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释」,怎么一回事?

「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新加坡人的尴尬,就是把「信约」朝念晚念念了数十年,才晓得竟然是一座没有根基的空中楼阁,一幅光影变幻出来的海市蜃楼。甚至,就是那个不知谁给他戴上「建国总理」这顶桂冠的李光耀,直截了当的指出新加坡就是个「怪胎」也就罢了。吊诡的是,在他的新书《李光耀: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中表示,新加坡「至今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国家」。

吾智也浅,实在不明白一个说出「至今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国家」的人竟然也是一个「建国总理」之间的奥妙。但是,很显然的,对于一言九鼎的李光耀来说,他的话,一下子就粉碎了新加坡人几十年来朝夕背念「信约」得来的凝聚力,数十年的虔诚的信仰登时变成了一盘散沙。

实在是不容易啊!当我们看着兵营里从只有几个屈指可数的马来同胞职业军人,到开始看见年轻的马来同胞加进国民服役军人的队伍,持着莱佛枪和背着笨重的军旅背包和华族、印族一样年轻的小伙子气息喘急的冲上panggang hill时,我们都以为和对「信约」的期许距离已经不远了。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告诉我们,这只不过是「新加坡人」的一场春梦。是理想、是梦想,「信约」,总之还是和国人遥不可及。然而,更残酷的,却是在一夜之间,我们竟然发现到就连新加坡人这个身份,都开始有了动摇 — 为了配合所谓的「新移民」,我们都成为「旧移民」,或是「旧移民」的后代。总之,我们很彻底的失去了维持着我们对国家的爱护所需要的念力基础,我们变成了是一个永远的「移民国家」。

《人口白皮书》证实了这点,不断的接受「移民」添血,就是新加坡的宿命。小红点这个板块,不过是个「中途岛」,在有利可图的时候,靠着各型各式的「移民」和「外劳」,撑起了一片繁华的蓝天。但是,有谁想过呢?如果形势改变,当人们随着利益转移阵脚时,那些长不出翅膀的新加坡人到时的凄凉。

1百万外劳和2百万外劳的差别,那只是个简单的数学。你只要和外劳的人头税挂钩起来,就知道它的真实经济价值,就是和开赌场做偏门生意一样,庸劣的政府,就只能靠着这种卑劣的手段在「捞」。此外,当已经停止增长的新加坡人的数目再增加1百万时,更多的从来就不晓得「信约」是何物的新移民,让「信约」的理想就离我们更远,就好像随着「好奇号」飞向火星。

2030的690,刘程强说“稀释”,那绝对不是「概念」,而绝对是个「事实」!新加坡人从建国之后苦心建立起来的价值观,「新加坡人」这个好不容易才见到一点成果的价值观,就这么伊于胡底,譬如好不容易熬煮出来的浓稠的佛跳墙,变成了一锅「稀汤」!

前几天,看到了《李叶明就是一名稀释者》这样的帖子,我觉得“稀释”是用错了。刘程强的“稀释”,是新加坡人在庞大的移民渗入后,再也难保得住新加坡人的原汁原味。而李叶明的存心,却是立即在新加坡人之间,添上了几许「化学物资」,分崩离析,把新加坡人分出「新」「旧」两个阵营。

或许,李叶明真不知道,刘程强的“稀释”,说得是2030。而李叶明做的好事,就是提前把「新移民」变成「油」,在2013年,就和新加坡的「水」格格不入。

其实,我很难理解李叶明的用意,就是他把「矛头」指向工人党和刘程强,存的是什么用心。谁都知道,刘程强的《人口白皮书》,闻鸡起舞,不值一哂。而靠着工人党区区的几位议员,也注定了只不过是国会的小插曲;谁也都知道,只有执政党的《人口白皮书》,起点就是终点,开始就是结局 — 这才是影响家国的关键大计。

大计是否良计,暂且放过一边。李叶明批评工人党和刘程强的「纸上谈兵」,和一群追随者的附和,让我想起了成语「吠影吠声」。看过了早报网前主编郑维的《奇异果和鸡蛋》这篇帖子的人都知道,「奇异果」不是「鸡蛋」,「鸡蛋」不是「奇异果」。当鸡蛋只会减少,而奇异果愈来愈多的时刻,如果这不是“稀释”,就没有必要再解释。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