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幸福吗?

你幸福吗?”如果郭振羽问的是总理,那我相信总理就会笑得见牙不见眼。天下有几人能有李总理一般的幸福机遇呢?从小就含着银汤匙出世,做小孩时就跟着做总理的李光耀身边实习,然后就上名校,然后就被安排成为军中白马刻意栽培,然后就顺风顺水轻易的摘了几颗星星。那时候我就有个疑问,当兵的李显龙有何德何能呢?大概没有一个新加坡人能够说清楚。然后年级轻轻的准将就坐上集选区的顺风车。然后呢,孙猴子的筋斗云都没有他快,青云直上,部长啊副总理啊一切都有剧本,终于得偿所愿,这就是今天的李总理!

他能够说“不幸福吗?”我猜,李总理睡觉做梦都会感觉幸福的偷笑。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我却隐隐的看到冥冥中却还有另外一个帐本,记录着总理“不幸福”的故事。这个故事还得有个条件,就是总理是否就像他从剑桥毕业回来的说话,为了他对新加坡的使命感?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总理如果为国为民,那么那里还幸福得起来呢?不是吗?郭振羽在《朋友,你幸福吗?》这么说:

首先看看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开宗明义就点出:“凡人生而平等,秉造物者之賜,拥诸无可转让之权利,包含生命权、自由权、与追寻幸福之权”。其实,新加坡学生每天早上举手宣读的《新加坡国家信约》(Singapore National Pledge),也同样以国家和人民的幸福为目标:“我们是新加坡公民……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就是这么两段誓言,其实高低已分。美国人追求的是人的价值,生命权、自由权、与追寻幸福之权读来锵锵锵有声。而咱们“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却显得空白、空洞,没有实质上的意义。不是吗?国家只是个载体,国家可以繁荣,可以进步。然而,作为一个载体,国家如何说出它的“幸福”感觉呢?

国家的繁荣和进步是否就代表作国家的幸福,我不晓得。但是,我却知道,国家的幸福和人民的幸福是两回事。就像郭振羽说的:“殊不知经济成长和国民幸福之间,不能划上等号。”

其实,人们在探讨幸福这个课题的时候,都陷入了一个要不得的误区 — 那就是强调感觉幸福的巴仙数。

幸福,以一块农田来说,一半儿有水一半儿干涸。那么,就要想法设法为干涸的部分设计水利灌溉。

幸福,以一家工厂的产品来说,就是将不合格的产品修改,纠正到合格。

幸福,就像半杯水的故事,你要看到那空虚的部分,让不幸福的人也得到幸福。

幸福,如果是舢板,那么绝对是荡漾在杭州西湖水面上舢板。不会是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总编辑林任君说的漂浮在波涛汹涌的海洋中的舢板。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