里就不再瞎说了。话说这几天,拜榜鹅东补选之赐,刘程强和工人党的面目是愈来愈清晰了。清晰得让人可以看到,PAP虽然只想让国会里的在野党当花瓶,刘程强和工人党却开始向人民和PAP说“”!

你知道吗?当刘程强在选举的群众大会上说“工人党进行监督与制衡,迫使政府面对问责”这样的大话时,在国会上却是乏善可陈,哑口无言 — 闭嘴的时候多。这种现象,你知道吗?就是做大伯公,神明的道德效应!

耶稣玛丽亚虽然不说话,却有牧师作代言人。而大伯公不必说话,最多是要几只签,自然就得到善男信女的崇敬。从这里看,就知道工人党和大伯公一样,都在冥冥中保护人民的事业、平安。大伯公时时刻刻都希望恶人能够自己放下屠刀;工人党就以退为进,以沉默来促使执政党在治国和施政方面不断改进,最终富国安民。

是的,大伯公千秋万载,一切都不必操之过急。只要人民晓得大伯公的苦心,把一个又一个的神像摆设在国会里头。当神像愈来愈多,PAP发现椅子又少了一个时,就如醍醐灌顶,自己能够警惕,好自为之的时刻到了。不然的话,莫不是要让国会会变成神庙。
在工人党举行的群众大会上,针对生活成本太高、交通、组屋、低收入家庭等课题。刘程强呼吁选民投票给工人党,让执政的行动党做得更好 — 我好奇怪,人民选你出来,就是希望这些本来就应该是在国会里提出来的问题,本来就应该在国会上向政府反映 — 这时候你反而提醒人民…人家说如鱼饮水、冷暖自知。难道说人民都变成木头麻痹了,还要你来提醒?

工人党在国会不说话,闷声大发财,认为选民却只要票投给工人党了,执政的PAP就可以做得更好 — 这岂不是等于说,在国会的椅子上,多放几个大伯公神像,PAP就会良心发现?

唉唉,我只是好奇怪 — 为什么工人党和刘程强在选举时都可以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晓得人民的苦楚。然而,一旦坐在国会的椅子上,就是一尊木头人…哦…不,神像!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神像与花瓶

  1. 缓攻说道:

    韬光养晦,厚积薄发。

  2. Pingback引用通告: 神像与花瓶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