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力和加薪的天方夜谭

生产力因人而异,这是脑袋进水的人也不会搞错的事。以普通人来说,一个15岁的少年,一个2、30岁的青年,一个4、50岁的中年人,一个年届花甲以上的老年人,如果给他们一份必需使用体力的劳作,那么劳动产生的成果必然因个人的体质而参差不齐。然而,若是换作一份知识型的工作,那么,年龄和体质就不再是局限,这时候,学识和经验就成为个人生产力高低的基数。

因此,在论述生产力的时候,就必须把它放在一个相对普通的平台,借用通俗的说法,譬如一匹马的生产力是“一马力”,那么一个人的生产力就是“一份人力”。

什么是“一马力”呢?十八世纪英国人瓦特发明了蒸汽机,有家矿场想利用蒸汽机来代替马匹提水。瓦特便挑选了一匹壮健的马,测量的结果,是这匹马能够每秒钟1米的速度提起70公斤重的水。瓦特就根据这个数据,设计了75公斤/秒蒸汽机,就把这种蒸汽机的功率称作“一马力”。

众所周知,一匹马从矿井中提水和一匹驴子拉着石磨转圈子一样,都受着自身体力先天的局限。如果说,矿井的水桶粗大一点,装上了140公斤的水,这时候就必须有两匹马才拉得动。如果是280公斤,就是4匹马。也就是说,在没有任何器械帮助之下,一匹马的生产力就只能是“一马力”,“一匹马”不会拥有两匹马的力量。

在这样的逻辑之下,“一份人力”也是如此。譬如说一个人能够挑上70公斤的砖头,那么他的生产力就是挑70公斤。如果你要再加砖头,他的双腿或许就会瘫痪下来。

因此,在没有任何外在因素的影响时,所谓提高生产力,其实完全是一种谬论。而且,就算是一个人偷懒了,本来应该挑的是70公斤的砖头,他却偷工减料,60公斤、50公斤吃蛇了 — 然而,这却是生产力的生产率低落的问题,而不是他的生产力减少了。

因此,提高生产力的关键,不在于提供生产力的工人,而在于加诸在工人身上的外在因素。譬如说一匹马能够驮重100公斤,给它套上车厢,就可以拉动500公斤的东西。同样的道理,给工人一辆独轮车,他就可以推动100公斤的砖头。给他一辆叉车,根据叉车的性能,他可以托起1公吨、3公吨,5公吨的砖头。而且,显而易见的,是随着器械的愈先进,工作也就愈发的轻松了。

因此,无论是工人滞工致使生产力低落,或是工人的生产力已到饱和点,无论前者或后者,提高工人的生产力的原动力,都操在管理层的手里。那么,看我们尊贵的部长和总理,在这个生产力的课题上的是怎样的说法,和发出的怎样的谬论呢?2012年4月26日。联合早报何惜薇的报道说:

林文兴留意到欧洲虽没有引进外国清洁工人的做法,以致必须支付高薪给当地清洁工人,但其服务水平却欠佳。他说,在英国,未必每个地方每天都有人来清除垃圾,但新加坡既炎热又潮湿,不能够仿效英国的做法。

新加坡人何其无辜,就老是碰着这等故意打扮成白痴好让人感觉他是货真价实的天才的东西。我们不知道,林文兴是掌握了什么论据使他能够批评欧洲高薪的清洁工人水平欠佳?难道说,利用外国廉价劳工使用人海战术,就等于新加坡的服务水平是上去了吗?

好了,天才的林文兴为了继续维持新加坡工人的低薪,必须大放厥词,脑袋瓜子要灌水,这谁也拿他没法。但是,他的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

许多人都因为要协助低收入者而支持最低工资制,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最低工资的标准总是定得太低,以致不少工会频频要求雇主给予雇员让他们能过活的工资。

天才啊天才,“不少工会频频要求雇主给予雇员让他们能过活的工资”– 这不就是工人们对最低工资的需求吗?白痴!

