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ign workers) crime rates are, in fact, lower than Singaporeans in general.”之“霸凌网络”

我的华文不好,既然只有小学程度,碰到比较深奥的词句当然只得搔头。不过,就像陈哲艺对记者的采访时说他这次对《爸妈不在家》在亚太影展完全没有任何期待时说:“做人不要太贪心”。

话虽如此,他还是非常希望片中“女佣”安洁莉芭雅妮(Angeli Bayani)今天能够一举夺下最佳女主角奖。

在“完全没有期待”与“非常希望”之间,我就算是不想咬文嚼字,也难压下心里的疑问。然道说,“期待”不就是一种“希望”?难道说“希望”不就是一种“期待”?我惘然…

成功可以让一个人昏头转向,权力可以让一个人利令智昏。我从来就没有对李安的了不起产生兴趣,当然对陈哲艺的光芒更是无动于衷。因为一出戏就是一出戏,戏过了,女佣还是女佣。然而,李总理的一番说话,却像九级地震引发的海啸,让人感到绝望 — 如果你认为自己还是新加坡人。

“We should not generalise a group because of some individuals. I don’t think that is fair or justifiable because their (foreign workers) crime rates are, in fact, lower than Singaporeans in general.”

发生在小印度的骚乱的确是一种不幸,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场车祸就能够挑起一群南亚劳工的情绪,“小印度事件”其实是上天眷顾新加坡人的天机,那就是在《人口白皮书》之后给与执政党的一个警示 :“新加坡准备好了吗?

是的,外劳能给新加坡弄钱,尤其是黔驴技穷的政府,还得靠着他们廉价的劳动力撑起维持GDP大饼的这一片蓝天。然而,《小印度事件》就像是迎头而来的一句棒喝,强调了凡事不能两全。俗语说:“有其利必有其弊”,1百30多万外劳,就像是个1百30多万个哑弹,不小心触动了一个,就是一场灾难。

不是吗?《小印度事件》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在此之前,有谁想到因为车祸撞死了一个外劳,就可以是一场暴动、一场骚乱的导火线呢?

发生《小印度事件》是种不幸,然而不幸中之大幸,是除了车祸死者,没有其它人命损失。而且,骚动也很快就被压制下来。然而,更大的万幸,却是提供了一个“亡羊补牢”的契机,让新加坡人可以认真重新思考由廉价外劳来支撑新加坡经济大饼的可持续性?

有句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当新加坡人因为“核心”而在舆论中引发一波波热烈的争议时,这些“呼之即来,喝之即去”、就连“核皮”也算不上的廉价外劳,就不啻是个隐形的“火药库”,碰上星星之火,或许就是一个爆炸。

不错,在《小印度事件》之后,我这样说,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事后孔明”。然而,这也不就是“前车之鉴”吗?因此,当我在期冀者政府在外劳政策上,能够因为这些外劳触发的治安事件因此建立新思维,未雨绸缪,调整未来的发展方向,务实的把发展新加坡的使命交回在新加坡人的身上时 — 从此脚踏实地,量力而为。或许,我们的经济发展会缓慢了许多、或许,新加坡的夜晚,灯光再也没有如斯灿烂。但是,想一想,20年前,30年前,新加坡人从来也没有出现过这般焦虑!

李总理的这番鸟话,带给新加坡人来的肯定是极端的绝望。看来,他的老豆因为批评彼岸 — 新山治安不好差点带给两国的一场外交纷争,并未让他受益。

每个人都知道,教育孩子,就是不能够挫折他的自信。每个人都知道,要让一个人崩溃,就是涂污他的心灵。不用跟我假惺惺,“女佣”就是“女佣”,“外劳”就是“外劳”。如果能够,谁也不会愿意去过这种尴尬的日子。犹记得执政党还曾经威胁过人民,如果选错了政府,新加坡人或许就会沦落到像来这里打工的女佣外劳一样,到外国去给人做外劳、给人做女佣。

那么,当李总理说:“ (foreign workers) crime rates are, in fact, lower than Singaporeans in general。”– 新加坡坏人更多,这就是李总理要传达给国际的讯息吗? — 老天,曾几何时,我们竟然变得比外劳的素质更不如呢?

香港时事评论家李怡在《作恶的底线时分》里说陶杰写曼德拉抗争的白人说:“作恶也有一条底线” — 被《小印度事件》震惊得手足无措的李总理,难道他就不知道,要减轻国际人士对引发《小印度事件》中新加坡体制中的不良因素的印象,也有一条底线,那就是不能以侮辱国民为代价。

就像一个暴虐的家长,孩子被邻家的小流氓欺负了,鼻青脸肿的回到家,也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痛打 — 这还像话吗?

李怡在文中还写到:

这些南非种族主义者当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刘瑜认为这些坏人“还有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不随便打人……曼德拉就是在种族主义者的道德之下、底线之上的这块空地上施展身手,领导南非人民‘站起来了’。”

其实,曼德拉被关进监牢,是在被提控“颠覆国家”的罪名之下,在法庭经过审判之后被定罪的结果。然而,李怡和刘瑜,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有一个被讥刺为连鼻屎都不如的小红点的小岛上,却有许多人未曾经过审判,更不晓得是什么罪名,就锒铛入狱。其中之一,在监狱里的岁月甚至比曼德拉还长,是34年。

刘瑜说:“有些人是没有底线的。所有蔑视自由的制度都盛产混蛋…”。其实,蔑视自由是不是混蛋,还得看看对自由的态度是否过份?然而,如果凡事没有底线,做事也就会不择手段。这才是浑蛋!历史上的阿斗虽然是阿斗,还没听说有人骂他混蛋。《Breakfast Network》宣布不会在类别执照计划下向媒体局进行注册,也就意味着终止网站服务。虽然打算通过面簿发表博客文章和帖子,却还是休想逃过媒体局的追杀。媒发局就在昨天发表文告说,《Breakfast Network》不注册,意味着它没有为不收受外国资金做出相关申报,该公司就必须停止提供所有网上服务 — 这是哪门子的逻辑呢?

其实,胡扯就是胡扯的通行证,关于网民实名匿名的争论,都是一个“”!匿名的新加坡网民犯了规矩,从来就没有逃过法网制裁的例子。而实名的网站,实名的网民,也不曾因为实名了,就受到当局的关爱 — 最主要的,其实是怎样选边站。《Breakfast Network》被逼关闭,谁都看得出和当局鼓吹的“网络霸凌”完全没有关系,只是因为网站就是喜欢说政府不爱听的话。

或许,这才是“网络霸凌”的解读,不过,在网民说来,就得倒转过来,是“霸凌网络”!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