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翻云覆雨?

人家说:“官字两个口”,以前不懂事,只看到宝盖下的两个方形,也就鹦鹉学舌,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如今,才真正的体会到两个口的涵义。原来双口就是前面说方圆、后面说高低,如意随心。说一套做一套,而且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不然的话,许文远绝对不会这么弱智,在《政府将至少从三个方面 全面检讨本地市镇理事会的运作》这么说:“小贩中心拥有两个清洁团队:一个由小贩协会委任,负责清理小贩中心的桌子;另一个则由市镇会委任,负责清理地板和厕所。许文远认为,这种划分方式没有效率,不过,如果市镇会要负责两项清理工作,就必须收取更高的杂费。这些例子说明政治压力可以导致市镇会做出比较不理想的决定,并影响居民。 ”

你知道了,小贩协会委任的清理桌子的费用,费用得由小贩支付。市镇会负责清理地板和厕所的费用,也是由小贩支付。那么,如果到时全由市镇会负责,两个费用一起收,工作不重复,因此而提高效率,到时市镇会如果可以克己一点,说不准小贩们还可以得利,减轻一点儿清洁费用也说不定。

就这么简单的事,许文远不可能不清楚。但是,他却说出“如果市镇会要负责两项清理工作,就必须收取更高的杂费。这些例子说明政治压力可以导致市镇会做出比较不理想的决定,并影响居民”这样的话。许文远的意思是很清楚的,那就是居民的杂费会涨价。但是,小贩的清洁费和居民有什么关系呢?许文远是个大官,不只是“官字两个口”,更是大口,大嘴巴,就没有什么“前言不对后嘴”的顾虑了。

其实,“官字两个口”是老生常谈。还有那也不知是官不是官的,就不只有两个口了。譬如说,咱们独特国情的独特国家资本却授权由私营企业赚钱的公众交通服务,业者明明年年都赚大钱。然而,在诸多的服务不能达标的情况之下,还能够要赚的钱照赚,服务不达标的就由国家和政府把责任抗起来,这种情况不免就离奇又神奇。

所以嘛,巴士车30分钟才来一辆,不要紧,小儿科,政府有的是民脂民膏,立即出钱买它个几百辆。列车要换新的,没问题,听说新的车厢有5个门。人们更是精神抖擞,有新车坐,皆大欢喜。反正嘛,都是阿公的钱,因为阿公的钱,政府可以大手笔。11亿新加坡元,就像一碟小菜,国会里的败类,噢,不,精英…脸不红、气不喘,老神在在,大笔一挥,就送了给你 — 嘿,别臭美,不是你,是新捷运、是SMRT。

所以,当今天一看到新闻报道,《新捷运今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比去年同期减少将近百分之42》,不由得大吃一惊。在这么众多大好利好的情势,新捷运今年第一季营业额达到2亿零480万元,年比增加百分之7之下。新闻竟然说:

QUOTE:
“尽管新捷运巴士业务的营业额增加百分之6.8,达到1亿5千470万元,但是,营运亏损额仍持续扩大,达到540万元。”
QUOTE:
“在地铁业务方面,新捷运经营的地铁线乘客量增加使地铁收入增加百分之4.4。不过,集团为接下来开通的市区地铁线招聘员工,使得工资成本增加,加上其他营运开支提高,导致地铁业务第一季的营运盈利减少百分之80,只达到40万元。”

这里,看得出有一笔吉灵帐,那就是“集团为接下来开通的市区地铁线招聘员工,使得工资成本增加”。当然,招聘员工必然导致工资成本增加,这小孩子都懂。然而,“接下来开通的市区地铁”,就说明了到时地铁正式穿行的时候,收入就可以弥补回来。

那么,这则新闻的预期目的是什么呢?新加坡人余惧犹存,所谓司马昭之心,当局不外是为了车资的涨价铺路。其实,无独有偶,早在5月1日,联合早报就已经报道了SMRT去年第四季严重亏损的新闻。新闻标题这么说:《SMRT第四季 罕见蒙亏1200万元》。

你知道吗?这新闻的吊诡,就在于「罕见」这两个字。为什么呢?因为很「罕见」一家国家资助的私营企业,竟然把在国外投资失利的后果和本土的财务挂钩起来。新闻说:

QUOTE:
“经营地铁、巴士和德士服务的SMRT企业截至3月底的第四季业绩, 蒙受高达1200万元亏损…”

而蒙受亏损的原因,新闻这么说:

QUOTE:
“地铁业务维修成本上升造成集团第四季维修成本显著上涨, 而工资成本上涨则主要是在地铁和巴士业务方面, 包括人手的增加和巴士司机工资更高。”

好吧,这很fair! 大家都知道,自从中国籍巴士司机罢工之后,SMRT巴士司机的薪水确实是加了。而地铁的诸多事故,也不知是豆腐工程或是豆腐零件,维修成本肯定是上升了。然而,你要是继续看到新闻的这一句,大概不是怒发冲冠,就得暴血管。

新闻说:“集团也在该季计入联号公司深圳市中南运输集团的一笔1730万元商誉减值。”他X的,真的不骂还不行。这不是明明的欺人太甚吗?SMRT把在深圳投资不利的亏损转嫁到新加坡人身上,如果不是这外来的赤字作怪,SMRT其实应该有530万的盈利。

新闻说:“集团指出, 目前其巴士业务的商业模式无法持续, 车资上调速度无法应付成本的上涨。巴士业务的亏损在上财年已扩大165%至3080万元。” — 谁都知道,SMRT在巴士这块领域没有赚头,然而在地铁的营运,在地铁站的租赁收支和广告收入,每年的盈利却总是以亿计。然而,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却在业绩发布会上诉苦:“目前的商业模式无法持续, 如果情况仍无改善, 集团需要减注其巴士资产。”

新闻中这么说:

QUOTE:
“我们将继续与政府讨论地铁和巴士的更可持续业务模式。这些模式将影响短期盈利率, 并改善有关业务的长期可持续性。”他指出, 政府也了解探讨新模式的急迫性, 并继续与业者进行讨论。”

— 郭木财作为SMRT的CEO,作为业者,前段话没什么好挑剔。然而,

QUOTE:
“ 政府也了解探讨新模式的急迫性, 并继续与「业者」进行讨论”

这种话也由他说出来,既代表了「业者」,也代表了「政府」,葫芦底子里卖的是什么药呢?

谜底就在这里:“据本报了解, 有关讨论包括探讨由政府承担一些共同设施的成本。”看起来,政府倒是成为私人企业的摇钱树,不知是郭木财的胃口大还是SMRT是个填不满的无底坑,11亿民脂民膏还不够,新加坡人将伊于胡底啊?

新加坡人,醒醒吧!这是新加坡的公众交通回归国营的时候了。不然的话,这么的一味由国家出「资本」,私人企业出「」就可以私相授受,大做无本生意,闷声大发财 — 人民这永久的凯子可不好受啊!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