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鸟」话?

刚才读报,看到《郭仲杰副教授:须在加护环境中存活 脑死病患不可能“重生”》这则新闻时,不禁有了点「鸟气」– “(脑死)病人看上去并没死亡、身体有温度、在仪器维持下也有呼吸” —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一路来,我向来是不反对个人在「」后捐赠器官的。反正一付臭皮囊,也不知是将到万里还是光明山就烧了成灰,倒不如「废物利用」成全他人的好。不是吗?都说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了。

但是,自从世界各地都有被所谓的「权威医生」宣布「脑死」的病人死后复苏的报道之后,我就对这个脑死的定义涌起了层层疑虑。

今天,看了这个本地脑死权威郭仲杰副教授的鸟话之后,我才大梦初醒,桄然大悟。权威郭仲杰说表示:

公众普遍对脑死存有误解,认为病人脑死后有奇迹般复原的可能,但新加坡至今没发生过这样的例子,而脑死病人只能在加护环境中存活。

这「存活」两个字,不是白纸红字的写着:“人还没有”?

 

原来「」了不代表就是「」了!这「」和「」之间,差别的就是“了一了百了”,而之后却有“死而复生”的奇迹 — 虽然希望有点渺茫。

 

郭仲杰的「鸟话」,就是“公众普遍对脑死存有误解,认为病人脑死后有奇迹般复原的可能,但新加坡至今没发生过这样的例子” — 试想,根据新加坡的器官捐赠法令,当病人被「权威」宣布「脑死之后,那些老而无用的躯体,大约就是等着「」之后续之「」,一点儿疑义也没有。然而,若是那些少壮的「脑死」病人,莫不是赶在黄金时刻之前,把“看上去并没死亡、身体有温度、在仪器维持下也有呼吸”的病人紧急的推到了屠宰室,那时要心割心、要肾拿肾,要眼膜就剥眼膜 — 他NN的,这一来还有机会出现奇迹吗?

 

白痴! 😦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这是什么「鸟」话?

  1. lee Ching Yan说道:

    白眼为文写牢骚 马蹄嗒嗒分外吵 非但追名又逐利 马进囹圄岂能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