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凤英的尴尬?

我这人有个坏脾气,总感觉自己好笨好笨。更有个臭脾气,就是每当发觉像自己这般笨的人都能够想得到的东西,本来应该比自己更聪明的人竟然想不到,那时火就大了。譬如阿斗吧,像我这种穷尽三生也赚不来他一年3百万薪水的蠢才,有时候竟然发觉他好蠢 –这不是很坑人吗?

这个林凤英,身为记者,对新闻啊什么的就应该了如指掌的了。谁知道,在她的《历史的伤疤》这篇文章中,竟然出现了“新印对抗成了当时新闻上经常出现的词汇”这句话,害得我到处百度谷歌一通,就是除了在她的这篇文章之中,竟然早不到“新印对抗”这个历史名词。

新加坡有多少“愚民”把「马印对抗」搞成了「新印对抗」,因此大吃不消,个个都变成了“爱国愤青”呢?这些人,好像恨不得立即和印尼开战,搞个如假包换的「新印对抗」好好爱国一样。

昨天在报章上看到李光耀那种衰颓的样子,宝刀已老,什么雄心壮志,此时大约也只能是“其言也善”的时刻了。只是,若果他知道林凤英竟然这么写着:

1968年捉到凶手后,新加坡不顾印尼的高调抗议威胁,当时的总理李光耀执意把凶手送上绞刑台。

他会有怎样的反应呢?是新加坡的法律判决凶手上绞刑台还是李光耀“执意把凶手送上绞刑台”,这段话若是徐顺全说的,大概又得吃吃“诽谤”的官司了。

孙子有句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新加坡人虽然不可妄自菲薄,然而屁股下几根毛,肯定是还要知道的。李光耀是什么人?想象他当年都要千方百计的访问印尼,并且纡尊降贵的到两个被他“执意”施以绞刑的凶手坟墓之前撒花来化解双方的恩怨就知道了。

要知道,因为区域环境,我们的国防政策有着天生的宿命,就只能是“毒虾”!我们的武器再精良、战机再先进,军人再勇敢。都只能增加我们的“毒性”,却改变不了作为一只“小虾”的命运。

印尼酝酿为新军舰起名字,我们的外交人员竟然都在睡大觉,直到人家米已成饭、木已成舟才大梦初醒。我们的政府在爱国上不敢落后,白痴到竟然想要把“小事化成大事”,一个弹簧跳到屋顶,现在没有梯子,看你如何下来?

一来「马印对抗」不是「新印对抗」,新加坡人不必扛起这个历史包袱。二来这两个军人不过是普通军人,在执行军人的任务。试想,有哪一场战争是没有平民受到伤害的呢?三来凶手也被新加坡法庭判决死刑,罹难的新加坡人就算死不瞑目,也是仇怨已报。四来李光耀降尊纡贵,以在凶手墓前撒花的行动化干戈为玉帛,为新加坡取得了数十年可贵的和平环境 — 这些,就因为一艘军舰的命名字就放弃了,难道李显龙还想着再一次到凶手目前撒花吗?

不错,就算是一个人也有自己的尊严,何况是一个国家!印尼以新加坡的杀人犯命名军舰,挑衅的意味甚明。新加坡政府若是没有表示,就显得太荏弱了,就怕失了选票。但是,要会“”也要会“”,有人“唱白脸”,总得要有人“唱红脸” 。在“收放”之间,要不亢不卑、要拿捏得准 — 不然的话,难道我们要向印尼开战吗?

记得,我们是“毒虾”,谁想吃下我们,就是它的灾难 — 但是,别忘了,到时我们就在别人的肚子里了!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