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重就轻 — 韩山元的两个忽悠

这几日,为了吴俊刚的《双语教育出现拐点?》和周清海的《英语可能成为新加坡人的母语吗?》 — 陈定远,这个来自马来西亚的南大校友,在早报发表了《英语已逐渐成为新加坡人的母语》这篇文章。或则,这正是陈定远所要的,一石激起千层浪,新加坡中文网络上扰扰攘攘,一时间碰击出好许火花。

《双语教育出现拐点?》,吴俊刚标题之后的问号,表现出不确定的心虚。周清海的《英语可能成为新加坡人的母语吗?》,却是个笑话。众所周知,大部分的美国人都讲英语。却没有人愚昧到去问:“英语是美国人的母语吗?

说起美国,不要谈民族,就算是人种,黑皮白皮黄皮,就够让人眼光缭乱。那么,用膝盖想想都能够知道,绝对没有人笨到去追问一个黑皮黄皮他的母语是否就是英语。况且,其实就算白人,也有许多西班牙裔日耳曼裔犹太裔等等,他们的母语也绝对不会是英语。

由此就可见周清海这篇文章的幼稚和肤浅,连最基本的逻辑都搞不清。譬如中国的普通话,我们说的华语吧 — 我不晓得普通话是否是北京原居民的母语。但是,我知道,如果有人敢说普通话就是中国人的母语,那么13亿中国人大概最少有12亿人要抗议。

因此,在英语本来就是新加坡最主要的官方语言,接下来也可能取代巫文成为新加坡人的国语的这个时候,激动到以为英语就要成为华族的母语,表明看来不无道理。然而,真正的说,英语作为小部分英国人后裔的新加坡人的母语保持不变。但是,要成为所有个别民族新加坡人的母语,大概要让历史消失、地球毁灭一次才行。

英语既然不可能成为所有新加坡人的母语,那么陈定远这篇文章,也就一无是处。因为“即便新加坡华人已不是华人”,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绝对不会变成盎格鲁-撒克逊人。

不是盎格鲁-撒克逊族的新加坡人既然不会变成盎格鲁-撒克逊人,那么所有围绕在《英语已逐渐成为新加坡人的母语》这个假议题来发挥的文章,重心就也呼之欲出,就仅是华文、华语在新加坡华族族群之间急速衰退、式微的问题。

众所周知,新加坡华文华语的式微是一个已经既成的事实,许多博客的文章,也只是毫无新意,一再重复种种的老生常谈。譬如博客三本太郎说〈华校生应该做些什么?〉、譬如潘耀田的〈悲哀与狗屁〉– 哈哈,华校生能够做些什么?不过是呜呼哀哉,悲哀狗屁罢了!

因此,剩下来的可以谈的谈资,就只有韩山元的〈对于华文在新加坡式微的两种态度〉、〈讨论母语问题的两个忽略〉、〈政府高官“精英”多,“精华”少〉这种避重就轻和今天天气哈哈哈的文章。

文物局闹笑话,韩山元说〈政府高官“精英”多,“精华”少〉,得到的结论是:

归根结底,这是多年来学校教育向英文倾斜,华文不受重视的必然结果。

韩山元或许很想表现出他的睿智吧?但是有哪个新加坡人、谁不知道新加坡政府高官“精英”多,“精华”少呢?而且,“归根结底,这是多年来学校教育向英文倾斜,华文不受重视的必然结果”这样的结论,也不像是事后孔明,倒好像要证明狗屎是臭的,就尝一尝让人家看他的苦脸来证实他的真知灼见。

韩山元的〈两种态度〉、〈两个忽略〉,其实是他的两个忽悠!对于修史,韩山元曾经说过:“但是我觉得难度很大,主要还不是缺修史的人,而是有些历史问题不容易下笔。如马共问题,南洋大学问题,编写新加坡历史都不能绕过去,该怎样写?” — 这样的话。

韩山元嘴巴说“不能绕过去,该怎么办”?其实早就绕过去,柿子捡软的吃,对造成、促成新加坡华族华文华语式微的始作俑者讳过饰非、讳莫如深。睁着眼睛却假扮瞎子,把对母语问题的争论、华文式微的问题,都归咎于新加坡华族人民的态度。

韩山元并不笨,他应该懂得晓得“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这个典故。新加坡华人和马来西亚华人的分别,就在于马来西亚的华人就算不懂得英语马来语,还可以躲在新村种菜种油棕。不仅不会饿死,甚至可以种出一个春天来。

但是,新加坡华人呢?为了讨好君主,楚灵王的臣子们个个都不敢多吃饭,连饿死都不顾了。那么,可以想见的,楚王若是喜欢胖子,全国就会都是相扑手了。

新加坡政府既然独尊英文英语,绸缪帷幄、千方百计的就是贬低华文,提高英语人的社会地位和成就,让学习华文的到处碰壁。那么,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营养不良的华文怎么可能不式微了呢?

其实,韩山元本身的遭遇,就是一个很好的见证。只不过他运气好,兼且能屈能伸,软下身子、回过头来就是俊杰。因此,他也就更应该先知道,让华文华语衰退式微的刽子手,就是30年前腰斩南洋商报、星洲日报,结果让83年成立的联合早报竟然可以和他共庆90大寿的那个老人。

红尘俗世,宁愿饿肚皮也要表示清高的人凤毛麟角。大家都是平常人,就不必以为自己戴上道德的高帽子就可以训人。新加坡华人不懂得华语、不愿意学习华语,绝对不会是华人的错。大家都知道,中国人的习俗,本来就重男轻女。然而白居易〈長恨歌〉 里头有句诗歌却说“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遂令狮城炎黄心,不重华文重英语 — 冤有头、债有主,韩山元不该如此忽悠新加坡华人,却故作潇洒的把背后的那一只魔手轻轻放过…。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避重就轻 — 韩山元的两个忽悠

  1. 無知说道:

    好一個〝冤有頭,債有主……〞壯哉壯哉!
    白馬兄,將進酒,杯莫停。且為吾人再歌一曲,一醉方休,一醉方休

  2. Maurice说道: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读圣贤书,所为何事!这些人,姓吳,姓韩的,早忘了!浩然正气!哈哈,隨风而去,墙头草⋯老人家说这样的人有南大精神,可惜,发现太晩,如果时光倒流,吳先生不只是议员,可能是民选总统,不是王先生了!可惜,吳先生英文一定是南大101的水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