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悲哀,我为新加坡人一哭…

常言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又道是「时穷节乃见」,这话说得太好了。你知道吗?白马非马今日的感慨,心情有如万钧之重、思维如有乱麻千结。不是别的,就是从那一份为了GDP而把万民视成牛马、唯有经济挂帅的《人口白皮书》所引起的争议中,看到了人心竟然可以是如是丑陋。

个人学会上网发牢骚也有一段时日了,说起来其实对这个早报网论坛是真的很遗憾。我毫不讳言它就是一个垃圾网站。或许,有人不自爱是一个原因。但是,看起来这也是早报网主编刻意造成的结果。原因倒很简单,面对着浩浩荡荡、充斥在这个新媒介‘非主流’的犀利言论,主编实在是难以向持有主流官方立场的总编交待。那么,沦为垃圾场、容纳了网民宣泄的晦气和秽气的同时,又成为主流人物不屑一顾、腥臭的粪坑,才能避开了被上层谴责的命运。

这也是我被随笔南洋网无数次禁言之后,还是屡禁屡上,从来不泄气的原因。说到这里,个人其实还很钦佩网管李叶明这个人的。虽然李叶明不脱攀龙附凤,附庸主流的色彩。但起码他能够做到早报网管做不到的事,把一个网站搞得井井有条。这点,早报网主编或者还得跟他学习。

说到李叶明这个人,不管你欣赏不欣赏,就是不能够小觊他的阳谋,就是想在新加坡的政坛闯出一个名堂。大马论坛前天有个帖子,就针对他作了一番评论。著名网友韦春花,就一针见血的在《南洋随笔》这篇帖子揭穿天机。

然而,对于我来说,倒是觉得人各有志,无可厚非。像李叶明这样的人,要不是看到什么长远的利益,要他入籍为新加坡公民,从我与他在网上的一番争执读出他偏狭、无德的心性,那是不需考虑的。

李叶明的“紫牛策略”(韦春花语),在被李 显龙 点名赞扬之后,开始露出头角。为了敛聚人气,他不仅在网站组织了许多大多是新移民参与的活动,而且从来也没有放过为新移民说话、呛声的机会。谭丽事件、SMRT司机罢工风波,都成为他拉拢新移民人心的机会。因为动机不单纯,反映在文字上也就有失偏颇,突出了他性格上的缺陷。

但是,不是说这个世界是一样米养百种人吗?李叶明这样处心积虑的为自己的前途,甚至在新加坡的宦途打算,大概是世界有井水的地方,就有这样的人,丝毫也不奇怪。因此,当《人口白皮书》一面世,李叶明就迫不及待的写了《读不懂的人口白皮书》这篇文章为执政党说文解字,在早报刊登出来。

虽然知道咱们的国家在民主的程度上是挂羊头卖狗肉。然而,质疑假民主的人,应该也不能够因为国家虚伪的民主而不民主的去制止他人的说话,尤其是对一个支持执政党的人 — 因为在言论被主流媒体钳制、说话管道被主流堵死的我们,就是要表现出与他们不同的地方 — 我们虽然不赞同他们的言论,却支持他们说话的权利。

因此,当李叶明再接再厉,撰文开枪攻击刘程强在国会反对《人口白皮书》,针对白皮书的内容发出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呼吁,作出断章取义的谴责。在《刘程强在说什么?》这篇文章中,李叶明片面的认为工人党是‘反移民’,走的是‘不归路’。

狡猾的李叶明,预先就不着痕迹的为工人党抹上排外的‘粪’。李叶明这么说:“工人党的支持者们曾经相信,工人党不是一个排外、反移民的党。”间接指出如今的工人党是一个“排外、反移民的党”。然后就在文章结尾时,作出了污浊的评语:“煽动排外不是爱国”。

这下子,当然就触痛了刘程强的神经。排外是不是爱国那倒还罢了。“煽动”这两个字,对于新加坡人来说,却是无比的痛。曾几何时,不晓得有多少新加坡人,就在“煽动”这个罪名下,无辜的攀了铁窗,坐了囚牢。

刘程强是什么人,自然不需要我来出头。李叶明和刘程强的这一段梁子,接下来自然还有好戏可看。让我最痛心的,却是新加坡人自己的窝里闹。那些平时就表现出乡愿的遗老就不多说了。让我不解的,还是一个素来钦佩的网友 — 草民的一篇帖子。

QUOTE:

新加坡土著

上世纪三十年代,为了逃避战祸,中国南方沿海的难民,大举南迁,给新加坡帶来了許多新移民。
新移民的特质,勇於争取生存的空间,不怕辛苦,敢拼,有爭取心,凝聚力强,他们在这里扎了根,辛勤的工作。