职总走了林文兴,他的继承人林瑞生更是活宝。在《生产力和薪金涨幅的步伐必须是一致的》新闻报道中,针对全国工资理事会前主席林崇椰教授提出大幅调高低收入者工资的建议表示,林瑞生担心如果一味加薪却忽视生产力,将无法出现双赢局面。

以清洁工人作为例子,在上面的论述中,我们知道,要提高清洁工人的生产力。有两种不同的状况。第一种就是工人滞工,是管理不良的症状。碰到这样的病征,只有对症下药,是应该激励或者应该惩罚,要做到赏罚分明,才能保持工人的生产力始终维持在巅峰状态。因此,“恢复生产力”或则才是更恰当的说法。

第二种情况,是工人已经尽职尽责,卯足马力,这时还想凭工人本身来提高生产力,就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仅不人道,也是缘木求鱼。总之,提高生产力的关键,始终掌握在企业本身的意志,是属于管理层的事。

管理层有了提高生产力的决心之后。如果说要求不高的话,那么更换更有效的清洁剂,更优质的拖把、扫帚、抹布,都对体高情节人员的生产率很有帮助。如果想要一个工人就能够负担起2人、3人,甚至更多人的工作量时,那么进一步投资电动清洁工具和器械就是唯一的出路。

因此,很明显的,想要提高、并且怎样提高工人的生产力,最终的都落在管理层的素质和决心。这就犹如一支军队能不能够打仗。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朝,平日的训练本来就重要。然而,能够打仗不表示就能够打胜仗。而能不能够打胜仗,这是一支军队生产力的最高境界,却又和带兵的将帅大有关系。当兵的就算个个都是神枪手,然而如果主帅昏庸,十之八九就会被带入荷兰。那时候,呜呼哀哉之余,还奢谈什么生产力?但是,谁能够否定这些军人没有生产力呢?

很明显的,林瑞生也是一个绝对的天才,凭着专业把自己打扮成白痴的窘相。是的,生产力和薪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和最低薪金却是两个不同的课题。其实,林文兴林瑞生如果愿意尝试,他可以把自己打扮成扫地工人,洗厕所工人去环游世界。只要他勤劳一点,跑遍世界各大洲。到美国、加拿大,到意大利、西班牙、到荷兰也行。然后到非洲大陆各个黑人国家,再回到南亚次大陆,东亚各国,回程就顺便跑跑东南亚。泰国印尼缅甸菲律宾,越南老挝柬埔寨,总之到处去就是扫地洗厕所。那么就可以体验,一样的林瑞生,一样的林文兴,扫地洗厕所的代价,可以一天不到1新币,也可以一个月超过2千。这时候他们就会明白,对于某些底层工作来说,生产力和薪水完全没有关系,薪水却和个别国家的生活水平大有关系。当劳动力是一样而得到的工资却是天差地远时,他们就会明白,工人在没有最低工资保户,薪水是超级不合理的低,这时候,或许就不会说出把提高生产力和加薪挂钩这样昧着良心的鸟话。

其实,林文兴林瑞生会不明白吗?就算只是部长,他们的薪水却是美国总统的3倍、4倍甚至更多 — 难道他们会认为自己的生产力比奥巴马还高吗?白痴,哦,不,天才!

哎,其实说到生产力,最离谱的,应该是李显龙,李总理!一个3百来万国民的小国,小不点儿的,世界上大过这个国家的城市最少也有几十个。人家一个市长管理的市事就比你的国事还要多。但是,你看,薪水是奥巴马的5倍6倍,生产力却低得离谱。不是吗?前阵子不仅3个资政做为拐杖,还要几个公署部长分忧哩。

加薪要提高生产力”,这是对的。然而不是要提高了生产力之后才加薪 — 说这话的人,他为什么没有想到照照镜子呢?无论是李显龙林文兴林瑞生,他们的生产力,我敢说他们不仅比不上奥巴马,就连那些人口超过千万的城市的市长也不如。不是吗?690万一出来就出乱子。

其实,对于低薪的国人来说,实际上不是加薪的问题,而是国家应该为他们争取合理薪金的问题 — 就是一份能够让最底层的国民还能够拥有尊严,自力更生,凭着自己的一份劳力就能够尊严的生活在新加坡这块土地上的最低工资。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