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am-tikam

追读吴韦才的文章已经很久了。在早报网收费之后,本来以为必须割爱了。谁知道竟然不在免费禁止阅读之列 — 那么,个人当然是「当仁不让」,不管有空没空,总会在《新汇点|新天地》敲击他的〈吴说新语〉。

吴说新语〉,看得出是针对欲加快融合进入新加坡的新移民所下的一番苦心。对新加坡人来说,看过了〈吴说〉的这些〈新语〉,莫不是自己在平日里极为平常的语言。看了不是会心会意莞尔微笑,就是搔耳摇头,好像碰到了什么亲近的东西的那番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但是,说“tikam-tikam”是“一句挺具代表性的Singlish”,却也好像是隔着靴子搔痒。众所周知,所谓“Singlish”,应该就是“新加坡式英语”了。然而,这句“tikam-tikam”,却不是“Singlish”的专利。在新加坡,举凡福建人、潮州人、广东人、海南人、客家人…嘿嘿,不管你是什么籍贯,总之是新加坡人的话,用什么方言说话,在要表达“tikam-tikam”的意思的时候,就总会是“tikam-tikam”的那种自然。

哈哈,我这里可不是和吴先生抬杠。上面说的,其实只是较长的一段楔子,因为要写的文章内容太短了,就加点小菜罢了。在《tikam-tikam》这篇文章里,吴先生引用李总理的谈话。

QUOTE:
李总理说:“If you are one weak candidate in a single seat, you can tikam tikam , you know. Maybe, if you are lucky, you may get through, but if you are a GRC and you are four or five or six weak candidates, you cannot tikam tikam, people will know straightaway and you can’t start.”

这段话的意思,吴先生翻译出来:“假如你是一名不够强的候选人,去竞选一个单选区席位还可能tikam-tikam一下,幸运的话,你还能胜出,但假如是集选区而几名候选人都软弱无力,那就无法tikam-tikam了,因为人民一眼就会看出来…

李总理的这段话,“假如你是一名不够强的候选人,去竞选一个单选区席位还可能tikam-tikam一下” — 表面上韵味十足。其实不脱耍猴者的心态,把人民当成蠢物。试想,新加坡自从有选举以来,所有的单选区的席位,那一个候选人可以是作为tikam-tikam当选,纯属幸运的例子呢?

不错,不够强的候选人可以tikam-tikam,但是问题就在选民可不会把自己的“选举意愿tikam-tikam。李总理的说话,其实大大的侮辱了人民的智慧,就像李总理自己侮辱了自己的智慧一样。

李总理胡说八道,当然是为了能够让他胜选,其实是扶持他进入国会量身定做的、天下只此一家的所谓的「制度奥步」的集选区背书!李总理的说话:“假如是集选区而几名候选人都软弱无力” — 这段话的“几名”,简直是神来之笔,赤裸裸的说明了集选区里头的软弱的候选人,只要不是太过份的“几名”,而是只有一名两名,就可以达到庇护当选的结果了。

在一个以华族占多数的新加坡,集选区刻意构筑起来的道德牌坊,本来就是为了庇护软弱无力的少数民族候选人,使他们也有机会为自己的民族发言。然而,是李总理自己的愚昧还是以耍猴者的心态藐视人民,当然只有李总理自己心里明白。可是,做为一个集选区的既得利益者,这样的前言不搭后语,他竟然忘记了集选区的宗旨就是扶持、庇护软弱无力的少数民族候选人进入国会为本民族争取利益,反而是大言不惭的认为反对党的几名候选人都软弱无力,那就无法在集选区tikam-tikam — 在集选区实施的初衷上,李总理他将如何来自圆其说呢?

末了,吴韦才先请你别生气,因为你最后说的这句话:“确实确实,说得太对了,没料就别再冒险tikam” — 说得太不对了!真金不怕洪炉火,没料的才要tikam、才需要冒险。只是,这是对反对党来说的。像执政党的那些没料的人,在集选区的庇护之下,躲在集选区主将的卵翼之下 — 就连冒险都不必了。

这才是集选区这个制度的诡异之处!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tikam-tikam

  1. 言如曾语说道:

    我也觉得李总理说话太概括了,或一厢情愿了。有时候确实觉得总理部长讲了一些好好笑的话。不过,我想总理面对的是所有的人民嘛,或许对一些人是需要的,他们听得很顺耳。

    对于tikam-tikam 这种事,我认为无论是在单选区还是集选区应该都是一样的。

    其实,政党无法预测整个选区选民的意愿,在候选人势均力敌时,就如杨荣文和刘程强,选民会以什么为准则:政党在国会的比例?人民对政府反弹的诉求?人民对政党的先入为主?

    我知道白马极其痛恨集选区。但是一个人的办事能力还是得从实践中得到肯定,不单只是懂得辩论,演说。如果政党能够自我更新,淘汰滥竽,也做到不要调动重组集选区的制度,从而达到所谓的公平,白马是否会接受?

    我在想,就因为现在的执政党不软弱,所以才有所谓的庇护。如果执政党显现出了软弱无力,无论有多少集选区还是得不到既时利益,他们终究会被取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