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就是一个“扯”啊?

(一)

王瑞杰说有家长在他的面簿留言:《家长要我开除某校长》,他把留言删掉了。王瑞杰在委任新校长的典上礼致辞时给校长打气撑腰是应该的。然而,抛出这样一个话题,却有点不伦不类,可说不智。试想,他为何没有想到别人是怎样想的呢?

所谓“空穴不来风”,有人既然敢在他的面簿作这样留言,就等于是一项投诉。那么是非黑白,就必须还那个留言者或是校长一个公道 — 怎么一个删掉留言就万事大吉了呢?

(二)

《下月1日起 校区交通违例者多记一分》,“一国两制” — 这就是新加坡的怪现象。新加坡到底是“人治”呢还是“法治”呢?其实真难说清楚。

(三)

在《共处之道》尾巴,陈鸣鸾这么说:

共处之道何其漫长,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我们要努力地、用心地走好。

然而,就像她在自己文章中说的:

我有马来族和印度族的同事,为了照顾他们的饮食忌讳,我们决定将华族同事使用的餐具分开收藏和洗涤。最近有马来同事提及一些同事在用餐具和清洗它们时弄混了,让他们感到不自在。

不分种族、宗教?行吗?

(四)

张从兴:《从卡梅伦提倡学汉语说开来》– 我觉得,“名不正则言不顺”,反之,则是“言不顺则名也不正”矣!

不错,在全球范围内方兴未艾的“汉语热”氛围中,世界多国都在或高调,或务实地推动汉语学习,基本上都是把汉语当成一种富有经济价值的交际与沟通工具。但是,若是以“趋利”作为例子来图谋“华人”也应该为了“经济利益”学习自己的语言,那不啻是个大笑话。

必须知道的是,英国首相卡梅伦有没有为国人英语水准下跌而烦恼?韩国总统朴槿惠有没有为韩国人的韩语操心?

《最后一课》这个故事,还没有给新加坡华人上一课,我其实很感惊叹!因为很明显的,当南洋大学关闭,续之新加坡所有的华校也跟着关门大吉之后,李光耀已经为新加坡全体华人上了《最后一课》!

走到世界哪个角落,人人尽知的是,新加坡是个说英语的国家。就连我这个华校小学生,逼不得已还得使用蹩脚的英语胡说八道。

你知道吗?在外头,一个不会说英语的新加坡人才是怪事,会换来许多诧异的眼光。所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新加坡华族沦落到必须强调经济利益才来学习自己的母语,根本就是一种耻辱 — 抱着这样的心态来学华文…我说呐,不学也罢

(五)

《星星月亮太阳》,必须搞清楚的是,星星不是月亮,月亮也不会是太阳。

《马华未完待续》,范晓琪在文中说:我身边年过45岁的姨妈姑姐、乡亲父老,就不止一人曾在与我聊起马华时,展现出爱之深,责之切的情绪。他们语重心长地说,希望马华在吸取这两届大选的教训后能“痛定思痛、痛改前非”,继续代表华人在政府里争取公平的机会。

很明显的,看得出她是马来西亚人。我好生奇怪的是,马来西亚华人为自己的政治权益呼唤,那时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不过,文章末头 “作者是本报记者”却是最大的败笔。作为新加坡的一份主流报章,岂不知道对于他国的内政应该有所避忌?

这位范小姐,演技不深,不晓得走入虎度门,就得忘了自己。既然作为新加坡报章的记者,就不应该以新加坡记者的身份对别国说三道四。而早报的编辑们更是一群昏虫,《马华未完待续》,范晓琪是可以说的,而“本报记者”是不可以说滴!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