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还有新闻人吗?

看到古之龙《早报,可不可以不要想当然地报道》这样的一个议题,我不由得抿嘴而笑。联合早报,当然是一份报纸。但是,古之龙不知道的是,这份报纸,不折不扣就是新加坡执政党的党报 — 那么,作为党报,它不配合着执政党的旨意去作文章,难道是嫌肚子吃得太饱了,不想为五斗米折腰?

新加坡的媒体,上上下下,从平面到立体,从纸张到电波,17家媒体的后头,靠着的都是一座相同的大山。无国界记者组织根据各国新闻自由状况,在2012年新加坡的排名是135。见《新闻自由指数

因此,古之龙这篇对早报的质疑、询问,联合早报上上下下那群失去了新闻从业员最基本、最起码的职业道德的东西,看了之后怕的就只能是苦笑。说真的,我这里并没有嘲笑早报职员的意思。俗语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新加坡报业的历史,那些敢不顺着执政党的意思做新闻的,入狱的入狱,吃自己的吃自己。好像韩山元那样从左到右,后来一家子都被早报倚重,实在是不多见。

因此,可以想见的,就是为什么别人一提到韩先生过往白色恐怖的轶事,韩善元总会暴跳如雷,说别人揭他的疮疤的由来。

有些疮疤是英雄的见证、有些疮疤是强权和谐,然后妥协的耻辱。韩先生是哪一种,他不愿说出来,旁人也无从猜测。不过,像他这样作为一个终日开口闭口历史的文化工作者,却对自己的往事讳莫如深,总是让人感觉诧异。

但是,若是因此就以为早报这份让无国籍记者认为是新闻最不自由的新闻报纸的编辑记者们都是为了五斗米折腰的可怜虫,那就大错特错了。就在今天,因为白士德的英年早逝,早报刊登了李慧玲的:《一个政治新闻记者和他所处的时代》和周兆呈的《新闻人》这两篇也不知是挽是悼、是褒是贬的文章。

白士德,人死为尊,这个人的过去也不必去谈了。只是,说他是“新闻记者”,说他是“新闻人”,只怕是新闻界的笑话。

在一个政治新闻绝对不自由的国度里的新闻工作者,就像周兆呈说的:“…政治新闻在不同阶段——从生产到制造、到呈现” — 是不是很耐人寻味呢?

生产和呈现,或许可说是新闻记者工作的程序。然而,怎样来诠释制造这两个字呢?政治新闻是政治人物制造出来的,而政治新闻记者所能做的,就是如实报道 — 周兆呈的话,不过是给与无国籍记者作见证罢了。

看过了李慧玲和周兆呈的文章,也难怪李总理会为白士德惋惜。因为说他是新闻记者、新闻人,都是言过其实。白士德,不过是一份党报的操刀手,主宰着所有政治新闻从生产到制造到呈现在读者之前的所有过程。

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度里会有新闻人吗?没有新闻人的报纸不想当然的报道 — 古之龙应该死心了。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联合早报还有新闻人吗?

  1. 三叔公说道:

    请哪位高手指点一下:像白先生这样受器重的政治新闻记者,为什么会被调去财经组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