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新加坡人感觉羞辱的「公平考量雇佣框架」

2000年某月,跟着老板到中国大陆走了一趟考察之旅,广州-上海-济南。那些繁琐的事就不用说了,让我印象最深,直到今天还是刻骨铭心的,就是中国人的奴性。

那是上海的一家小有规模的木质地板块工厂,人物也不用介绍了。这家工厂业务蒸蒸日上,实行了两班制生产。最奇特的现象是,两班工人,其实是一班人。原来这生产量是逐次递加的。本来的一班农民工,就享受到了加班的好处。

可是,当业务逐渐扩大到必须聘请第二班工人时,这些农民工开始焦虑了,竟然主动向管理层建议愿意把第二班的工作也包了。我当然无从知道工人在和管理层协商的时候有什么猫腻。不过,来自成都的女经理告诉我们,工人最后提议第二班公司只需付出75%的薪水。

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就是血汗工厂!管理层摆明着剥削工人的合理权益。但是,问题就在于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这就让我联想起鲁迅的《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这篇精华作品。不过,令人更悲哀的是,傻子的角色更换了,奴才就是傻子,傻子也是奴才。

我不是社会学家,没有办法去探讨这些工人的心理。但是,我知道,如果有人愿意作羔羊,那么大部分的雇主肯定不会拒绝扮演豺狼的角色。

因此,当我看到早报上这篇《无良老板不发薪酬客工茫然求助》这篇投诉的文章,也就不感到怎样诧异。投诉者刘士春在信中这么说:

我持有的是S PASS准证,公司每个月给我们做的工资表是每月2010元,但实际工资只是950元,外加杂项每月实际所得为1050元,剩余的要求我每月以现金退还公司。

这就叫我想起了又是一个新加坡人不愿做工的故事。这份工作,950元肯定是请不到新加坡人的。到了政府那里,却成为每月2010元也请不到新加坡人,所以又批准了一张“S PASS” — 这就是「雇佣公平考量框架」

来新加坡工作的“S PASS”准证持有者,有几个刘士春呢?像刘士春这样的工作,如果薪酬真的是2010新元,会聘请不到新加坡人吗?我怀疑!

那些聘请外劳的雇主,有几个和刘士春的雇主一样,利用“S PASS”准证聘请外劳,每个外劳每个月还可以有1060快钱的cash back,逃税逃得干净利落,何乐不为呢?

在刘士春这信里有这么短话:

最近,我才知道自己的准证是有学历要求的,其实我只是读了九年书的农民工,只知道要用自己的汗水和勤劳去工作而已,这些都是劳务中介一手操办,我一无所知。

说什么我也绝对不相信新加坡政府会如此昏庸,如此轻易简单的被这些无良中介,贪婪的老板和愿意做奴才的外劳玩弄于股掌之间。

新加坡人的尴尬,就是在自己的国家,还必须和他国的人民谈“公平” — 试问,刘士春为了这份950元薪水的工作,愿意付出了4万2000人民币的中介费,当然是精打细算,觉得合算才会离乡背井 — 然而,这样的工作条件有哪一个新加坡人能办得到和竞争的呢?

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个劳杂子的什么「公平考量雇佣框架」,就算是有了多14天的广告,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