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振义狗尾续貂 — 我看无厘头的《阿玲的护照事件》

情理法”、“法理情”,“”字老神在在,稳稳的坐在中间,可见公道自在人内心。只是,世人痴幻,不晓得宜情宜法皆属个案,却在“”“”之间痴缠,牛角尖钻得不亦乐乎。

人家说“隐恶扬善”,好人好事,自然必须赞扬。阿玲令尊病危,心焦如焚,真是恨不得插翅就飞回家。但是,恰恰护照就在几天前因为申请学生证,留在“北京出入境管理总队” — 这应该是移民局的办公室吧?

本来嘛,碰到这等紧急的事,唯一的办法,就是即刻取回护照,学生证可以迟点儿再申请就是了。然而,人家说“船迟又遇打头风”,恰恰的又碰上中秋节,部门放三天长假。这时候的阿玲,真是叫天不应、求地不灵 — 哦,不是,她不幸中大大幸,她认识了这个贵人,许振义

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三本太郎这个博客在〈阿玲的护照事件〉的留言说:

這是一篇好文章。

別說天方夜譚,事在人為,制度雖然要遵守,例外更是要考慮。

我經常提醒很多政府單位的朋友:“例外是規律的常規”,所以頭腦要靈活,人性要留住,否則,輕則變機器人,重則連禽獸也不如。

我不由得自个儿讪笑起来。这真是个例外吗?这篇真是好文章吗?例外,我想应该是的!好文章却是未必!关键是许振义你喜欢赞赏就赞赏,喜欢献花就献花,为何在一个例外的个案后头“狗尾续貂”,在文章末头发什么牢骚,无端端的酸了无辜的国人一顿。

在文章末段,许振义这么说:

对旅居本地的外国人,我们是否能以平常心和同理心待之?设身处地,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应该多思考这两句话。

言外之意,好像是新加坡人对待本地的外国人很刻薄似的!好像新加坡人很没有平常心、很缺乏同理心不会设身处地,推己及人。然后,己所不欲的,就多多的加诸在外国人身上  — 是这样的吗?

在《690万的人口白皮书》掀起滔天巨浪,以李叶明为首的那班新移民在随笔南洋网上诋毁国人排外,质疑新加坡人核心的言论甚嚣尘上的这个时候,这样的文章,简直就是哗众取宠,许振义还要思考什么鸟呢?

尤其是作为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时政专栏评论员,许振义岂能够不知道,许多外国人都把新加坡当成了天堂的这个时候,生活在自己祖国国土上的新加坡人却如坐针毡,为自己和孩子们的前途感觉迷茫和焦虑的吊诡吗?

若问许振义是什么人、是何方神圣呢,那么真是此马来头大,且看看百度怎么说:

现为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亚洲事务处主任 。

新加坡福建会馆常务理事兼文化组第二副主任

新加坡—浙江经贸理事会理事

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校友会秘书

许振义的履历,真是多姿多彩。(以下复制自百度百科)

2002年6月,许振义受委为新加坡共和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商务领事。同年12月,受委为上海市黄浦区招商顾问;2003年2月,受委为南京市招商顾问;6月,受委为连云港市招商顾问。2004年,筹建了省部级“新加坡-浙江经贸理事会”。
2002~2004年,许振义担任上海新加坡商会顾问。
2004年6月,许振义离开政府部门,加入新加坡上市公司“万得国际集团”(Matex International),受委为“安力化学(泰兴)有限公司”总经理,其主要业务为精细化学品、纺织染料的研发、生产、销售。
2007年4月,许振义受委为中国新加坡商会(SingCham China)执行总监。在商会工作的两年间,他创办了江苏、福建、广东三个分会。
2009年4月,许振义离开商会秘书处,受委为美国赫兹汽车租赁公司(Hertz Rent A Car)首任华北大区经理,负责华北业务。
2010年3月,许振义在中国新加坡商会换届改选中当选并受委为财务总监。另外,许振义也担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北京校友会特邀理事。
2011年1月,许振义回到新加坡工作,担任通商中国(Business China)总经理,主要负责秘书处的常务工作。
2012年1月,许振义转到新加坡国立大学,在分管外事副校长办公室担任中国事务处主任一职。9月,职务调整为亚洲事务处主任。
2012年4月,当选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校友会秘书。7月,当选新加坡福建会馆常务理事兼文化组第二副主任。9月,受委为新加坡—浙江经贸理事会理事,新方主席为外交部第二部长傅海燕,浙方主席为副省长龚正。

试想,看到这些衔头之后,如果还不明白许振义为什么一个“微博”就能够呼风唤雨的原因,以后就别看中国新闻了。你想 —

1,为什么仅仅一小时之后,北京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就能够注意到了这条微博,并立即给阿丰和许振义出主意。
2,然后到了傍晚六点左右,连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也如此闲空,清华大学也出面与出入境管理总队协调解决。
3,然后再过了30分钟,许振义就接到出入境管理总队的微博私信,说他们已召回部分民警,取消休假,正在几千 本护照中翻找阿玲的护照。
4,晚上七点半,护照已经找到。
5,八点半,阿玲在清华大学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到了出入境管理总队取回了护照,并赶往机场。

其实,“情理法”、“法理情”,这个“”是先是后,端看一个“”字 — 就是“人情” — 要看“”也是要看谁“”啦!试想,若不是许振义,怎能够如此神通广大?而这件好事的败笔,恰恰是真正帮助阿玲取回护照的民警,都不是心甘情愿,乐于助人的雷锋 — 没有看到吗?出入境管理总队使用公权力,强制召回放假的民警办公,只是为了一份人情,有谁知道那几个被召回的民警内心是怎样想的呢?

这也让我联想起台湾近来闹得纷纷扬扬的“关说”事件。如果柯建铭被判无罪之后,没有王金平的电话,检察官也不准备上诉,就不会搞出这般政治风波。如果说出入境管理总队发出特别文件,让阿玲不必护照就能出境,并且在完事之后也能够凭着这个特别文件入境,不是仗着官架子,命令民警回来办公,那么这件好事就没有瑕疵。

许振义的荒谬,就在于混淆了许多关键的要点。他隐蔽了自己在这件“护照风波”上自己的邪能量,不是一个常人就能够让出入境管理总队和清华大学校长都愿意给面子。不是吗?回想李光耀和夫人在伦敦的往事,李夫人生病了,让SQ紧急安排专机载回来 — 如果有哪个新加坡人,竟然愚昧的以为那天自己在国外得了急病,SQ也会带着和对待李光耀夫妇一样的平常心、同理心,怎样对待李光耀就怎样对待你 — 我只能说,你想得太美了,小心变成白痴!

阿玲取回护照,因此来得及见父亲临终一面,她应该感激谁呢?绝对不是出入境管理总队、也不会是清华校长,更不是几个被取消假期的民警。阿玲应该感激的,是她的贵人 — 许振义是也!

那么,许振义的这篇文章,不是很无厘头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