䢖国初期,新加坡还是一穷二白,人民仍在生活线上挣扎求存,那时候,学生毕业等于失业,国民服役只能暂缓失业潮,艰难的环境激发出求存的生命力,成了推动社会前进的巨轮。

经过数十年的努力,竞争拼搏,鼻屎大的小红点,终于有了点呌人羡慕的成就。

今日的新加坡,人均收入高,低生育率,新生儿当宠物眷养,养尊处优,对工作诸多挑剔,薪水随着跳槽飞涨,国民渐失先民们奋斗求存的意志力。

伴随着经济的增长,也引來另一轮的移民潮,弥补人力上的不足,他们在市场上,成了与本地人爭一日长短的生力军,所谓不是猛龙不过江,秉承着移民的特质,不畏艰难,不介意长时间工作,愿意接受较低的薪酬,极受顾主欢迎。

反观本地人,高不成,低不就,先民的斗志尽失,面对來势兇兇的外來移民,唯一能做的,就是Complain,再Complain。

有鉴於此,政府一而再,再而三,诸多保护本地公民的条例先后出炉,人头税,劳工固打,给不同等级的外国工人加上标签,同工不同酬,对外劳的工作诸多限制,公民与永久居民之间的待遇亦越拉越远,一切以新加坡人为先。

国人的利益需要优先考虑,担心的是,以诸多的条例限制來者的竞争,让失去斗志的国人,活在保护傘下,是否会进一步削弱国民的素质?

我们的保护傘,以新加坡人为先的诸多条例,是否已构成新经済政策的另一章?顺理成章,国人成了新土著,我是说,新加坡土著。unquote:

久见人心!苏武牧羊塞外19年,我刻骨铭心记得的,就是“大节不稍亏”这5个字。对于新加坡这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来说,以新加坡人作为「核心」是天经地义,不容妥协的大节、就是宗旨。

草民的文章,本来是不错的。可惜的是,这一章却落下了许多老鼠屎。新加坡弹丸小国,要开放人才竞争,世界如此之大,那么新加坡的人才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众所周知,人才若是来自欧美先进国家,那么薪水报酬就只有比新加坡人更高,决不会稍低的。这些人,一路来就与新加坡人相安无事。然而,人才若是来自中国、菲律宾、印度,那么彼等在本国的薪资水平,就形成了和新加坡人绝对不公平的竞争力 — 因为,就算是接受比新加坡人低很多的薪水,对彼等也是喜出望外的美差,是在本国工作报酬原来的数倍。

这么一来,就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造成新加坡人才必须放弃自己的理想待遇,接受较低的报酬。不然的话,就得面对失业的煎熬。试想,在这种情况之下,新加坡的本土人才岂能不生闷气?

更过分的,就是新加坡底层劳动阶层的人民,必须和大量廉价的外来劳工的超低的酬劳竞争。一个新加坡劳工,1个月1千新币绝对支持不来一个家庭的最起码生活费用。然而,一个中国工人,却愿意以近乎1年的工资缴交中介费,为的就是这1千元新币的薪水。

这里头的账怎么算,我相信草民不会不明白。一个印尼女佣,一个月的薪水不过是3、5百元罢了,在新加坡工作3、5年之后,却可以回国建个有地的小屋子。一个来自斯里兰卡的扫地工人,在新加坡工作了三两年,不过6、700块来钱,就想着回乡做个小老板。

不是猛龙不过江,那是笑话。人家说:“人向高爬、水向低流”。这些外劳来到这里是提升,却叫咱们新加坡人堕落,哪还有天理吗?

是南洋人,谁都懂得土著的意思。尤其是与咱们一水之隔的马来西亚,更是一种嘲弄。谁都知道,在马来西亚,土著不仅是依靠国家政策保护,柱着拐杖的民族,还和文明有绝对的关系。不是吗?在中国,就没有把汉族称为土著的。但是,这种隐含的轻蔑、无形的侮辱还不要紧。最让人难过的,是把自己的国人看扁了。

不是吗?如果老一辈新加坡人日拼月拼的拼搏了好几十年的结果,如今竟然是要和来自第三世界的外劳拼搏像蛮牛一样的体力 — 那么,倒不如回到100年前去做猪仔好了。

不是吗?猪仔肯定就更能够刻苦耐劳了。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莫名的悲哀,我为新加坡人一哭…

  1. 小鸟已飞过说道:

    什么地方没有土著呢? 依我的了解,就是不求上进,苟且的心态,以致于连自己的利益被出卖了也不醒悟。 追根究底,政府用严刑峻法治理了几十年,土生土长的人民也就习惯成自然,以为世界就是这样运作的。我也知道很多国人的笨,不是普通的笨, 而这些人也是受过等教育的。如果是在十几二十年前,我国还没有这么开放时,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现在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而国人的心态还停留在十几二十年前,能不吃亏吗? 希望更多人能够觉醒,要不然就没有希望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