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报迷思(16) — 扑朔迷离之马不知脸长

2012年无国界记者公布的全球新闻指数,新加坡虽然不至于叨陪末座,也还是排在队伍遥遥的后头。在179个区域和国家里排名135,回首看着就在身后不远的中国、朝鲜、叙利亚、伊朗等等国家,咱这个如假包换的新加坡人,不知道是应该感到还能够企在这些人权声名狼藉国家的前头偷偷欣喜呢?还是为着必须顶着前头134个屁股辐射出来的糗气骂娘?

想象中,2013年的排名,在媒发局针对新媒体发出的新法出台后,咱们的脚跟前,肯定就多来了几个屁股插队 — 哈哈,我倒是很想看看李总理和金正恩互搂肩膀作老友状的样子 — 李光耀就说了,无论两党制或是现政府倒台,新加坡就来到了末日。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除非新加坡修改宪法,像中国一样的让PAP永远专政、或则同朝鲜一样的搞世袭。

当国家所有的平面、影视媒体的的业主后台都是政府时,你很难想象,在国会中竟然还不可以引用媒体的话。当工人党议员毕丹星在国会针对迪尼斯在狱中身亡的事件提出询问,因引述不同报章内容而违反“国会议事常规”讲话被副总理张志贤打断、被议长哈莉玛警告之后,我突然就想到了“AIM”,想到了“FMSS”,想到了…

哈莉玛严肃地援引国会议事常规第21条,提醒在座议员不得针对报章报道、个人说辞或团体声明是否属实提出问题。

看起来在国会发言,犯规不犯规,还得看看是什么议题。毕丹星提出了五道问题,这5道问题除了囚犯迪尼斯”体位性窒息而死之外,新加坡人想知道些什么的,除了到国会旁听,应该是只有到国会网站浏览了 — 然而,哪一个普通国人这样闲空呢?

所以新加坡人读了报纸之后,要晓得什么是真相,就只能去“”!这就是我们的报纸,135名的确是实至名归,可不是乱盖的。我少年时读书,就读到了“尽信书不如无书”这句格言。长大了才知道原来也是“尽信报纸不如无报纸”。说起来好笑,今天的报纸里头就有一例,叫人瞠目结舌之余,也只能够自个儿苦笑。

蓝璐璐《再回首》,开头这段话就这么说:

很多人总爱问我为什么我华文底子这么好,其实这除了要归功于我家庭背景和当年念书时教导过我的几位优秀华文老师之外,绝大部分原因还是我曾当过五年的少年记者。但要我回忆当少年记者的那几年,总好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记忆虽犹新,感觉却不真实,毕竟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联合早报》还没诞生,本地尚有两份主要华文报…

这里头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写着三十多年前…那时候《联合早报》还没诞生因此,当你就这么看到这么一篇新闻标题《早报90周年漫画展 回味另一种集体记忆》图文并茂的摆在你眼前时,你就会有了时空错乱的感觉 — 三十多年前还没诞生的《联合早报》 ,现在竟然庆祝90周年了?这是荒唐?这是无稽?还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啦!

国会中发言“不得针对报章报道、个人说辞或团体声明是否属实提出问题”的规矩,我想来想去,这脑筋总不肯转弯。人家把媒体叫做第四权,许多丑事糗事就是因为媒体揭秘而得到法律制裁、许多冤屈不幸也因为得到媒体报道而得到公平正义 — 那么,政府对于自己犹如党报的报纸也是如此没有信心,害怕的是什么呢?

不得针对报章报道是否属实提出问题

不得针对个人说辞是否属实提出问题

不得针对团体声明是否属实提出问题

嗨,我脑筋变成一堆乱麻了!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读报迷思(16) — 扑朔迷离之马不知脸长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扑朔迷离之马不知脸长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