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景伤情

新年伊始,本来应该是生机勃勃,万物气象更新的时候。然而,一个前言不对后嘴的《人口白皮书》,将新加坡人过年过春节的兴致,搞得意兴阑珊,慨叹蛇鼠一窝 — 嗨嗨,不就是个蛇年嘛,鼠类也就到处乱窜了。

黄文艺和徐秀兰「咬」来「咬」去,性贿案落在‘情人节’下判,果然皇天不负有情人,法官裁决黄文艺4项向徐秀兰索取性贿赂罪名不成立。我倒是觉得法官英明。不是吗?孤男寡女,「咬」到如此‘干柴烈火’,就算是本来有点‘性贿赂’的味道,也早就被烧得烟消云散了。

但是,此案是否就是这样一了百了呢?我们知道,一个医生若是和病人发生亲密关系会受到制裁。那么,别忘了,所谓瓜田李下,黄文艺也已经在法庭上承认了与徐秀兰确实有“真正利益冲突”。那么,他在晓得肃毒局买的系统就是徐秀兰的公司日立所提供的,却没有申报其中的利益冲突,并批准采购的决定 — 黄文艺他有没有徇私呢?

人家说:“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新加坡去年被一个「色」字搞得天翻地覆,高官名人狼狈不堪。个人其实还是觉得,‘食色性也’,克林顿对不起老婆,可不曾对不起国家。因此讪笑归讪笑,内心其实也没什么苛责。可是,黄文艺这个性贿案,本质却是大大不同。

谁都知道,‘贿赂’的潜台词就是有人贪污了。新加坡人更加知道「贪污调查局」的厉害。可是,今天看到这则新闻,才知道原来大势已去 — 调查‘贪污’的「贪污调查局」,今日却被「商业事务局」调查。

你知道吗?「贪污调查局」共有6名助理司长,《新报》报道,一名助理司长涉嫌擅取一笔数额可观的公款。那么,如果这些助理司长都是独立办案的话,我们是否有理由怀疑「贪污调查局」六分之一的案例,其中内幕或许会另有乾坤呢?

「商业事务局」调查「贪污调查局」,我不晓得应该把它理解为荒谬呢还是诙谐?可是,国会议长玩女人、肃毒局长要挟女人「咬」他、校长嫖妓、教师亵弄学生,这种种不堪入目的邪事,岂不就是“国家将亡,必有妖孽”了吗?

其实,国家将亡也者,应该是执政党将亡才对。你看,什么《外劳政策收紧 餐饮业出现“伤亡”》?60年老字号咖喱鱼头,顺兴餐室关门大吉。老板洪开洲说什么来着?他说:人头税增加和‘最低薪金’要求让他每月额外须承担3000多元。/熟练的员工准证期满后不被更新/得花时间重新训练新助手 — 这些都说明了什么呢?

这哪里是什么「外劳政策收紧 」?新加坡人哪里有什么‘最低薪金’?这应该是餐馆申请S准证的最低薪金标准。这里,先不说政府保护外劳有最低收入而忽略国人的荒谬。政府藉口民众的反对而一再增加人头税,这借刀杀人之计,真是天衣无缝。然而,真正的杀手锏,却是持有S准证的熟练助手在准证期满后不被更新。这些旧员工被遣走后,政府并没有拒绝餐馆申请新的员工。根据洪老板的活法,而是新一批的外劳来了,餐馆又得从头开始训练这些S准证助手,显得事倍功半。所以洪老板说“不值得”!

