颦效东施 — 刘程强的棋差一着

有句话说:“见树不见林”。工人党和刘程强的尴尬,就是被《人口白皮书》里头一连串的数目字弄得头晕脑胀。以为把数额减低就是好现象。在物理学上来说,或则如此。譬如说,新加坡这条小牛,虽然年轻力壮,但是在政府毫无节制的人口政策之下,背上负上了531公斤的重担。正在气喘兮兮、步履蹒跚,在前行的道路上举步维艰时,政府却白日做梦,凭空想出来一个伟大计划 — 为了增加小牛的经济价值,提议把负重增加到690公斤。

事实上,刘程强和工人党也看到了这头小牛背上531公斤的负重已经超逾了小牛的能力。如果531到690,这已经不是百上加斤了。新加坡这头小牛是有被折磨致死的可能呀。发觉大事不妙,刘程强和工人党在极力反对《人口白皮书》690万人口的谬论之余,「东施」,推出了工人党自己的《人口白皮书》。想出的办法竟然是打了折扣,不要增加太多 — 580公斤就好了这种连治标都算不上的糗办法。

其实,“亡羊补牢”,刘程强和工人党目前最紧逼的问题,就是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而不是闻鸡起舞,学着执政党笨拙的脚步手舞足蹈。工人党应该做的,是亲兄弟,明算账。因为工人党在所有的大选、补选时的评论,对执政党的批评、批判执政党的不好、不对的地方,都是当务之急,是执政党在执行这份《人口白皮书》之前必须加以完善的事。譬如说:底层劳动人民长久受到不公平的、低薪待遇的问题。譬如说:组屋天价,人民将沦为房奴的问题。譬如说:医药费在执政党一连串津贴再津贴的谎言中,节节升高的问题。譬如说:国家资助私营公交业者,公私不分,假公济私,SMRT和新捷运在十几年,年年巨额盈利之下,犹自酝酿车资加价的问题。譬如说:以国家名义资助、赞助海外学生,却对自己的国民负担不起学费的现象视若无睹的问题。譬如说:COE、ERP等等收费政策吓阻中下层人民,让富有者更方便的问题。当然,更应该询问咱们的公积金政策的底线,政府完全没有信用,随时随地修改公积金条例,人民不知所措,对自己的储蓄完全不能规划,这种荒谬无稽的问题

不是吗?一个病人,要走得更远,就必须标本兼治,医好病,养好身子,养足精神体力。工人党要监督政府做的,就是新加坡这条小牛为什么负重531公斤就摇摇欲坠、脚步轻浮了?是牛的底子不好?是牛吃错了没有营养的草?在找出毛病之后,把牛养得肥肥壮壮的。那时候,不要说690公斤。或许一吨都难不倒它。可惜的是,工人党见不及此,不能对症下药,舒解新加坡人民的困境,

其实,这也没什么。2030说短不段,说长不长。但总是一段时间。只要新加坡人开始肯动脑筋、肯想;再也不会盲目的附和执政党的烂政策。那么,有朝一日,总会找到最好的方案,来解决新加坡人心里头的疙瘩。

可惜,吊诡的是,在新移民李叶明因为公开攻击刘程强「排外」、「反移民」,给工人党下标签,诋毁工人党是一个「排外、反移民」的政党而被新加坡人民,尤其是网上的媒体口诛笔伐,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的时候,李叶明的网站,随笔南洋网的一个新移民 — 网名“小民”的,发出了一个帖子:《新公民坚决反对工人党的’土生土长核心论’!》。

不学无术,一知半解、满瓶不动半瓶摇,就是小民这样的人的写照。小民反对的,就是工人党的这句话:”A strong Singaporean Core is made up of Singaporeans who grow up and with Singapore”。他把“who grow up and with Singapore”理解为“土生土长”了。

不错,土生土长的肯定是“grow up and with Singapore”。然而,就像土生土长,在新加坡grow up 却不一定 with Singapore一样,grow up and with Singapore”也不必一定就是新加坡土生土长。新移民的小孩子,在新加坡求学、受教育。男的在新加坡当兵,女的也在新加坡成长 — 这就是“grow up and with Singapore” — 与新加坡一起成长的最好例子。就算是入籍公民的是成年人,然而他们的家在这里,事业在这里。若是抱定了与新加坡共进退的决心,与新加坡共和国的人民同甘共苦,风雨同舟,不会像李佳薇一样,退出了乒乓兵团就跟着老公远扬北京。而是和陶李一样,不离不弃,坚持在新加坡共和国的土地上奋斗,和所有的新加坡人一样生活,争取自己美丽的明天 — 那么,新加坡人怎会挑剔?也没有挑剔的理由。

因此,像陶李一样的人,肯定就是组成新加坡人的核心。而且,对陶李来说,她不仅是核心,而是还是核心的中坚人物。但是,一个反面的例子,李佳薇呢?我们看到的就是她的无情。哎哎,说无情绝对不过分 — 我想不通,演而优则导 — 一个成功的运动员,不是拿了奖牌奖金就一了百了。而是更应该把自己的技艺、经验传授给后来者。李佳薇在新加坡需要有着奥运奖牌光环的运动员作为教练来提携新加坡乒乓运动的后进时 — 她缺席了,这是新加坡人心中的痛。

同样的道理,李叶明在取得新加坡人的信任,颁给他新加坡公民权了之后。作为一个资讯的先锋人物,又是一个网站的创办人、管理员,更应该为融合所有新加坡人的核心价值努力。可惜的是,在他的网站里,我们却时常发现到充斥着新移民声讨新加坡人的文章。我从来就不能够了解李叶明酸葡萄的心态?难道说,就因为新加坡有些网站也充斥了一些「排外」,尤其是「排斥中国人」的言论,使得李叶明觉得必须为自己的同乡呛声?

如果是这样,那么李叶明就错了。错的就是他忘记了已经是新加坡人这个新身份。李叶明选择站在新移民的角度与新加坡人“针锋相对”,我不晓得他的居心?与「敌人」“针锋线对”,那是气节、那是勇气。然而,新加坡人与新加坡人之间,彼此就算是有不同的理念,异样的思维,却不是必需这般自相残杀。不是吗?“狗咬狗一嘴毛”,李叶明应该明白,执意挑衅、诋毁工人党和刘程强「排外、反移民」的邪心,噬脐莫及,不仅伤到自己,也伤害了新移民和本土公民之间的和谐。

当刘程强和工人党为新加坡这个国家呼吁政府的《人口白皮书》必须以新加坡人作为核心的时候,小民断章取义、牵强附会,强理解“A strong Singaporean Core is made up of Singaporeans who grow up and with Singapore”为土生土长的核心论 — 化了已经或愿意与新加坡共和国一起成长的所有新加坡人 — 不管是别有居心或者是无心之过,对新加坡人、对新加坡这个国家 — 绝对不是好事!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颦效东施 — 刘程强的棋差一着

  1. Pingback引用通告: 颦效东施 — 刘程强的棋差一着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