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报迷思(01) — 老王卖瓜

《医生执笔》专栏文章《如何面对癌症引起的疼痛》文中有段话,耐人寻味。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这些年的癌症确诊率有所上升,但死亡率依然维持不变

癌症存活有所增加,可能和近年来通过检测及早诊断及医药科学的进步有关。

癌症确诊率上升之后死亡率依然维持不变,竟然能够达至癌症存活有所增加这样的结论,医生的数学肯定不及格。不过,仔细考量,这位医生也真狡猾。他说的是“存活”而不是“存活率”。这样一来,就找到空子来赞扬自己的行业。

但是,我也仔细想一想,10人患癌,5人病死。那是5人存活了。如果100人患癌,死亡率依然不变,那就表示有50个癌症患者蒙主宠召。有50人存活下来了。不错,存活是多出来了。只是死亡率还是一样多,这种死亡率没有增加,存活率却也没有改善的情况之下,怎可以说是:“可能和近年来通过检测及早诊断及医药科学的进步有关”呢?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读报迷思(01) — 老王卖瓜

  1. limteckshun说道:

    新明日报/林凤英
    新明日报Facebook

    林美丽医生为文莱皇后的妹妹治疗乳癌,110天的服务收取约2400万元令人咋舌的医药费。她就医药理事会对她的裁决上诉,但被三司上诉庭驳回。

    三司在判词中指出,“医生有不可占病人便宜的道德责任,这责任凌驾于合约和市场力量”,也就是说,医生在收费时,应该遵守道德准绳。

    在判词宣布后的第二天,我去看牙医。我的牙医问,道德准绳应该在哪里?

    谁该为道德准绳画线?我不能回答,我争辩说,当社会大多数人不接受,那就是跨越了道德的最低线。

    近年来,新加坡人对医药费的高涨纷纷喊苦,特别是当社会越来越老化,退休人士越来越多时,没有了公司的医药福利,付起医药费,立刻感到切身之痛。

    一个朋友去看中医,看后回来原来的病还没有复原,却加了心痛。他说,想不到今天看中医,诊费也要百多元。

    这位朋友应该是还留在看中医,诊费包红包,任你给的阶段。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据说在罗马时代,医生也是不能明目的收取诊费,只能收如给中医红包的小酬劳。

    因为那个时代认为,选择当医生,有着高尚的社会地位,他们的天职是为病人治病解除痛苦。

    时代改变,观念当然也改变,医生也要吃饭生活,英国在1858年通过法令,让医生可以收费,但还是坚持医生必须把病人放在第一位,把病人当消费人放在第二位。

    其实在很多国家,病人在医生眼中已经不是病人,而是客户。如果你付不起医药费,对不起不提供服务。

    我不知道在新加坡,有没有人因为付不起私人医生的诊费,而被拒门外,至少在我们的公共医院,病人是不会因为还不起医药费而得不到医疗。

    据说医药费的烂账不少。一个在公共医院工作的朋友说,许多贫困病人的在公共医院的欠单,最后都由政府埋单,但在私人医院就没有那么简单。

    医疗设备越来越进步,医生的医术越来越专精,昂贵的新药物越来越多,医药费肯定会越来越高。

    如何监管医生的收费,能靠个道德准绳吗?我没有答案。或许我们在遴选学生栽培成医生的时候,应该把他们的道德精神放在第一位,那些想当医生赚大钱的,就给他们金融管理学院的奖学金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