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可以这么玩!

先说点题外话。我从来不讳言李光耀是个能人。因此,只要执政党的政策总体来说是对新加坡这个国家、新加坡这些人民是好的,我都可以在「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个图腾之下闭起一只眼睛。因此,李光耀曾经是我的太阳。然而,当有证据显示他在刻意培植大儿子作为接班人,打造了集选区这种举世无双的竞选制度之后,我就恢复了清醒。

我说,如果没有李光耀,没有集选区,或许李 显 龙就在剑桥大学当他的数学教授,绝不可能当上新加坡总理,不晓得有多少人会反对这句话。不过,这不要紧,因为不能改变事实。也就这样,一个阿斗型的总理终于成为新加坡人的梦魇。

我这样说,是证据十足的。不是吗?你想,新加坡公民的全体就业人口,据说是180万人。众所周知,FT和PR不算,新加坡引进100万的廉价外劳。你知道吗?这100万廉价外劳对新加坡人的影响,就是40万每月收入不足糊口,薪水低于预期的必须依靠国家的「就业补助金」辅助生活成本的劳动阶层。

天下有多少乞丐,丐帮要有多少帮众,不是丐帮帮主力所能及,而是掌控在皇帝的手里(大意)” — 周星驰的戏话,竟含着治国的最大哲理,有几个看戏的人竟因此深思呢?

同样的道理,新加坡要有多少个每月收入 抓襟見肘,必须申请国家救济的全职工人有多少,就由李 显 龙政府来决定。那么,当我们震惊于100万廉价外劳带来40万领取「就业补助金」的尴尬窘境时,你是否能够想象,2030年690万人口,2百多万的廉价外劳,会把新加坡底层弱势群体的数目扩充到怎样的一个处境呢?

我不能够想象!我只知道,够了就是够了!所以当看到《李总理:政府不容忍单方行动 破坏劳资和谐关系》这篇新闻时,我只感到一阵悲凉。新闻中有段话:

QUOTE:
李总理今早在劳动节群众大会上发表演讲时说,新加坡独特的资政伙伴关系在新加坡扎下很稳固基础,为新加坡创造了良好的商业和投资环境,是很重要的竞争优势,但是偶尔还是会碰到问题和纠纷。

我对这段话毫无异议,问题是把资政「劳」字删掉就行了!

劳动节,本来就是广大的劳动阶层的日子,是国家和人民向一年来克尽职守、建设国家的工人们表示谢意的日子。然而,这天,却成为OMY明星博客科技达人《五一劳动节-工人没机会说话的节日》。

李总理在劳动节说什么呢?

QUOTE:
金钱补贴非良策,不能拆东墙补西墙;不能让外国投资者误以为我们排外。

李总理说:“政府绝不能容忍任何一方采取非法行动,或刻意破坏劳资和谐关系。” — 这哪儿是破坏「资政」关系呢?这赤裸裸的,摆明了不能够容忍「」来破坏「资、政」的关系。

谁都知道,「资政」这个捞杂子,「」就是天王老子,话是它说了算。「」就是钱 — 有句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时候,它简直就是天王老子的老子 — 在幕后指导天王老子说话。

只有这个「」,和「」紧紧结合。大家都晓得,“工字不出头”。若是出了头呢?老兄,李总理的意思很清楚了,“政府容忍”的结果,当然就是“为安”咯。

哎哎,题外话可以这么长,也非我始料所及。我本来想谈的,其实无非是5月1日看到了《市镇会管理软件出售AIM检讨工作再展延》这则新闻,免不了对于整天把提高生产力和效率当作口头禅的政府冷嘲热讽一番。想不到的是,在5月3日,就在淡马锡论坛看到了《PM Lee: I accept the findings of MND review – AIM deal is ok》这章帖子。

这表示了什么呢?这表示了不是国家发展部在答复《今日报》的询问时说谎,就是记者报道假新闻。要不然,5月1日和5月3日隔日之差,李 显 龙总理怎能够突然如此高效,竟连接受报告后发布新闻的「榜纸」也准备好了。

AIM门事件,弄得执政党大失面子,新媒体一片挞伐之声。政府情不得已,李总理只好亲自下令审查。想不到的是,这仅是把AIM门永久关起来的把戏。《检讨小组:AIM交接 无涉利益冲突》、《检讨报告显示:人民行动党管理的市镇理事会 将管理系统出售给AIM公司的交易并不违法

我相信,AIM应该是没有从市镇理事会弄钱的意思在里头,交接没有金钱利益是可以成立的。而我也相信,AIM的交易不违法。然而,检讨小组的发现:

QUOTE:
在检讨过程中,小组发现,市镇会的成立是有政治目标的,这将使市镇会的行政工作,存在被政治化的风险,而结果并不一定对居民有利。

却是赤裸裸的,把一只不道德的大马脚,不经意的显示在新加坡人的眼前。

为什么有AIM门,就是因为市镇会在执政党运筹帷幄之下,早已经成为政治化的工具。结果在市镇易主,交给反对党主持后才发生。而对居民的不利也是显而易见了。然而,检讨小组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轻描淡写的说出“存在被政治化的风险” — 当然,在「存在」与「存在」之间,政府或者找到了遮羞的面具。然而,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接下来执政党是决心解决这些早已经存在的政治风险,还是歹戏拖棚,就得看许文远怎么说了。

AIM门的检讨报告,给我最大的感慨,就是李 显 龙的「死心」。你知道吗?「人」和「禽兽」最明显的分别,就是「人」要穿衣服,而「禽兽」从来就没有穿衣的烦恼。不要说「禽兽」从来就不
会以赤身裸体为耻,就连「人」,也从来不会以为不穿衣的「禽兽」是羞耻的。

因此,当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不在以「道德」为「道德」的时候,那么「道德」就什么也不是,只是一句废话。AIM门,就是执政党和政府为了政治利益,不避瓜田李下的道德瑕疵。写到这里,我其实对于许文远这个“道德和诚实的人”在国会针对AIM门报告有所期待 — 别误会,是想看道德如何被弯曲、被摧残。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原来可以这么玩!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原来可以这么玩!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