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报迷思(15) — 在「国」与「钱」之间的摇摆…

嘴巴人人有,说白道黑,靠的就全是那两片嘴唇。有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句话引申开来,哪儿都适用。譬如说,在怎样才算「爱国」这个课题上,我们竟然劳动了像随笔南洋网网主李叶明 这种抛弃自己的祖国,把国籍当作外套的「逃兵」来发表宏文伟伦指导这样的诙谐。这样一来,不啻是给当年讥讽移民国外的新加坡人,为他们贴上「逃兵」这个标签的新加坡政府的最大的讽刺。

许多人都知道,新加坡人过低的生育率,有种种的现实因素。譬如说年轻人迟婚啦,生活、生育成本重啦都是老生常谈。但是,有没有人想过呢?当允许单身人士购买的组屋、公寓竟然是50、70以上人数争购一个单位时,不难想象,这群没有合法执照进行制造人口的公民,应该也是创造全国过低生育率的基数之一。

闲话少说,让我感慨的,是有能力外迁的优质公民成为「逃兵」,加重了我们人口基数的重担时,除非我们愿意成为一个暮气沉沉的国家。不然的话,大力吸引外国的「逃兵」来补充就是别无选择的唯一途径。

问题是,我相信这个问题也是我们的庸能的政府不敢触及的,就是“人往高爬、水向低流”的这个亘古永恒的真理。也就是说,当某些新加坡人移民到他们以为可以享有更高生活素质的国家的时候,新加坡这个国家就是彼人的「蔽履」。

那么可以想象的,就是当他们的这个「蔽履」竟然被某些国家的「逃兵」视为心中向往的伊甸园时,新加坡「外逃的逃兵」,和外「逃来新加坡的逃兵」,这两种「逃兵」的素质高低,已经不言而喻。

因此,当我们的政府口口声声推崇这些外来人才时,我心里其实有很多的苦水。当然,和我这种好像土鸡的草民比较起来,这些外来人才就好比色彩艳丽,拖着一条绚丽的长尾巴的山鸡。让我不平的,其实是为那些往外飞窜的凤凰难过。

这不由得又让我想起「爱国」的这个既古老又时髦的课题。古人说“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这句话简直是赤裸裸的抛弃了的爱国最基本的宗旨。很有潮州人说:“哪儿凉快哪儿坐”的味道。对于长出翅膀的「人才」来说,国家不是终点 — 如果还有让他们感觉更凉快的地方

那么我们这些土鸡是否都被「爱国」这个虚无缥缈的牢杂子冤枉的捆绑了、耽误了几十年呢青春?不是吗?人人都会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人人都知道“爱国是做人与生俱来的使命”为什么我们的这些将相之才,在国家最需要他们的时刻,就为了薪水少了那么一点儿都不干了 — 为什么李光耀会告诉我们:

很遗憾地,部长减薪已使我们越来越难吸引最能干者从政…

不错,内阁在最近确实减薪了,然而,李光耀或许没有想到,减了薪水的部长,薪水之高还是美国总统的4倍、5倍。不过,这不是问题。让我很难理解的,是李光耀所说的这些能够作为部长的「人才」的新加坡人,难道都不懂得在「爱钱」与「爱国」之间,有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吗?

在他刚刚期盼能够得到安乐死的这个时刻,我很为李光耀感到遗憾。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李光耀的说话,赤裸裸的显示出他心灵的空虚和对物质的期许。在「爱国」与「爱钱」之间,他为新加坡人民树立了一个很坏的榜样 — 如果部长可以为了薪水不爱国的时候,那些为了更高的薪水、更好的生活素质移民海外的逃兵,就变得理所当然

从这里就很容易理解这则新闻。在《海外美国人为避税 放弃公民权人数暴增》这则新闻中,那些一向来在海外闷声大发财的美国人,就必须在「爱财」与「爱国」之间做出选择 — “旅居海外的大约600万美国公民,开始权衡保留国籍的代价”…

爱国有价 — 一路来我以为可以为新加坡,我们的这个国家做出无私的奉献,在国家需要我的时刻准备牺牲。然而在晓得「」比「国家」更重要,「爱国」只是没本事赚钱的人民的义务时 — 我应该为「爱钱」做「逃兵」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