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的眼泪

有句俗语说:“黄鼠狼给鸡拜年”,大家都晓得这是“没安着好心眼”。既然是拜年,那么,这次黄鼠狼到底给鸡带来了什么礼物呢?

哈哈,我说的是《政府全盘接受 车资检讨委员会建议》。众所周知,新加坡最奇特的现象,就是“公私不分”。在政治上是如此,在企业上也是如此。譬如说,政治可以是一项事业,绝对不能是一项企业。然而,我们的国家却把政府和私营企业挂钩,你银行总裁裤袋子一年赚进多少个钱,我政府高官的腰包也要装几两黄金。

当然,政府高官没有想到的是…其实应该是他们永远也不敢去想,那就是私企的总裁的利润是来自企业经营有方的盈利,而政府高官的薪酬却是支持起国家运作的血汗钱,也就是来自民间的民脂民膏。

而且,从来就没有人去想,本分的私企赚钱是本事。然而,政府要赚钱,却只要像拦路打劫的强盗一样,大喝一声:“嗨,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就够了!

不管是COE、ERP,不管是小肥税大肥税,官字两个口,其中一个就是“金口” — 这个“金口”一开,民脂民膏就源源的流进来。

私企总裁的百万酬劳,和政府高官的天文数字薪水,绝对不是在一个天秤平台上可以比较因此,如果我们的高官总要有总裁一样的待遇,千里当官只为财,那么新加坡式的怪事总会层出不穷的了。

政府全盘接受车资检讨委员会的建议,包括出资为低收入员工和残障者提供优惠车资。交通部长吕德耀告诉国会,委员会的建议相信会在明年上半年实施。

“让低收入员工和残障者享有优惠车资”,这就是黄鼠狼的拜年礼物。因为羊毛出在羊身上 —

交通部长吕德耀表示,“我的用意是车资折扣将足以抵消,下一次车资调整的任何车资涨幅。”

这不就是赤裸裸的说:“下一次车资调整的涨幅将足够抵消为低收入员工和残障者所提供的折扣吗?

吕德耀表示:

“我吁请公共交通理事会下一次在检讨调整车资时,考虑上调车资幅度不应超过2013年的全国工资平均增幅。这样才能避免车资一时间对一般乘客来说,变得难以应付。”

一副仁至义尽的嘴脸,真是爱乘客如爱子,就怕乘客一时受不了。言外之意呢,不就是乘客如果负担得起,小刀子就可以换上大砍刀吗?

其实,新加坡式的尴尬,绝对不只是公私不分,公家设备私家经营,还得保证绝对盈利的绝对山寨主义,真正来说,最让人迷茫,怅惘的,还是“口蜜腹剑、佛口蛇心”。车资还没起价,看病诊费倒是先下手为强。《中央医院和综合诊疗所 诊费起价》,新加坡中央医院和两家综合诊疗所集团分别在这个月调高看诊费,涨幅在5至20%之间。

起价就起价吧,反正车资和柴米油盐一样,天天是少不了的。而看病却是我佛慈悲,和医生医院诊疗所的距离保持得越远越好。只是,无独有偶,新加坡中央医院行政总裁洪聪来教授说:

“收入短缺意味着没有足够资源来应付这些需求。收费的调整也只能抵消一小部分成本上涨,而且我们的调整幅度很小,希望以此减轻病患负担。”

诊费起价竟然会是“希望以此减轻病患负担”,这样不通的逻辑应该不是一个教授说的话。当然,如果是“叫兽”,就一点儿也不稀奇。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鳄鱼的眼泪

  1. Pingback引用通告: 鳄鱼的眼泪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