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远:“我们有这么笨吗?…”

当许文远指林瑞莲以恶意的眼光看待AIM交易,根本是杯弓蛇影而令他感到失望时,反问道:“我们有这么笨吗?…”

我们有这么笨吗?…”很不幸的,我可以告诉许文远先生,就是:“有啦”!当张俰宾指控工人党支持者夫妇就成立了FMSS公司,并且也是市镇会职员,一人有支取两份薪水的嫌疑时,张俰宾有没有想到,这,犯法吗?如果犯法,你张俰宾可以立即报警,法律将会给予适当的制裁。而如果不犯法,你这么抹黑,就简直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 不是吗?难道你张俰宾没有想到,他的团友杨木光,一人就身兼65个职位,薪水有几分就是不清不楚。

我们有这么笨吗?…” — “的!许先生,你的老大,总理就是啦”。今天,在新闻上看到总理为了回应BBC的《新加坡的小贩美食能否保存?》,竟然在他的脸书上《李总理鼓励国人 当熟食小贩》。老天,我们得承认李总理在求学时是个数学天才。然而,却是治国上的阿斗。不要说文不对题,人家评议的是《新加坡的小贩美食能否保存?》,李总理如果抓得到球,那么就应晓得,如何保留、挽留传统的美食能够继续生存下来。譬如说,看看《牛车水美食街翻新 14餐馆今剩一半》这则新闻,再比较BBC记者的感慨,或许就能够领悟到原来保留新加坡的小贩美食,竟然是如此简单 — 就是别一再的以翻新作为捞钱的藉口来加重小贩的负担!不是吗?新加坡公式,翻新然后就是大幅度的加租金、然后小贩、餐馆支撑不住、然后关门大吉、然后美食消失了啦。

李总理鼓励国人 当熟食小贩》,你说他吗?我记得几年前他称赞一个92岁的老阿嫲在小贩中心「幸福」的炒粿条的往事。唉,往事如云烟,就别说了。淡马锡论坛却有很激烈的反应,《PM Lee now encourages S’poreans to become hawkers》,有兴趣的网友不妨看一看。

然而,对于“我们有这么笨吗?…”我却可以用结论的口气这么回答许文远说:“你当然不笨”。然而,我也可以斩钉截铁的说:“不笨不表示就是一个好人”。在AIM门上,人们都忽略了,许文远在国会的发言,是以国家发展部长的身份被总理委托来向工人党解释AIM的来龙去脉,对人民释疑,说明检讨小组的调查结果。并且,针对市镇会未来政策的走向在国会协商,以期能够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未来选区如果易帜,政党轮替的时候,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不体面的事。

然而,我们看到了什么呢?我们看到了许文远不仅带着情绪化的语言在国会演出了一出「爱国」的闹剧,也看到了他忘记了总理委托的目的,忘记了自己的部长身份。反而以PAP的主席身份,以质询、以情绪化的口气,在庄严的国会非议工人党在阿裕尼集选区的管理和操作,也是用人唯亲 — 这里,且不说一个工人党的支持者和一个PAP政党自己的党员之间,有着实质性的差别。作为一个政党主席,以这种大烂批小烂的、100步取笑50步的、荒谬无稽的态度来攻击异议者,就只有叫人摇头叹息。

AIM门从头到尾,工人党从来就没有质疑过它的合法性。如果说工人党一开始接替阿裕尼集选区的市镇会的时候,发现了执政党的团队有任何不法的行为。那么,我相信,林瑞莲必然会毫不犹豫地,就像她忿怒的建议许文远、张俰宾以及国家发展部,如果认为工人党管理市镇会失误,尽管向贪污调查局或其他相关机构举报一样的去举报AIM。

然而,林瑞莲并没有这么做。道理很简单,一来林瑞莲不可能知道市镇会和AIM交易的内幕;二来就像许文远说的,执政党不会这么笨知法犯法。因此,林瑞莲选择忍耐,直到政府在评估市镇会的业绩时,讪笑阿裕尼集选区是表现最差的市镇会时,就像晴天霹雳一样,工人党让执政党措手不及,爆发出AIM门的黑幕,就是企图留难政党轮替时反制在野党的一记杀手锏。

也就是说,AIM不是犯法不犯法的问题,而是犯上了民主政治道德报复失败的瑕疵。这个瑕疵是什么呢?林瑞莲说得很清楚了,那就是:“AIM门的有关交易不仅是损害公众利益,并存在中断居民服务风险。”

执政党,包括执政党主席许文远,都刻意的回避“存在中断居民服务风险”这个问题。就连主流媒体,报道的也仅是林瑞莲的说话,从来就不曾在AIM门怎样会有“存在中断居民服务风险”这个关键问题着墨。

或许,许多人都忽略了「中断居民服务」的严重后果。我这里有一个比喻。譬如说后港就像一辆巴士,而阿裕尼集选区就像一列地铁列车。工人党从驾驶一辆巴士到操纵一列地铁,其中的责任性不可同日而语。我们知道,地铁中断服务,就是整个地铁线路被「瘫痪」了。而AIM的操作,就是带有威胁性的,能够「瘫痪」一个市镇会的风险。
怎么说呢?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这桩糗事的前因后果吧。

QUOTE:
1,2011年6月10日,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向AIM提出将开发新系统,并要求延长原有系统使用期限。
2,2011年6月22日,在律师建议下发出正式通知。由AIM一名董事签发复函。信函通知它将在8月1日终止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软件服务

试想,如果说AIM在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新软件还没有成功开发之前就根据合约,给与1个月的期限就终止了软件服务(AIM作为一家私人公司,它有权力这么做),那么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服务岂不是立即瘫痪 — 这不就是林瑞莲所说的:“并存在中断居民服务风险”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许文远:“我们有这么笨吗?…”

  1. Jiawei Lee说道:

    這是非主流媒體還沒有壯大時的‘設計’,這些存懷不可告人的政治用心的政客,萬萬沒有料到這種不透明、不光彩的勾當會成為一記回馬槍、將死自己的馬後砲,這正說明了‘只要時候到,善惡終有報’。   這些傢伙當然不笨,但是一昧的睜著眼睛說瞎話只會變得更蠢。還大剌剌證實市鎮會的成立是存含政治動機的,一改以往為民服務的口風,真是欲蓋彌彰欲蓋彌彰,越蓋越髒

    家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