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之尤?

也不知是谁的创作,“文人多大话”,真是神来之笔

话说1923年某月,一个男孩子初生了。话说1929年,一个女孩子也瓜瓜堕地出世了。也是姻缘巧合,乔太守乱点鸳鸯谱,这两个本来就互相看不顺眼的男女,缠斗了将近一个甲子,竟然被一条铁链作就的红绳给硬生生的捆绑在一起 — 他们结成了夫妇,这年是1983年。

光阴荏苒,白云苍狗,时间就在黑夜和白天交替的缝隙中偷偷的溜走,今年,2013年,做妻子的无声无息,总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吧。做丈夫的,却突然心血来潮,搞起了90周年结婚纪念日。

朋友,你当然明白我在说些什么了。《南洋商报》创刊于1923年。《星洲日报》创刊于1929年。这两份华文报纸,在新马的华文报业史上,掀起了新闻界的风云,淘起了汹涌澎湃的文艺浪花。可惜的是,大家都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两份报纸被强制的“合拼”了成为《联合早报》,这年是1983年。

那么,《联合早报》怎么就突然90岁了呢?这对于还承袭着香火,在马来西亚还是一纸风行的《南洋商报》,真是情何以堪啊!

今天,韩山元在《随笔南洋网》发表了一篇文章,就是《新马华文业大事记》。也难为了韩山元,大约还得费着好多时间来凑齐资料。然而,我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上上下下的看,就是找不到《联合早报》在1923年创刊的纪录。

那么,也难怪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总编辑林任君在庆祝早报90周年庆的压轴节目“早报国是论坛”上致辞时会颠三倒四。就是嘛,名不正则言不顺,才会发表了《面对负能量言论抬头 更需要温和理性的声音》这样毫无逻辑的文章。

什么是“负能量言论”呢?阿拉伯之春,颜色革命,对于所有的倒台的,还没有倒台的独裁者来说,都是“负能量”。然而,对于维持正义、维护人性、普世性的道德制高点来说,却是急于脱离困境的人们的“正能量”!

》与《》,本来就是相对的。对盗贼来说,执法者是“负能量”;对奉公守法的人民来说,贪官污吏也是“负能量”。

不能否认,网络确实是一把双刃剑。然而,相对于主流媒体被掌控在少数掌握权势的政治人物手中,新媒体却是一个更公平的管道,至少,这正应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的名言。

林任君没有反省自己作为华文报集团总编辑,把报纸搞成一言堂的荒谬,却怪罪新媒体众声喧哗所产生的“负能量”,我觉得这是迹近无耻了。不是吗?他忘记了人们没有办法在他管制之下的主流媒体发声,而他却拥有更大、更雄厚的资本,在新媒体上掀起滔天巨浪 — 早报上网就是个例子,而昨天正式启用的新加坡版网站更是铁证。

其实,什么「匿名」,「实名」,都是欲盖弥彰,图谋封住人们嘴巴的惯技。「实名登录」才可以发言的举措,不过是好像选票有号码一样,企图造成“寒蝉效应”,让人们自我审查,以免政府秋后算账,祸及家门。

不是吗?若是犯了法,就算是对网络技术炉火纯菁的“黑客”,也不是三两天之内俯首就擒。政府以“匿名”来作为钳制网上言论的藉口,跃然纸上,司马昭之心啊!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