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口白皮书》牵扯出来的杂思…

早报网论坛又发生故障了,这一次,相信是为了网民把许文远骂得太难听的缘故吧?嘿嘿,网民不知分寸,不珍惜可以在网络发言的机会,把许文远当成动物,那的确是太超过了。但是,世上没有无风的浪呵…许文远佛口蛇心,就是我,对许文远的评价也好不到哪儿去!如果说,许文远是元曲里头的一个人物,那肯定就是个超级大白脸,一出场戏迷就不由自主的狠狠的向地下吐口浓痰的那种。

且慢,“蛇”不也是动物吗?不过,哈哈,过几天就是蛇年了。许文远应该是不介意人家把他和“蛇”相提并论的吧?说起蛇,许文远肯定就是条大蛇。我听说,在日据时期,在建设死亡铁路的过程中,有些人走进了一个洞穴,就再也没有走出来。后来才知道,那个洞穴原来是一条巨大无比的大蛇张开的嘴巴。因为蛇的躯体太大了,移动不了,就夹在大森林里,长久之后就长了苔藓,和植物地势融为一体。因为不能够主动猎取食物,就只好张开大嘴巴,请君入瓮,让不明白的小动物自己投入蛇口。

这条蛇的结局如何呢?那时候的人不识宝,听说是用火药给炸掉了。嗨嗨,真可惜哦。唉,闲话少说,话说这个许文远,用这个蛇口来形容他的佛口绝对贴切传神。他在卫生部长任上,出的糗事可多了。要人民到彼岸养老那是有口皆碑了,把国家的医药福利经营得让穷人家晓得可以死不可以病,为国家省掉多少资源那也是老生常谈了。只不过比较少人提起的,譬如以毒养毒,急功近利,为了减少了吸食海若英的瘾君子,却开放Subutax让人合法吸毒。却不说Subutax本身害惨了多少人,就说这个为嗜毒者戒除毒瘾的合法药物,一夕变天,变成了A级受管制药物,让一路来合法取得毒品的瘾君子无辜的坐牢打鞭的罪过,许文远就功德无量了。

当然,人们、也不会忘记,杜莱因为操作不当不能够取得募捐准证,许文远的卫生部却一次过批给NKF 3年的疑团。而杜莱出事了,许文远第一时间就出来维护,杜莱倒台之后,许文远的“我们都是道德和诚实的人的妙论。”老着脸皮,一句话就本身的道德职责推卸得一干二净,厚黑神功出神入化者,真是舍许文远其谁?

关于许文远,我以前的帖子多着哩。若是重复的一再提起,大约也就进不了主题。且说《许文远: 690万是“最糟情况”》这则新闻报道中,许文远为了缓解人们对于《人口白皮书]》的只重经济利益,忽视人民权益引起的群情沸腾,抛出了《人口白皮书》的690万不是 “预报或目标”,而是“最糟的情况”的两极说辞。

其实,《人口白皮书》是黑是白,是圆是扁,官字两个口,它喜欢从天上说到地下,大约也没人阻止得了。反正就是文字游戏,不过是将人民当成猴子来耍弄罢了。只是,许文远以童军的座右铭“做最坏的打算,抱最好的希望”,来解释规划师的心态的童军座右铭,却让我煞费脑筋。说来冤枉,我虽然曾经是个堂堂正正的武装部队军人,小时候却没有当过童军,不由得就相信了许文远的话。谁晓得,一看到OMY明星博客科技达人的这篇帖子,《谁说的?做最坏的打算,抱最好的希望?》他NN的,真的是谷歌百度维基搜狐,童军的座右铭,就是科技达人所写的:Be Prepared /时刻准备着。

许文远的道德和诚实,这里又有了一个表率。不过,说回他自创的童军座右铭,这做人嘛,谁不是抱着最好的希望的呢?政府又不是赌徒,拿着国家和人民的福利准备着孤注一掷,所以还得抱着满盘皆输的最坏打算。如果政府做好功课,譬如一个学子,辛辛苦苦的起早摸黑,为了学业废寝忘餐,满怀的就是拿得满分的最好希望。所谓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如果真的辛勤努力,就算是状元没份,那种捞杂子的什么“最糟的情况”应该不会出现才对 — 当然,除非他不是资质平庸,就是好逸恶劳,从来不把功课当回事。

问题是,一国的政府可以是这样不负责任的吗?尤其是我国从来就自我标榜为精英政府、领取天文数字薪水的政府,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要对得起自己的薪水,要对得起人民,就如何也不能够窝囊到连一份像样的《白皮书》也搞不好。

让我们从头仔细回顾张志贤副总理针对《人口白皮书》的谈话,就可发现到他在刚发表《人口白皮书》时眼高于顶,洋洋自得的心态、和指出《690万人口不是目标 是规划基础设施参数》时讨好人民的落差,真是应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句话。不是吗?如果“人口”的确只是政府做好基础设施规划的参考数据,那么这份《人口白皮书》岂不是本末倒置,名不副实?一个参考的数据 — 人口参数竟然喧宾夺主,成为《白皮书》的主题,这笑话闹得还不够大吗?

写到这里,心里头其实很感到诙谐。一份来势汹汹的《人口白皮书》,只因为人们的质疑,引起群情愤慨,结果竟被许文远一个“最糟的情况”强力U转,总理副总理部长个个随风转舵,把一份图文并茂的公文变成了四不象。从这里,就可以看到许文远这个人不可小觊。

许文远代替马宝山作发展部长之后,组屋的屋价更高了,他甚至摆明了组屋价格与私人组屋挂钩,私人组屋若是涨价了,政府组屋也得涨价。不同的是,政府维持了原来的价格,而那些涨价的差异就变成了政府对人民的津贴。

作卫生部长的时候,发生了H1N1,猪流感。许文远立即买了1百万剂的流感疫苗想发人民的财。在公众医院注射疫苗的价格比起私人医院费用更贵,吊诡的是,私人医院的疫苗竟然是向许文远的卫生部购买的。后来却因为人们反应不好,注射疫苗的人寥寥可数,落得许文远逼不得以把余下的那些流感疫苗的成本价一减再减,一剂卖20多元是成本价,价钱落到不足10元,还是成本价,可见这个人的诚信早已破产。

新加坡的组屋,在许文远这个发展部长的操控之下,又玩起了像医药费“你负担得起”的文字游戏。或许,许文远没有错 — 一个心脏动脉阻塞的大手术,费用只有8块钱,谁负担不起呢?一间组屋,便宜的30来万,最好的也不过是百来万。许文远的薪水,一年就有两百多万,怎会负担不起呢?

在负担得起的魔咒下,新加坡人的组屋将会演变成怎样一个凄凉的局面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从《人口白皮书》牵扯出来的杂思…

  1. phyleshia说道:

    这个人,从一开始站出舞台,就觉得他是“恶”相,可他表现说话说得自己像“佛”,以为自己看错了,后来证实,真的没看错!所以,很肯定,也没看错那个最虚伪的“花生”前总理,而许文远又是他的前部下,可见臭味相投,蛇鼠一窝。诚如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金水龙头杜莱,我马上停止NKF的常年捐款,多年后他的金水龙头事件就爆发了。正如明义和阿扁,因为明义的身份特殊,还因为自己在他出事前评他而换来长辈的“禁嘴”要求。事实是,相由心生,真的跑不了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