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开心心的『开心』,许文远能,为什么人民不能?

8块钱新币就搞定了一个25,000块钱的大手术,许文远当然「开心」了!而且,开开心心的走了。新官上任,在国家发展部很燃烧起了几把野火,好不兴高采烈。然而,留给卫生部的,在国家的医疗福利政策上,尤其是对于中下层的新加坡人来说,却是一个“可以死不可以病”的梦魇。回想起许文远在卫生部长任上,诸如给杜莱撑腰,叫人民到对岸养老 — 这个人,一句话就可以说尽,就是不负责任
杜莱东窗事发的时候,还大言不惭的给杜莱撑腰。后来形势急转直下,看看不好了,一句“我们都是道德和诚实的人锵锵有声,立即与杜莱划清界限 — 也难得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那么,为什么许文远突然会异想天开,叫人们到对岸养老呢?谁都知道啦,作为卫生部长的,就负有这个使命,也就是他的职责,负担起搞好大大小小、老老少少,所有新加坡人的医疗福利。但是,我不晓得他是无知还是不懂得害羞,叫人民到别国去养老。你想,马来西亚的卫生部长可没有拿新加坡人的薪水,也没花新加坡人的民脂民膏。你却问也没有问一声,就像人家的顶头上司一样,自作主张要他人替你照顾人民。
这当然是笑话,结果不问而知。是不是就是这个原因,所以许文远在卫生部呆不下了,刚好马宝山被组屋课题搞得焦头烂额,就这样来到国家发展部。
人们当然想不到,前门拒虎、后门进狼,走了马宝山,换来了一个更为心狠手辣的许文远。许文远拿出了在卫生部的绝招,医院从来没有拒绝病人的,问题是接下来的账单。因此,建屋发展局加快了步伐,购买组屋的日期缩短了。然而,转售组屋都变成了天价,新加坡的年轻人,看看就会是一生一世的房奴。
就在前天,许文远又大放厥词了。如果说,本来就是为了普通民众的居者有其屋的政策,在放开购屋定限之后,那些住在私宅的年轻人,一个个出来投资,3、5年就顺手赚它个3、50万,这个组屋的价格,或许就像断了线的鹞子,飞到了天际。这时候,许文远的功德就更大了。
不是吗?今天就在早报论坛看到了一张帖子,谁知一下子就给版主当作河蟹给吃了。

QUOTE:

《动大手术也不能通融吗?》 (2013-04-15)江修兰

我72 岁的父亲过去是个农夫,1990年,基于国家土地征用法令,他名下12英亩的土地被政府收购,他也乐得退休。他们这一辈的人,没有什么公积金作为后盾,也没有买保险的知识,积蓄在目前生活费如此高涨的时代,只能坐吃山空,他就是一个例子。
两个月前,医生诊断出他的右肾脏长了一个5公分长的毒瘤,务必要拿掉,因为它致癌的概率是90%。在动手术前,他做了很多的检查、诊断,每周都去医院作检查,每次的费用是几百元。
这些费用负担不轻,不过看病就得付费,我们还是咬紧牙关负担。
日前,我们确定让父亲动这个大手术,因为医生认为这个手术是一定要做的。中央医院的财务部门告诉我们手术、住院全额费用。父亲的手术是大型的,历时三个小时或更久。医疗团队得用到 Robotics Technology (机器人科技),所以他不能选择住在C 级病床,只能住在B2病房,此外,他估计得留院一周。
动手术的费用,加上一周的住院费,是 1万4554元; 这笔费用中,动用到保健储蓄的数额是4354元,其余的1万零200元就得用到现金。对老百姓而言,这是一个天文数字。我想,一个政策如果帮助了多数人,给予方便,也可以对个别情况有所了解,给予通融,能够作出适度调整,就皆大欢喜。    如果能够让我们多动用一些保健储蓄,的确可减轻我们的负担。例如,用 1万零200元的保健储蓄,毕竟保健储蓄也是我们的钱。不过,为什么不让我们使用这些钱,而要我们拼命去凑钱。
保健储蓄如果不能解决燃眉之急,我们还得为医药费发愁。如此望梅止渴,如何是好。
父亲也没有购买保险,所以没有任何的保单可以帮忙他。
我们不是要求免费的服务,而是我们殷切希望能够动用到更多的保健储蓄,免得四处找钱医病。
卫生部、医院当局愿意酌情给我们一些通融吗?

许文远天纵英才,一年两百多万薪水,还懂得用8块钱就可以开开心心的去做他的「开心」手术。然而,一个72岁的退休老人, 1万4554元动手术的费用和一周的住院费,扣除了保健储蓄的4354元,却还必须付出1万零200元的现金。
问题是…OK,人民都是笨蛋,不会未雨绸缪,是不懂得购买医药保险还是没有钱购买,已经不重要。因为人民不会理财,所以罪有应得,那么 1万4554元的医药费就 1万4554元好了,老人和他的家人,也不打算向政府求助。然而,吊诡的是,老人和他的家人,在自己的保健储蓄户口里,就有许多存钱,这些全都是现金,为什么却只能动用4354元呢?为什么保健储蓄户口还有现金,病人却必须从其它的管道筹措现金呢?如果筹措不到,耽误了病情怎么办?难道说,就鼓励病人家人去找大耳窿吗?
天下最荒唐最荒谬最无稽最不可思议的是:眼看着船就要沉下去了,自己船上有的救生艇却不给用,还要人去打SOS求救 — 这还有天理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开开心心的『开心』,许文远能,为什么人民不能?

  1. tkng9800说道:

    读中学的女儿动大手术,只住院5天,费用超越3万。只能动用我俩保健储蓄户口里的8780。而我俩保健储蓄户口里还有的3万多,只能:眼看手勿动!

    这是谁的钱啊?!是偷是强是欺骗政府得来的吗?!

    我告诉家人,当我年老得病要用钱而保健储蓄户口里不能再承担,我会拔管自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