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公务员首长何学渊的“新加坡从1960年代一个落后国家”谈起…

市区重建局主席、前公务员首长何学渊指出,优秀的领导才能和治理能力、坚强的政治决心,以及适时推出的强硬法令,让新加坡从1960年代的一个落后国家变成第一世界的城市国家;而新加坡是“李光耀的遗产,也是杰出规划的遗产”。

表面上是善颂善祷,有点儿拍马屁的味道。然而,没有说出来的,就是“与有荣焉” — 就因为他也是市区重建局主席!

不错,真的是没有人能够否定李光耀的治理能力、政治决心和他的铁腕手段。但是,作为前公务员首长,何学渊难道不知道在1960年,新加坡还不算是一个国家吗?

我倒是很觉得奇怪,何学渊为何不学其它人一样,索性把1960年的新加坡贬到一文不值,就说她是个落后的小渔村好了。

谁都知道,二战时期,日本是属于当时的先进国了。那么,作为“大日本帝国”的「昭南特別市」,谁敢说新加坡落后,脑袋瓜子大概是进水了。不是吗?当时才1942年。

新加坡沦陷3年6个月,日本蝗军在新加坡只有杀戮和破坏,接受英国殖民地政府投降的日本蝗军,立即把新加坡划入日本国版图,改名“昭南岛”,成立「昭南特別市」– 这样的一个新加坡,谁说她落后,岂不是说日本人瞎了眼睛?

闲话少说,且说在《三大因素让我国城市规划高瞻远瞩》,何学渊还有这么一句话:

他形容新加坡是“李光耀的遗产,也是杰出规划的遗产”。

老天,童言无忌?什么是“遗产”,“遗产”是什么意思?李光耀正在国会兴高采烈的庆祝他的90大寿的这当儿,你何学渊这里口没遮拦大谈什么“李光耀的遗产”,岂不是咒他早死吗?

其实,我很怀疑何学渊的存心?因为很显然的看过他的这一段话的人,总觉得里头有骨,肯定都会联想起什么?和他恭维李光耀的初心大相径庭。

其中一项“严厉法令”是政府在1966年配合市区重建,推出的土地征用法令。这项法令赋予政府以较合理的补偿金额,快速征用私人土地的权利。

虽然法令引起争议,不过它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帮助新加坡腾出市区宝贵的土地。1967年至1979年,政府将97个市区的土地出售,发展商业办公楼,才造就后来高楼林立的金融中心。

土地征用法令之后在组屋发展上再次发挥作用,协助政府征用农田发展新市镇。建屋局因此得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建造大批组屋,如今已为83%的新加坡人提供住所。

现在,大家都应该了解到新加坡政府为什么能够在建国初期建设组屋,并且以低廉的价格供应给人民的主要原因。而且,这也是如今为什么怨声载道,人们群起质疑为什么当时借“土地征用法令”,以极廉价格收购的土地,今天却以高昂的天价计算组屋成本?

李光耀曾经暗示,如果不参政,他会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我相信是的!凭他在建国时刻政府立即搜刮土地的事实就是一个明证。然而,其实,我心中总有一个悬念!

我常常玄想,如果当时香港殖民地政府也像新加坡一样,利用“土地征用法令”把香港大部分私人拥有的土地搜刮起来,香港还会不会有什么李嘉诚何兆基?

而且,我更玄想着,如果李光耀不参政,会不会就是新加坡的李嘉诚?不过,我又不肯定,因为李嘉诚又不能够推出什么“长江实业集团征用土地发令”就能够呼风唤雨,把人家的土地抢过来。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