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兮繁兮大伤脑筋

这几天,看随笔网上《乐维:孩子学简化字好还是繁体字好?》心里的感觉却不怎么好!2千多年前,秦始皇焚书坑儒,肇下了多少罪孽,好不容易才书同文、车同轨,统一了中国,统一了文字,统一了度量衡,让一切横蛮的屠戮,无理的牺牲在2千多年后的今日,都找到了无可奈何的可以原谅的理由。不是吗?想想整个欧洲大陆的局面,英国的磅尺、法国的米克。同样的ABC,英语、法语、德语、荷兰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就是你认不得我,我认不得你。

历史上,对于功过的诉求,其实都是一笔永远不能解决的烂账。你说这是秦始皇的功,看看西安一坑坑巍峨雄伟的兵马俑,就知道这个人天下无二。秦皇如果有知,大概应是仰望星空,不屑一顾,对你的赞美显示轻蔑。如果你骂这是秦始皇的过,那么这个掌管天下生命、却延长不了自己的命的雄主,肯定也不会像咱们的李光耀一样,诅咒着会掀开棺材盖跳出来。不是吗?秦朝二传就亡国,想来老天爷早就注定了,大破大立,才有了大汉的盛世。

哈哈,还是言归正传,说回简体字、繁体字吧!那天,在网上逍遥,无意中浏览到几段评论简体字的文字,也不知是台湾人写的,还是香港人作的,倒是很有意思。

QUOTE:

親 — 亲不见
愛 — 爱无心
產 — 产不生
厰 — 厂空空
麵 — 面无麦
運 — 运无车
導 — 导无道
兒 — 儿无首
飛 — 飞单翼
云 — 有雲无雨
开关 — 開関无门
鄉 — 乡里无郎
圣 — 聖不能听也不能说
买 — 買成钩刀下有人头
轮 — 輪成人下有匕首,
进 — 進不是越来越佳而往井里走
可魔仍是魔,鬼还是鬼,偷还是偷;骗还是骗,贪还是贪,黑还是黑,赌还是赌。

其实,谁都知道,汉字起先先是象形文字,然后再逐渐的成形。成形之后的汉字,就逐渐的脱离了图形的框框,就好像抽象画一般,只可以以意会了。

我不是学者,更不是专家。但是,却觉得汉字的形和义的关系,才是中文和中华文化得神髓。因此,对于“爱无心、亲不见”的现象,老实说是心有戚戚焉。然而,就像文字从绘画图形进化到笔划书写一样,汉字的简化其实是理所当然,是文字历史进化的必然。

不是吗?如果11个笔划就能写出爱字,那么何必追究那个心呢?如果9个笔顺就能够感到亲近,那么何必斤斤计较那个见呢?我觉得,对繁体字的执著,是不必要的心理。这好像佛家说的「入相」 — 自寻烦恼啊!

然而,这里,我不得不抗议汉字简化的草率。简化汉字,达到推广人民的识字率,减少文盲,这是有益于国家、有益于民族的大事。然而,在不是简化而是借用、共用,通用的时候,譬如「面」无麦 — 面本来就是有字的,“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 你看,读了这个面字,再来看面条、面包,面子,面字也就索然无味了。

汉字简化让人最难过的,莫不是「唾面自乾」这句成语。试想,简化后的「唾面自干」这个「干」字,也是「干什么」的「干」的意思。那么,是不是说吐一口痰在面包啊面粉啊面条啊什么的是自己干的好事这样说呢?

当面可以是「面」也可以是「麵」的時候;当干可以是「乾」也可以是「幹」的时候,这样的不属于简化而是乱用少字划的汉字来代替的时候,才是汉字文字进化、汉字简化的最大敌人。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