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博士池桢

「狗」博士当然不姓苟,池桢就是他的大名。这个人有点来头,连李叶明对他也另眼相看。哦,对不起,让我把话说得详尽一点。上过随笔南洋网的,近来肯定对池桢这个频频发帖的博客很熟悉。

这个人把民主当成原教旨主义来攻击,言辞之偏激激烈,有他的文章佐证,也不必我来饶舌。我想说的,就是他在随笔南洋网上,是唯一能够随意的把「狗」东「狗」西、甚至把「杂种」抡来抡去而不怕被禁言的特权份子。

这个人好像是个博士,背后也有来头,好像有点官方背景。话说当时我曾针对他写了几个帖子,不知怎的让他的组织上头对他不满,对他不务正业很有微词,使得他一段时间在随笔消失了,不懂得跑到那个南山西山躲避起来。

因此我还受到东南风版主的留言警告。这段留言其实很有趣,可惜现在我在随笔登录不了。不然的话。倒可贴上来让大伙儿笑一笑。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我不晓得,随笔南洋网夸的到底是什么尺寸,容纳像《“香港狗”:寫在倫敦邊》这种侮辱也是中国人的香港同胞的标题和内容,已经是够荒唐了,竟然还给它加「精」,李叶明这帮人的心态,也太混蛋了吧?

或者,香港回归之后,许是觉得港人插翅难飞了,发惊风关起门来嚷嚷也是有的。然而,众所周知,丹麦、芬兰、冰岛、挪威、瑞典却从来与新加坡河水不犯井水。李叶明却允许池桢把《伪善的帝国战争狗儿国们:北欧五小》这种烂文章贴上来 — 必须知道的是,池桢如果把文章贴在自己的国度里,咱也无话可说。怪只怪李叶明是新加坡人,随笔是属于新加坡的网站。那么,这样的侮辱他国,为新加坡树敌,李叶明的存心何在啊哩?

酸葡萄的心理这是人之常情,然而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不懂得说些什么胡言呓语那才荒谬。看一看《论“杂种”》这种只有疯人院才会听到的话,不由得再次感叹这个世界无奇不有。

以前看东坡居士和佛印和尚的逸事,东坡说佛印像一坨屎佛印不以为忤,苏小妹讪笑哥哥脑海里都是屎,心里还有点儿不解。想不到这个池桢到是作了注解 — 不是吗?这个人脑子里左也狗右也狗,做了「狗」博士也不自知。不然的话,怎会不知道就是这个「杂种」,「杂交水稻」救了好多中国人的性命。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