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畸形的木桶 — 我看《人口白皮书》的经济谬论

一份据说攸关新加坡未来发展大局的《人口白皮书》,从副总理开始发表时的趾高气扬、志得意满的高姿态,变成许文远出来缓场的最糟预测,然后是总理的认同。这时候,主题反而成为附议,“人口”成为发展的“参数” — 执政党始料不及,网顾民心和忽视民意的傲慢,是过去许多霸道的、横蛮的烙印的连续。

在“生米煮成熟饭”之后,李总理才送来秋波,吁请人民的“共识”,要求人民的“沟通” — 这,是诙谐还是荒谬,总之离不开无厘头。《人口白皮书》的荒谬,就在于它操心着墨的,只是GDP。为了GDP,李总理和他的班子,除了“人口”他们就想不出什么有效的法子。因此,就像一个牧场一样,养殖的“牛口、马口”愈多,牧场就愈有价值。

因此,一份洋洋大观的《人口白皮书》,活脱脱的就是一份网顾人民福利的《牛马白皮书》。退休多年的常任秘书严崇涛认为,纵观新加坡的发展,我们更需要的是一份规划人力的白皮书,而不是《人口白皮书》。不就是吗?不是都在说新加坡没有天然资源,有的只是宝贵的“人员”。那么,发展高技能的“人力”来达到最大的“人力”效率,几乎就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事。

然而,执政党见不及此,柿子捡软的吃,只能从引进廉价劳力“人头”来为经济增值,本来就窝囊至极。严崇涛说:“这一来,雇主不愿意提升,就只依赖低成本、低技能和低工资的外劳。”就一针见血,点出了个中弊病。并且,新加坡人也因此池鱼遭殃,尤其是底层劳动人民,被逼得与生产力低落的外劳竞争 — 不是技能的竞争,而是工资酬劳的竞争。形成了新加坡做为一个先进国家,方圆不过7百公里的土地上,贫富悬殊的差异,产生第一、第三世界共存的诡异现象。

因此,当网上有人说:《收紧外劳-对新加坡经济是致命的》这样的见解时,我心中其实很沧然,有种凄凉无奈的感觉。是的,收紧外劳 –对新加坡经济是绝对致命的,这点,除了证实执政党的无能,只能以引进外劳这种最简单、最原始的落后方法创造经济效益之外,其实也和严崇涛的见解不谋而合。

怎么说呢?大家都不是在谈“核心”吗?外劳做为新加坡经济的主力,却是不可以持续的最边沿组织。说不可以持续,只因为世界的经济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这些人就会作鸟兽散;若是这些人的本国经济上去了,他们也就立即远扬回乡。

收紧外劳 –对新加坡经济是绝对致命的。这点,我们还可以从《木桶效应》这篇学术文章中得到启示。

外劳,就像木桶其中最短的一块木板,成为阻碍新加坡发展的一块最大磐石。不管这个木桶的其余板块是如何长,水装到这里,就会往外溢。也就是说,新加坡底层劳动阶层的低薪,将是一场苏醒不过来的梦魇。而新加坡这个国家的瑞士梦,当几百万素质低落的廉价外劳充斥在岛国的每一个角落,低微的消费能力、落后的文化水平,就会是木桶最短的那块板,不仅大煞风景,也在扯后腿,限制了新加坡人向上提升的美梦。

总而言之,《人口白皮书》是一种畸形的经济,就像一个畸形的木桶。说它能够持续,是一场随时能够被惊醒的春梦。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一个畸形的木桶 — 我看《人口白皮书》的经济谬论

  1. Lee Ching Yan说道:

    白先生,你这样说李总理,实在太超过了!新加坡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个跑到屁滚尿流的人,恐怕是你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