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向诺艾妮说:“你好”?

看到记者林子恒报道的《勿忘问好》这篇新闻时,我不禁哑然失笑。失笑的原因,倒不是诺艾妮这小妮子的个人主义,而是做记者的这般没常识,最好藏拙了都不晓得这般没智慧。

 

诺艾妮说,很多顾客把收银员当收钱机器,整个结账过程可以完全不发一言,面无表情。“所以,当有人跟我说声‘你好’时,那一整天我真的会很开心。”

听到诺艾妮这么说,如果有常识的记者,就会知道,其实是诺艾妮自己搞错了逻辑。在服务与被服务之间,诺艾妮其实更应该先开口,给予每个顾客优质服务。我想,当诺艾妮在服务每一个顾客的时候,先来一个微笑,再来一句你好。那么,我可以肯定,每一天,诺艾妮都是大丰收 — 因为,礼尚往来,顾客一句“你好”的回报,肯定让她一整天的开心!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诺艾妮要开心地过每一天,是很简单的一回事。然而,你看,这迟钝的记者,竟然说:

下次到收银处付钱时,记得跟收银员问声好。

本末倒置,还会报道正确的新闻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记得向诺艾妮说:“你好”?

  1. tan Suan Teck说道:

    不让人民为劣质政治文化买单
    有一条评论

    联合早报/何惜薇 2013-7-13
    联合早报

    刚过去的星期二,我坐在国会大厦记者席上细听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铿锵有力地说,“清洁门”事件不关乎天花板是否干净,而是与廉洁的政治有关。那时,我脑中浮现的却是一张张“往事不愿再提”的小贩们的脸孔。

    勿洛北第511座小贩中心完成包括天花板、顶梁与排气管等高处的常年清洗工程当天,我和同事前往小贩中心采访忙着为隔天重新营业做准备的小贩。只见他们有的爬上梯子抹亮最引以为豪的摊位招牌,有的在墙上钻洞挂东西,有的洗涤五天来没用的锅、镬和碗碟等,有的则悠闲地在干净的餐桌上小酌和翻报纸。

    “很好、很干净、我很满意。”小贩们说话时的愉快表情,让人差点儿忘了他们不久前因担心清洁工作不能如期进行,联名签署请愿信,希望媒体为他们陈情的焦虑。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谢谢媒体朋友的帮忙,谢谢社会大众的关心。”一名小贩代表这样告诉我,他也不忘强调他无须为这次的清洗工程支付一分一毫。在小贩们眼中,之前要求他们为清洗高处买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谁忽悠了谁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向前看、往前走”,维持生计。

    刚过去的星期二,我坐在国会大厦记者席上细听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铿锵有力地说,“清洁门”事件不关乎天花板是否干净,而是与廉洁的政治有关。那时,我脑中浮现的却是一张张“往事不愿再提”的小贩们的脸孔。我不禁担心,他们“向前看、往前走”的简单心愿,此时是否更难实现了;小贩中心的清洗已被定性为反映廉洁政治的事件,不由自主陷入漩涡里的小贩们,还能轻易抽身吗?

    确保政治廉洁正直、“搞好政治才能搞好经济”,是李显龙总理上星期五在一场对话会上的谈话重点之一。他说,一些国家的不同政党没有共同解决问题,反而长时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连带影响经济发展。李总理当时没有对“好政治”下定义,只说搞好政治和经济,才能为人民提供良好的教育、提升基础设施和打造最优质生活环境,也才能广泛地与人民分享财富,从而缩小社会差距。

    被询及是否有必要改变国家治理方式,李总理给了肯定的答案,并指出必须更积极地向民众咨询、与他们进行讨论,引导他们聚焦值得关注的课题,从而对解决方案取得共识。李总理这席话让人对“好政治”有联想,觉得“好政治”关乎将触角伸向更多人、让更多人参与政策制定的过程。

    美国著名政治学家拉斯韦尔(Harold Lasswell)对政治学的定义是:政治是研究某人于某时、某地、以某种方法得到某种事物的学问。经济则一般被视为研究社会如何分配稀缺资源,决定生产什么、如何和为谁进行生产的学问。两门学问都与社会做出决定的方式有关,两者的相互影响不言而喻。

    我想,没有人会对搞好政治和搞好经济的重要性存有异议,多个发展中国家尝试走向繁荣昌盛的经历,都与搞好政治息息相关。这些国家建设了法制、确保人口健康和受一定教育,并创造了有利于投资、贸易和经济增长的环境,避免了过度的权力斗争和朝秦暮楚的投机性政治联盟。

    搞好政治、确保政治正直清廉的过程中,一旦陷入朝野恶斗,导致政府不能有效地制定惠民政策,为劣质政治文化买单的其实是人民。

    国会在2011年大选后,迎来更多反对党议员和非选区议员,议事氛围自然受影响。从去年初针对担任政治职务者薪金的辩论、人口白皮书的辩论,到两次与市镇理事会有关的朝野唇枪舌剑,国会议事厅上的硝烟味似乎越来越浓,朝野之间出现“刀光剑影”的概率也越来越高。

    李总理曾说,国会辩论应鼓励各种观点,至于国会辩论的形式将如何演变,则取决于交锋的激烈程度、议员们的贡献,以及他们是认真地讨论课题,还是把它当作争取政治筹码的战术。

    所幸的是,迄今为止的多场国会辩论,其目的更多是要厘清复杂事件背后的种种细节,朝野之间哪一个政党在哪一场辩论中占了上风,并不是太多公众关心的事。

    国会只有一两个反对党议员,国会辩论有如走过场的年代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国会议事殿堂已逐渐成为朝野代议士们的另一个竞技场,在大家适应这事实的同时,大家相信也有如勿洛北小贩们般,不希望政治渗入生活的方方面面。

    不把所有课题都一一政治化,不在保持政治廉洁和正直的过程中损害市井小民的利益,这相信也是搞好政治的重要一环。

  2. 言如曾语说道:

    说得好。
    诺艾妮的观念错误,采取主动的应该是诺艾妮。可怜记者分不清状况,到底是诺艾妮为顾客服务,还是顾客服务收银员。
    诺艾妮应该调整心态,敬业乐业,无论顾客是什么态度和表情,她都应该用欢愉的心情和话语面对顾客,就你所说的必会有所收获。

  3. 言如曾语说道:

    Quote:
    [本末倒置,还会报道正确的新闻吗?]
    本末倒置,写评论文章会严重误导读者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