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责与卸责 — 国营和私营的迷离境界

断裂的铁轨

这两三个星期来,徘徊在我的脑际,驱之不去;萦绕在我的思维,百思不得其解;干扰我的情绪,成日里头恹恹倦倦,落寞寡欢的,就是像咱这么一个小民,还懂得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道理。工作不敢不用心,任务不敢不完成。工厂的生产就算上了轨道,也得一日数巡。一来激励士气,二来不敢稍微疏忽。成日战战兢兢的,就是担忧生产作业有什么瑕疵,也能够在第一时间即刻掌握,把种种可能影响生产率的意外消弭于无形。

但是,看到了咱们的大人物的言行,经历了几次高官部长的糗事,却使我这对自己的人生观有了怀疑 — 在问责与卸责之间,是自己过于愚昧呢?还是有人把无作为、没担当当成必然?你想,许文远接替马宝山来了,是为了什么呢?还不是为了马先生的组屋政策,把执政党的选票驱走了一大群。就是许文远本人呢?当我心里想到,他许先生自己「开心」,一个年收入2百多万新币的人,倒晓得为自己七省八省,25千的「开心费」结果「8块」钱就埋单。那么,当你看到小市民有人生一场重病就会倾家破产;有人动一个手术就得背着一生债务,你心里烦不烦呢?

再回头想一想,那位把新加坡闹得天翻地覆,也不知「跛马」的近况如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黄根成没有入阁,应该与「逃马」事件无关。还有那维文、张思乐,「青奥会」开销超出预算近两倍,幸好咱们国库丰厚,花销花销一番,依然可以报销。不是吗?如果这是别国,钱拿不出来的时候,国家的面字岂不是也跟着报销、丢尽?

嗨嗨,原谅我,早就说了这两三星期来脑筋就是不灵。唉,要怪,就得怪那个始作俑者,就是5月15日报道的:《新加坡轨枕更换工程将提早三年完成》这则新闻。你听我说,从前有个将军,连打几次仗,有输没赢。文书报到皇帝老儿那里,端端正正的写着:“屡战屡败”。皇帝一看,这还得了,每战必败,这样的狗头将军有什么用?圣旨一下,将军也就掉了狗头,脑袋瓜子搬家了。

俗语说:“蛇无头不行”,军队当然不能没有主帅啦。这新的将军一上任,却还是抵不住敌人的强大攻势,依旧是有输没赢。你知道的,无论胜败,这军情肯定是得上报的。这一次,文书来到皇帝老儿面前一摊开,还是相同的四个字,端端正正地写着:“屡败屡战”。皇帝老儿一看,大喜!这样刻苦死忠的将军可不得了啊,国之栋梁。照咱们新加坡人的话说,就是“打死不走”,精神可嘉。立即下旨大大的打赏一番。

哈,这“屡败屡战”的巧妙,咱们新加坡人算是学到窍要啦。看新闻,也得想新闻。试想,「提早更换」,其是就等于「提早报销」– 你知道吗?地铁可是大工程,大资本。一条轨道建好了,起码就得有一个包用期。譬如说,新闻里就这么报道:

除了在未来三年分批到位的35列新列车,公司也将为首批66列使用26年的列车,再延长二三十年寿命,预计2019年完工。第二批使用19年的19列列车也将于2016年完成翻新工程。总费用预计约2亿4900万元。

本来即将送进大众钢铁厂的熔化炉的列车,经过翻新,再延长使用它个2、30年,这是增值。一来成本减轻了,车资也就好商量。有利集团,也有利民生。然而,为什么还没到期的「轨枕」却要「提早更换」呢?

伴着一大堆这样的新闻,不由得让人心惊胆跳。在《SMRT:提早2年更换 40公里长铁轨》里,“南北与东西地铁线过去短短五周内,发生了四起铁轨断裂而导致列车延误的事故。”伴随着的那几张铁轨断裂的相片,叫人更是怵目惊心。

《陆交局和SMRT保证 铁轨断裂不危及乘客安全》“初步调查发现,所有四起铁轨断裂事故都发生在轨道转弯地段。有鉴于此,SMRT将先检查所有转弯处的轨道及部件,也会利用超声波测试另外近250个轨道衔接处,确保它们没有裂痕。”

在还没有更换新的铁轨之前,怎样来解读在轨道裂痕频频发生之后,竟然能够确保「它」没有裂痕,而不是「及早」发现裂痕 — 老实说,我看不出它的逻辑。但是,这还是次要的问题。新加坡人可能不知道,你施施然走出了地铁站,就好像刚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来。

以前经过克兰芝路,经过油池村,经过武吉班让,时常得在道路与铁轨交界处停下来。那几分钟的等待,当然没什么。然而,有时偶尔也碰到来的不是火车,而是一辆维修铁道的小机车,心里就不免骂娘。后来了解了,才知道自己的错误。你知道吗?如果是一列火车高速经过像上面相片的断裂铁轨,后果大致上就是车毁人亡,列车出轨,天大的灾难。

所以我就想不出为甚么SMRT和陆交局还会这么轻描淡写,《陆交局和SMRT保证 铁轨断裂不危及乘客安全》这则新闻,几乎有草菅人命的嫌疑。当然,谁都想得到,列车只不过是电缆电线电路、挂钩出了问题,瘫痪了几次,就引起了全民声讨。那么,可想而知,如果地铁列车因为轨道断裂的风险而停止运作,那肯定就是一场政治灾难。

因此,为了安全,旧铁轨「提早报销」,更换新铁轨已经不是「提早」,而是迫在眉睫,必须立马、应该「立即施行」的问题。而随着列车翻新、更换轨枕、更换总长40公里有问题的铁轨等等大规模工程的落实,报道说“将由SMRT和陆交局分担的总经费将比原先估计的9亿元高。”

看起来国库又得再出血了。新加坡人的尴尬,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 国家出资建设的轨道、国家出资建造的地铁站、国家出资购买的列车,在交给私人企业经营之后,还得负责保养、维修地铁等等措施的工程。然而,不仅如此,就连私营企业的CEO,也还是国家派出、批准的将军人才。而且,更离谱的,当然还得数委托了那个什么车资理事会什么的来保证SMRT和新捷运每年都可以赚大钱。

新加坡的大众交通,是国营呢还是私营,一目了然。不是吗?《吕德耀:车资检讨报告延至5月底前公布 让更多特殊群体可享车资优惠》就是答案!试想,就连优惠车资这样的事,都要由交通部长决定,都是由政府说了算 — 从头到脚、从左到右,上上下下,都是属于国家筹划经营的交通,怎么不是国营而变成私营,成为私人企业的摇钱树…

伤脑筋哦!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问责与卸责 — 国营和私营的迷离境界

  1. Nicodemus说道:

    白马在南洋被禁言了吗?没看到你呀。

    • 白马非马说道:

      惭愧、惭愧!
      人家是“屡败屡战”,我则是“屡禁屡言”。
      其实,被禁言没什么!
      怕被禁言而委屈转言
      或自我设限当成禁地 — 这才可惜。
      不是吗?我总觉得像华英啊冷风细雨啊怀鹰煮鹤焚琴啊林竹青啊那些人,都能够把笔尖削得更尖锐一点,因为愈多的禁言就愈能够衬托出李叶明等一帮人的真实嘴脸。

      多谢关心。 🙂

  2. Nico说道:

    在那里登录之后却不可以写帖,一直跳回登陆面,是不是被禁言了?我现在就是如此。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