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李佳薇

以三百多万人之一的一个新加坡人个人的角度,写了一点儿对李佳薇功成身退的感慨,想不到就换来了一阵挞伐之声。作为和李佳薇一样是华人,又受华文教育的我 — 老实说,是一点儿也不遗憾。

因为我是新加坡人!在我从自己是一个新加坡人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时,当然是以新加坡人的利益做为核心追求。但是,我又知道,一样米养百种人,每个新加坡人的想法、看法又不尽相同。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理念。因为做人得有宗旨,国家也是。新加坡国家以新加坡人作为核心追求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 这是宗旨,天经地义而且是没有妥协的余地的。

世界上会不会有一个国家的政府和人民是反对自己的国家政策是以自己的国家、人民的利益做为核心的?我孤陋寡闻,还没有这方面的讯息。因此,当作为成功入籍为新加坡国民的新移民撰文反对新加坡人提议将新加坡人作为核心来执行人口政策时,我心里的震撼莫名。因此,我就想到了陶李,想到了李佳薇。

我不晓得陶李在融合进入新加坡人的行列中有什么困难。然而,我相信和新加坡所有的少年国民一样,总是避免不了少年维特的烦恼,这点我无能为助。在新加坡的土地上,陶李和新加坡人一起成长,而且奇葩突出,她是自己的骄傲,也是新加坡的骄傲。

然而,回头来看李佳薇,她更像一棵刻意移植过来的名贵花草,被养殖在密不透风的温室里,就等着有朝一日,能够在花卉的展览会上争妍夺丽。因此,李佳薇独自一人来到了新加坡,除了提到乒乓这个小银球的时候,她和新加坡人的隔膜,和她出征时披在身上的那件球衣,是如此的毫不相称。

李佳薇不负一部分新加坡人的厚望,虽然是奥林匹克银牌奖,可说是不负众望。功成身退,回到北京相夫教子。对于一个女人,也是天经地义,尤其是她从来就没有融入新加坡的打算。

我这样说,就有很多虚伪的人,会对我作出一番指责。但是,新加坡人何必自欺欺人呢?有很多因素,譬如说李佳薇在中国就有个甜蜜的家,我不能想象一个少年女子会为了一粒银球,作出这么大的牺牲,为此放弃自己的国家和亲人。我猜测,李佳薇的衷心里,来到新加坡打球,只不过是权宜之计,是她的人生际遇中的一个过程、一段插曲。曲终人散,也是她倦鸟归巢的时刻。

很多时候,我时常在问自己,李佳薇如果能够代表自己的国家出席奥林匹克运动会竞技 — 她会来新加坡吗?很显然的,将心比心,答案是否定的!

由李佳薇的事迹,联想到随笔南洋网上的一张帖子,《楚才晋用的“千人计划”》,心里的感触更多了。这是一个新加坡人写的文章。内容是各国吸纳[人才]的竞争。最为关键的一句话,就是最后一段的:“不论执政党或反对党,如果为了争取选票,而将“楚才晋用”问题政党化或政治化,对于国民团结与国家建设,则是得不偿失乃至有害无益的!

熟悉典故的人都知道,“楚才晋用”和李斯的《谏逐客书》是南辕北辙,一个是挽留外来人才、一个是人才外流的故事。

在《楚才晋用的“千人计划”》这个帖子中,作者针对“中美都是泱泱大国,每年都栽培了数以万计的高端人才,尚且需要”吸纳、引进外国人才而错误的使用了“楚才晋用”,这个典故。但是,文字是活的,典故是死的。活学活用典故,有时候其实也可收事半功倍之效,让人更容易理解文章的内容。

但是,“楚才晋用”毕竟是楚国大夫声子的计策,目的为的就是能够让楚国的人才回流。作者在目前新加坡扰扰攘攘,舆论一片沸腾的[排外]、[反移民]的热议中,发出了这样的一个帖子。在还没来得及阅读内容以前,我还以为作者是吁请国家社会重视逗留在海外的本土人才,邀请他们回来为国效劳哩。

世间事,问“情”是何物?这个“情”,不是爱情的“情”,而是家国之情的“情”。试想,“楚才晋用”,于“晋”来说,自然心满意足。然而,对于“楚国”来说,却是“情何以堪”啊!

李白说:“天生我才必有用”,这句话的哲理,可以走遍天下。新加坡来自各国的女佣、来自各国的廉价劳工,只因为天不作美,投胎走错了门路。落得要为人作嫁,离乡背井,建造的是它国的屋子,照顾的是他人的儿女。但是,这些人胼手砥足,为的是自己的家人,连带的也为自己的国家创造了外汇,毕竟可敬。

我想不通的,却是有那么一帮人,为的是个人的利益,为的是家人的利益,都是在一个“私”字打滚,绝对不会为了国家的利益打拼 — 为什么呢?因为首先他们就已经抛弃了自己的国家。

历史,就是这么残酷,这么无情。只因为时局的变幻,只因为历史的风云。20世纪,南洋一带的华侨,被卷进了反法西斯、反殖民地的浪潮里,接受时代的洗礼。然而,随着祖国的风云变幻,随着国共相争的惨剧,这些人失去了纽带,国是回不去了,只有落地生根。就以新加坡来说,老一辈的华人,从新加坡成为自治邦、从一个马来西亚公民,最后成为新加坡公民,完全是身不由己。这和来自新中国的新移民,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两回事 — 因为一个是无奈,到死的时候,碑上刻的还是中华民国的魂;而一个却是那么地欢天喜地,在接受公民证的时候,一脸的欢欣、一脸的笑靥。

这些人,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新加坡人如何爱国呢?这是我想不通的事。

万物都是相对的,在人才这方面当也如此。我们新加坡人在使用外国人才的时候,千万不要让利益迷失了双眼。“楚才晋用”这个典故,是最正面的教材,应该让我们更加警惕 — 警惕“楚才晋用”,自己的本土人才倒成为它国的棋子。

说回李佳薇,在取得奥林匹克银奖这顶桂冠之后,新加坡必然以种种经济利益挽留她留在乒总。然而,她回去了。因此,李佳薇的选择回北京,更显示了她的难能可贵。壮哉李佳薇,不是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