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却梧桐树,只需挖粪坑

就算是「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一道「道德防线」,何况是一个相对复杂的群体,更遑论一个容纳了众多群体的国家。

严孟达的悲哀,就是做为腰板不能挺直的御用文棍,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自己做不得主。灵魂既然已经出卖,道德也就弃守,良心逊位,正义从此退避三舍。因此,我们就看到了他《买不到的奖杯》。

严孟达很感慨,我也是!「奖杯」有很多种,其是不外两种 — 既能够使用金钱买得到的,譬如来自运动界的海外兵团。也有花再多的金钱也买不到的,譬如文中的唐义方。当然,最吊诡的是,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奖杯,得来往往竟是不要钱!

唐义方就是这样的人!这肯定让我们国会内阁里头那些没有黄金就觉得没有面子的贵人深恶痛觉之余,脸皮过不去,严孟达只好又出来缓颊。只是,太多时候,世事总是这般荒谬。譬如说,有的人还逍遥的活在世上,成日里有人为他歌功颂德,希望能够影响盖棺定论的结果。有的人,譬如像唐义方这样深具对新加坡有绝对贡献的义人,却总是要等到他在遗容供人瞻仰的时刻,人们才恍然大悟,晓得我们又失去了一个君子。

做为新加坡人,我们老早就知道,这里是块「福地」。古语就说:“良禽择木而栖” — 唐义方本来就是凤凰。众所周知,凤凰随时都在寻觅心目中的梧桐。来到了新加坡,严孟达说:

这里一切从零开始,正是有志之士施展抱负的地方。

有道是“如鱼得水”,唐义方身处在人才济济的联合国,犹如鹤立群,做得每一件大事都变成小事。来到了新加坡这个百废待兴的国度,譬如一张白纸,正可以让他毫无顾虑的施展他平生的抱负,就像一个画师、雕刻家,造就了一个可以传世的传奇 — 而我们只能说这是新加坡的福气,却不能说这是唐义方的选择。不是吗?一来唐义方没有鱼与熊掌的困惑;二来当时的新加坡,本来就是一片梧桐林,唐义方这只凤凰留下来就很自然。

在文章里头,严孟达这么说:

同样是早期经济建设功臣之一的严崇涛称唐义方是他少数敬重的人,他希望“新移民当中能有更多的唐义方”。

对新加坡为了发展生物科技,不惜出重金延揽世界顶尖科学家,严崇涛对这一点颇不以为然。他说:“我们不应购买奖杯!”。严孟达却说:“他这个比喻耐人寻味。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 “用金钱买奖杯”的做法,就譬如挖掘大粪坑,被吸引到来的也只能是逐臭之夫。显而一笺的,最危险的关键是:别忘了这些苍蝇,随时随地会因为彼处它人更大更臭的粪坑毫不犹豫的转移阵地。

对凤凰来说,金钱如粪土,有梧桐自然来。对于那些追逐金钱的人来说,有奶就是娘,谁给的金钱酬报最多,谁就是他的老豆。不是吗?愈臭的粪坑就会聚集愈多的苍蝇,结果是蛆虫满坑。

唐义方这一代先驱人物带走的是一个时代的风范! — 我只想以严孟达自己的话来结束这个话题,因为最最耐人寻味!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