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般皆下品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古人说:“一日不读书,言语乏味;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可见的这个什么读书会的读书人,天天与书为伍,就如入了芝兰之室,免不了身体的哪个部分沾染了点儿书香。因此就觉高人一等,讲话声音就高一点、走路顾盼生威,自我感觉良好也是有的。

当然,用志得意满,趾高气扬这样的词句来形容读书人的成就感是不恰当的。然而,戴着读书的这么一顶桂冠,如果不表现表现、表示表示,就好像锦衣夜行一样,糟蹋了那身绫罗绸缎;或者是空谷幽兰,落得自己芬芳罢了,那自然不是聪明的读书人的行径。

只是向谁表现,向谁表示,这却是一门大学问。不过,幸好,我们的老祖宗也早就指点了方向。你要问我吗?哈哈,早些时候,有人就说了,别把「意气当骨气」。什么意思呢?自然自然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了!

天下事,就这么虚虚实实。读书的品味高,不代表着读书人的人品高。谈起这个读书人的品味,最让人难过的,就是站也不得、坐也不得的秦桧。对着跪在岳王庙前的那对翁仲,我倒是觉得秦桧有点儿可怜,或者也有些许儿冤枉。在他的那个时代,秦桧可是读书人的佼佼者。

你知道吗?什么是「状元」?每当想起咱们新加坡人,每逢小学中学成绩公布的时候,媒体上那里一个状元,这里一个状元,只窘得我恨不得找个墙缝隙塞儿进去。幸好,这个状元充塞小红点的奇风异俗可能就成为过去了。

秦桧就是「状元」,他的那个时候的奥林匹克读书冠军!可想而知了,说秦桧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绝对不过分。然而,这样的一个举世无双的读书人,千年以来,人们总忘不了他帮助主子陷害一个民族英雄的仇恨。

当然,历史上的无品、无格、无耻、无义、无良,无法无天的读书人还是很多的。然而,读书人也别觉得晦气,毕竟文天祥、史可法等人,也为彼等扳回一局,让人民不会对读书人彻底失望。

我这样说,才来到了我的主题。“仗义每多屠狗辈”,读书人不见的就「清高」。因为「人」总是「人」,欲望和贪婪都是无底洞,痴缠着凡人的一生。所谓贼公计、状元才。反过来说,状元若是要干坏事,那么就不是一般鸡鸣狗盗的小事。也就是说,如果读书人为非作歹,那么就会为祸尤烈,甚至祸延子孙了。

怎么说呢?这几日在随笔网上,争议得扰扰攘攘的,就是一个读书人的帖子。在《政治规律与国家前途》这篇帖文中,我们看到了“一片糊涂事、满纸荒唐言”。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不要说韩国的专制政权倒台之后,国势鼎盛,韩流到处,势不可挡。就算是阿富汗、伊朗、菲律宾、巴基斯坦、苏联、伊拉克、突尼斯、利比亚、叙利亚、埃及等等,都是新生命来临之前的那个阵痛、难免春天来临之前那种最彻底的严寒。不是说了吗?“不是一番寒彻骨”怎“争得梅花扑鼻香”呢?

历史往往决定在一朝一夕,然而历史毕竟不是朝夕。阿富汗、伊朗、菲律宾、巴基斯坦等等国家,不是开始起步、就是还在中途。起点并不是终点,譬如马拉松的运动员,开始流了一点儿汗水,山路有点儿崎岖,口有点儿干渴,小腿有点儿酸软,这时候就怨天尤人,想起在家里抱老婆泡情人的温暖 — 那么,肯定就会和这位作者一样,固步自封,马拉松对他来说,永远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当然,他也就无从体会、体验在竟跑的过程中那种坚韧的意志、坚持的毅力,和对自己的期许,对前途的渴望。当然,少不了来到终点时那种冲刺带来的快感。

夏虫不可与语冰,对于一个只会缅怀在安逸享乐的既得利益者来说,进步和改革就是他的切肤之痛。这谁都了解。然而,若是以为新加坡人就是如此窝囊,已经在先进国家的体系中昂步前进时,竟然把阿富汗、伊朗、菲律宾、巴基斯坦这些国家不堪入目的过去当作我们的前车,新加坡人对生活的要求,对生命的探索,竟然是退后几个世纪…嗨嗨,我说读书人啊,别读书不成,竟然啃书啃成书蠹。

矛盾绝对不是笑话,而是一个人在患得患失之间灵智被蒙蔽。因此,你就会在看到“人类天性是同情弱势的”这句话之后,也看到了“不管你是强势的执政党或是弱势的反对党的支持者”– 哈哈,他也不想想,若是“人类天性是同情弱势的”了,那么,就会一窝蜂的去拥护「弱势政党」了,「强势的执政党」哪儿还会有支持者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家说:“治国之道,以民为本”。又曰:“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为政者当然是以人民的利益为最大任务,以国家利益为最大的使命 — 而最大的关键,恰恰就是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就是不能分割的共同体!

因此,“新加坡执政党的表现”是否“还是可圈可点的,是一个优秀的政党。”– 这点,「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就只有在被管治的人民才能够说了算。而人民作为无权无势的弱势者,不仅是没有保护强势者的能力。认真说来,其实更也没有保护强者的义务。也就是说,在一个民主的国家,执政者要继续留在台上,或者要被人民轰下台,就只能是靠自己,「好自为之」罢了。

因此,当我看到“直到国家政体得到改革后才停止保护他们”这样荒谬的句子时,就有喷饭的感觉,只感到滑稽之余,感慨读书人读到如此不学无术,也是对读书的糟蹋。

因此,接下来我对读书人的《【一封给新加坡人的信】-1》开始觉得索然无味。一来在同胞之间如此喊话,不仅生疏,也太小看了天下人。说得难听点,这读书人是哪根葱?竟然自以为是,以为新加坡人都醉了,都糊涂了,只有他才是独醒的;二来文章就只是为了向不是支持执政党的新加坡人抹粪。因为在新加坡,不只是新加坡人自己痛恨邪恶,就是执政者,你看多它几时放过了诋毁、诽谤执政党的新加坡人?

哎,总之,花费这么多时间写这个帖子是我的不识时务。我只想说,秦桧并不邪恶,在赵构的心目中,秦桧绝对是一个可以付托重任的贤臣。风波亭的赐死、莫须有的罪名,秦桧在勤奋努力的维护他主子的政权的时候,当然不晓得,他害死的,是一位人民敬重的民族英雄。

「邪恶」,是国家、是人民的「公敌」!– 这个读书人,是想置谁于死地呢?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