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惠包藏着的祸心

当看到一片云的《交通事业到底是私营还是国营?》这篇帖子时,心里的感触还是很大的。因为不到两个月前,对于吕德耀作为交通部长却更像SMRT的CEO,我也是发出了相同的疑问:《国营耶?私营耶?耐人寻味…

新加坡人说怎样也不可能明白,为什么一个明明是国营的大众交通工具,地铁的硬件、软件设施全都是公家的资本,也就是民脂民膏,地铁的经营、车资的架构、结构要一个内阁部长来审查,所有的地铁站的建筑物和设施都是国家资本、现在连一个CEO都是来自武装部队的将军 — 然而,为什么却规定必须让这个私营企业来赚钱呢?

一片云问:“我们的交通事业不是归纳为私营管理吗?那么,政府为何又时不时为该事业花费大量财力来资助他们购买新车等事项,是否有滥用公款之嫌?如今身为部长又出面为调整车资而先声夺人,有这种作法适合吗?

我想,这样的公器私用的问题,大概也是新加坡这个小红点的独特国情了!新加坡人不是没有人追究,譬如淡马锡把国家产业卖给私人企业,尤其是外国资本的私企 — 当新加坡国家拥有的能源发电厂一家家的换成外资时,这里面是否有猫腻,政府从来就没有给答案。

联合早报的社论,《期待SMRT倾全力改善服务》,和《延迟提呈报告 探讨扩大优惠车资制》,其实是在唱双簧,是为了车资的调整背书。

经过了榜鹅东补选和《人口白皮书》这几个烫手的热山芋,吕德耀学乖了,把由13人组成的车资调整机制检讨委员会,原定今年初提呈《调整车资建议书》延迟到5月底。

其实,政府要玩什么把戏,凭吕德耀肚子里那几根草,骗骗小孩子还行,要想隐瞒大众,却未免太过幼稚。那么,《调整车资建议书》为什么延迟出台呢?哈,不敢立即出台的原因,不外就是因为被人民对《人口白皮书》的激烈反应给吓坏了。

吕德耀为什么会被吓倒呢?心水清的人就知道,猜测就是《调整车资建议书》里头的刀磨得太利了。吕德耀和由13人组成的车资调整机制检讨委员会等人,本来还想趁着中国司机罢工和加薪这个热潮向乘客开刀。谁知道,一向来逆来顺受的、温驯如绵羊的新加坡人,这次竟然会对政府说“”起来了。那么,在这个群情汹涌的时候,如果让车资涨价的建议书出来,岂非就是火上加油,把河蟹烧得通红死掉了?

本来嘛,大丈夫能屈能伸,对新加坡人来说,吕德耀把头缩了,延迟出台《调整车资建议书》应该是好现象。但是,司马昭之心,一个把政府当成私人企业的大市侩,延迟不过是缓兵之计。

吕德耀在:《让更多特殊群体可享车资优惠》中说:“他已扩大车资调整机制检讨委员会(Fare Review Mechanism Committee)的职权范围,让委员会的13名委员着重为有需要的社会群体,如年长者、贫困家庭、残障人士及大专院校生等,研究出一套他们能够负担得起的车资架构。有鉴于此,委员会需要更多时间完成这项新加派的任务。” — 或许,政府都把人民当成记忆的白痴。

一路来,不知有几许人民为了年长者、贫困家庭、残障人士及大专院校生等人请命,呼吁政府和公交业者体恤这些人的苦衷,给与车资优惠。尤其是残障人士及大专院校生等。但是,公交业者总是当成耳边风、而政府也总是装聋作哑,以业者是私人企业作为藉口搪塞责任。

然而,如今局势竟然急转直下,竟是这般方便就立即把委员会的职权扩大了,把原本不在委员会职权范围的《优惠车资计划》的检讨工作给委任了。这说明了什么呢?过去不过是与长者折枝,非不能也,不为也!

唉唉,只是迟来总好过没来!然而,我说怎样也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 因为,譬如黄鼠狼给鸡拜年,这些禽兽怎会安着什么好心呢?显而易见的是,诸如给予年长者、贫困家庭、残障人士及大专院校生的优惠,最终总将成为车资不得不涨的藉口,只因为大部分人的工资增长比车资还要快 — 一般人“负担得起”。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