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人政治

联合早报发表了这篇刘程强在2013年4月24日深夜完成接待选民之后和中国学者周虎城、范磊进行的对话:《中国学者对话新加坡反对党”一哥”》文章里头,我看到了刘程强说的:“目前新加坡的选民对工人党的期望较大,但我个人没有当总理的野心。我们目前就是要坚持务实,踏踏实实地为选民为民众服务,通过政治诉求帮助他们解决他们所遇到的诸多难题。”– 不由自主「嗤」的一声就笑出来。

想象中,似乎听到一只公鹿在狮王脚跟前俯首表白自己从来就没有觊觎狮王宝座的野心。你知道啦,不是每个人都有项羽那种“彼可取而代之”的霸气。据我说呢,刘程强带领工人党的危局,倒是愈来愈像梁山泊的翻版。不同的是,PAP从来就没有招安,而刘程强却急着表现自己是宋江。

刘程强也没有想想,在国会只那么9个议员,和执政党80多个议员比拼起来,已经是势孤力寡,那还容得他在这里俯首称臣。这样一来,“为民众服务,通过政治诉求帮助他们解决他们所遇到的诸多难题”就不免是场面的废话。不是吗?看看前几天国会对AIM门的争议,回头再看看《人口白皮书》在国会顺利过关 — 从后港到阿裕尼,除了被打压,工人党到底通过政治解决了多少选民的难题呢?

唉唉,不是姓刘的就是刘邦。刘程强既然表白了“政府的治理成绩有目共睹,可以说基本上实现了“善治”、民众…不会寻求推翻政府”– 那么,其实刘程强已经有有了足够解散工人党的理由。宋江投诚之后,梁山泊英雄好汉烟消云散,再也没有人去打劫什么生辰纲,天下就此太平。

刘程强的尴尬,就是面对阿斗也自叹不如。俗语有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这点用在刘备和阿斗身上,就是100%不准。用在李总理身上,也是冯京马凉。

李总理在前阵子到美国访问,气场输给奥巴马,说了一点儿废话,让奥巴马抓不到球。日前他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又马不知脸长,竟然称“中国仍存在很多问题。国有企业改革以及解决房地产市场过热等问题的改革已是当务之急。”

中国有没有许多问题?中国急不急?中国作为一个13亿人口的超大国,而新加坡公民却仅有3百多万 — 这,譬如一只麻雀和一只大鹏鸟。李总理曾经对吴仪说过:“高处不胜寒”,让他的老爸李光耀逢人就赞,高兴的不得了。那么,李总理当然也听过这句话,那就是:“燕雀安知鸿鸪志”。不错,武吉知马山不是泰山,新加坡河不是长江。作为新加坡总理,你自己新加坡一个方圆不过7百公里的小村庄都管得吃力不讨好,要靠廉价外劳作为GDP的支柱,这算什么本事呢?

就算没什么读书的人也知道,从前的人,不是放牧,就是务农。这些低增值的劳动,靠的就是牛力马力人力。所以以前的人要致富的第一条件,就是「百子千孙」,愈多的人力像牛马一般的操劳所形成的经济价值。

1百万廉价外劳带来的GDP价值若干,那么2百万廉价外劳带来的GDP价值就翻一番 — 这样的总理谁不会做呢?今天,在淡马锡论坛又看到了一篇帖子,《Has poverty become a taboo subject in Singapore?》– 贫困在新加坡已经成为一个禁忌的话题了吗?我的英文不好,读起来有点儿艰难。然而,更多的是沉重,心情不止是跌到谷底,甚至是迷惘又彷徨。

文中说:“In Singapore, we do not know the extent to which the poor may be reluctant to turn to social assistance. However, we do know of an 80-year-old granny who worked herself to death.”再对照那一张佝偻着身子整理纸皮的阿嫲,我心里是一阵阵的刺痛。

建国之后,我们曾经走过了许多上坡的路,那时候人心焕发,有阵子执政党的支持率甚至超越了80%。曾几何时,李总理和他的团队,以及一群在执政党照顾呵护之下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的收入继续的节节上升;而新加坡底层的劳动阶层,他们的收入却是随着愈来愈多的廉价外劳节节败退。

贫困在新加坡是否已经成为一个禁忌的话题呢?我很希望李总理能够看到TR《Has poverty become a taboo subject in Singapore?》的这篇文章。今天早报的《中国聚焦》,作者翟翔的《发展与稳定的支点在政府公信力》,或许就是他山之石。这十几年来,人民对新加坡政府的支持率一直得在下降,到2011年60%的历史新低,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是也在显示出政府的公信力也在人民的心目中节节败退吗?

御用文人吴俊刚虽然一贯的本末倒置、混淆黑白。然而,只要看穿了他的本质,就能够轻易的还原真相。《恶质政治的肇端?》,尾巴后的那一个「?」,就隐藏着他还余下一点儿的良知。不错,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恶质政治的肇端的始作俑者,除了执政党,谁还有那个力量。

民为国本,如果人心已经动摇了,执政者还是无能到一味的怪责人民不买账。却没有反省是什么原因造成人心的离散、什么原因促使人们改变 — 从80到60,从亲近到疏远 — 那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灾难要来临,谁也没办法。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庸人政治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庸人政治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