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虫?

我当然不敢冒这个大不韪把总理叫做“臭虫”。这个“阿斗”…先声明在先,不是人人可以做“阿斗”的哩,起码你得有个老豆比得上刘备才行。

闲话少说,“阿斗”今番讲了几句话,不知怎的,我看了就有点儿毛骨悚然。也不是什么的怕,而是很憎恶的反应后就会出现鸡皮疙瘩的样子。

比较起来,马来西亚有个网站,就大大的不敬,竟然敢敢的就标上“WHAT A JOKER! ”这个符号。

到底“阿斗”说了什么话呢?

“Satisfied people don’t have time to go onto the Internet. Unhappy people often go there,” Mr Lee said.

表面上看来,这句话好像是不错的,是精英阶层赤裸裸的自白。满足现状,志得意满的人,必然就是现政权之下的既得利益者。何况,全国所有的主流媒体,不管是平面立体,都是彼等可以尽量发挥的平台 — 那么何须上Internet呢?

相对既得利益者来说,就是那些生活不如意的人了。当这些人感受利益被侵犯的时候,在主流媒体的平台上找不到发声的管道 — 在Internet还没有出现的年代,这些人只得哑巴吃黄连。现在既然有一个泄口,不go there难道是白痴吗?

不过,如果你的想法就像上面一样的非黑即白,那就大错特错了。让我们来看看李总理是如何自打嘴巴!

早报在《李显龙:新媒体景观》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政府通过新媒体来拉近跟人民的距离,几乎每个政府部门、国会议员,都有面簿,包括我在内。我也有Twitter还有Instagram,因为十多岁的少年对我说,面簿是老人用的(他们心目中的老人是二、三十几岁的人),我们十几岁的用IG(指的是Instagram)! 

我发现这是一个很有效的渠道,可以直接、迅速地跟人民交流,有它的价值。我星期三上传到网上有关猫头鹰到访总统府的小故事,不知道会那么受欢迎,上传一天之后就有50万人点击。

我想象不出,一个人能够做到国家总理这么高的位置上,说起话来竟然会比三岁的小孩还不顾逻辑。“新媒体”,大家都知道是“Internet”了!现在,总理、部长,国会议员和每个政府部门天天都在使用面簿、Twitter、Instagram难道说总理、部长,国会议员和每个政府部门都是UNHAPPY people吗?

其实,对政府的某些政策感觉Dissatisfied、Not satisfied,不满意、未能满意虽然和happy挂不上钩,却也不是情绪化的、非黑即白的UNhappy这么简单。李总理一边厢把上网的人妖魔化,说“Unhappy people often go there”、一边厢认为网络是“很有效的渠道,可以直接、迅速地跟人民交流” — 这般荒谬滑稽的话也说得出来,难怪被叫做“JOKER”了。

总之,早报报道说:《李显龙:新媒体时代须提高“数码智商”》,我看呐,是总理还得提高自己的“智商”才行,免得三番两次的闹笑话。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臭虫?

  1. market2garden说道:

    其实嘛历史上的刘备也不算好样的。

    market2garden / op2torch / clarinet2concerto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