因此,这是彻头彻尾的官僚主义。其实,官僚主义还罢了,最怕的是其中有什么猫腻,有狼狈为奸的利益输送。因为熟练的S准证员工若是被批准延长准证了,那么那些中介公司就会少赚了许多引进新外劳的中介费。就只这点,就有足够的理由让人觉得必须警惕。因此,洪老板真正的困境,不在所谓的外劳政策。而在于人头税的增加和旧员工的不能续约。

从“国家将亡,必有妖孽”引申开来,又有一句话,那就是“乱世必出妖孽”。刘婵报道:《执意限制移民外劳 将严重影响我国竞争力》第一段话就说:“若国人执意选择进一步限制移民和引进外劳,将严重影响我国的竞争力,令我国经济失去光芒,下一代恐需要出国工作、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 ”

他奶奶的,真是“乱世必出妖孽”。一份《人口白皮书》,政府要圆就圆、要扁就扁。刘婵说:“若国人执意选择进…”– 国人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何况,在国会通过了《人口白皮书》,在宪法赋予政府执行的权利,人们本来应该期冀有如《白皮书》里头的愿景之后,工商联合总会说:“国人要准备接受为这些本地服务支付更高的费用,但享有较低的服务水平” 的话真是他妈的无厘头。

林妙娜报道说:《2012年就业情况:本地员工增6万 外籍员工增长放缓》,里头的一大堆数目字,看着吓人,却是狗屁一堆。她说:“我国去年全年失业率维持在2%,居民失业率则从2011年的2.9%减至2.8%。”– 失业率2%,居民失业率2.8%,这是什么LP,叫人莫名其妙还是莫明其妙?何况,居民的失业率从2011年的2.9%减至2.8%。”,也就是就业的增加了0.1%罢了。但是,不要小看了这0.1%,竟然是“本地员工增6万 ”这么多。

0.1%竟然是“本地员工增6万 ”。那么,居民2.8%的失业率是28个6万,总共168万 失业– 基本上都是在胡说八道罢了。政府公布题为《可持续的人口,朝气蓬勃的新加坡》白皮书,让新加坡人感到担忧那是无可奈何了。但是,竟然也让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表示对“进一步削减劳动力增长”感到担忧 — 这岂不是说这份《人口白皮书》让政府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了吗?

新加坡人最大的尴尬,就是集选区引进了的许多的滥竽。碧山-大巴窑集选区的议员哈里古玛,他在自己面簿上留言:建议向永久居民与外籍人士征收国防税。

这种幼稚、无厘头的建议,出诸一个议员,而这个人竟然还担任政府国会律政及内政委员会主席的要职 — 我还是那句话,真是乱世出妖孽啊!

新加坡人的悲哀,就是连在野党的领袖刘程强,也看不出一份把人民当成牛马,经济挂帅的《人口白皮书》的弊病。因此不能对症下药,不能针对政府辜负国人的不仁加以驳斥。结果只能在人口数目绕圈子,不仅于事无补,自己其实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许多人,如今是有个印尼华人,总爱引用美国已故总统肯尼迪的话说:“不要问你的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要问你为你的国家做了什么。”并且,规劝“醒来吧,新加坡人! ”哈哈,这位翁先生对新加坡的厚爱,真叫新加坡人受宠若惊。

其实,我也很爱引用这句话。在广义上来说,政府代表国家、政府代表人民 — 也就是说:“国家就是人民”!因此,:“不要问你的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要问你为你的国家做了什么。”把这句话丢给政府,还是一样适用。

就在前天,奥巴马发表了他连任后的第一份国情咨文。对于他列举的种种施政纲领,我不是美国人,实在是毫无兴趣。但是,我却很欣赏奥巴马在提议将最低薪资从每小时7.25美元提高至9美元所说的话。他说:“让我们宣布,在这个地球最富裕的国家,不应有任何全职工作者生活在贫穷线下。”– 锵锵有声。

什么狗屁的《人口白皮书》,怎样描绘的天花乱坠,就不如奥巴马这一句话的重量。什么时候,新加坡政府,能够说出这么有担当的话:“新加坡作为东南亚最先进的国家,不应有任何新加坡人担任全职工作者生活在贫穷线下”– 那么,应该是我可以把笔丢掉的时候了。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触景伤情

  1. Pingback引用通告: 触景伤情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