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网络暴民,我与李叶明比苦…

遭遇网络暴民,我与李叶明比苦…》这个议题,一看就晓得是白马非马哗众取宠来着。一来李叶明可是国家总理亲自点名赞赏的资讯人才;二来李叶明自己创建的网站加上几个专栏 — 作为宣称新加坡第一大华文报章,《联合早报》的特约记者;和一份自诩从中国角度看世界,从世界角度看中国的《国际先驱导报》的专栏作者,李叶明风头之健,在新加坡的中文私人网站。可说无人能出其右。白马非马这样一个网虫,实在是无从比较。

那么这个哗众取宠的议题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吗?其实这也未必!根据李叶明的说法,和「入乡随俗」的这几篇转贴文章 –《刘李之争,工人党网络事务部做过什么?》 ,也只不过是要坐实了李叶明确实是遭遇到网络暴民的说法背书罢了。但是,大家都知道啦,这样也算是被网络暴民攻击,咱们这些长年泡浸在网络虚拟空间的,那个时候不遇上几个?

我不知道李叶明在写了《刘程强在说什么》在早报发表之后,李先生因此损失了几根汗毛?只我晓得的,刘程强在回复了一篇文章之后,就偃旗息鼓,保持了君子风度。然而,却是始作俑者,以一篇《刘程强在说什么》挑起争端的李叶明,再接再厉,一而再、再而三的写了几篇帖子继续坚持。李叶明不屈不饶的精神当然是让人感佩的。问题是,把马蜂窝捅了,面对着一群也不知是不是来自新加坡的新加坡人的攻讦文章,就直接把矛头指向工人党和刘程强,质疑工人党制造蓝色恐怖。

让我想不通的,就是李叶明的目的。新加坡这么小,大家都不计较哈比比的讽刺,小红点本来就是千真万确。虽然不是金枝玉叶,吹弹得破,最多也仅是块豆腐。一巴掌过去,倒是个豆腐花罢了。试想,如此经不起折腾的新加坡,刘程强说“煽动排外不是爱国”是想将工人党置于死地;那么,李叶明的《遭遇“网络暴民”》,在广大的13亿的中国读者之间,是想将新加坡网民置于万劫不复之地?还是仅仅为了训练新加坡网民的防疫能力呢?

中国人有句话说:“恶人先告状”,为的其实都和西方国家提倡的一样,就是“先发制人”。李叶明恶不恶,自有后事分解。网上资料说李叶明来新17年,入籍7年。他自己也说了,他“本人就是在2006年通过‘wallk-in selection’(直接选购活动)购买了一套组屋。那基本是最后一批。”2006年,就是他刚入籍的头一年吧?不说这个新入籍的新加坡公民比许多新加坡人幸运,就只这一入籍就享有和所有的新加坡人一般的待遇,新加坡怎样也没亏待他。然而,为什么李叶明就和本土的新加坡人有这么多的争议呢?

吊诡的是,李叶明《遭遇“网络暴民”》之后,随笔南洋网更形生动活跃起来了。如果不是支持者转来了攻击李叶明的文章来平衡,几乎一面倒都是支持他的声音。况且,他还是继续做他的联合早报特约记者,《国际先驱导报》继续刊登他的文章。一点儿都不像是遭遇到网络暴民的样子。说起来,白马非马就窝囊得多了。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封IP者有之,被禁言那就是家常便饭。你知道吗?当被禁言的时候,碰到那种指桑骂槐,针针入肉的流言蜚语,那种感觉,真不是人啊哩。

说苦,李叶明的《遭遇“网络暴民”》,其实何足道哉?只有我们这等网络小民。有时候发言权都不由自主,那才真苦。因此,对于李叶明的《遭遇“网络暴民”》,我的结论是:李叶明,你这是何苦来哉?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