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建国一代”成为笑话

看过了“财新传媒总编辑 胡舒立”访问李总理的视频,虽然知道一般‘’访问者大都会预先要求访问者提供访问的议题来避免碰到临场无法作答的尴尬。但是,对于访问现场李总理的风度和表现,也不得不发出由衷的赞叹。

问题是,“如果我不是新加坡人,我就要被骗了”!惠子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在鱼儿的世界里,人们只看到鱼儿贴近水面的优游自在、跃出水面的活泼美妙。却看不到在水底下汹涌的暗流中,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整天狼狈逃命的凄凉。

自从“小印度事件”之后,“外劳”辛酸艰苦的困境,才稍微得到了媒体和人们注视的眼光。然而,虽然知道身为“外劳”的不易,我却从来也不会为“外劳”感觉悲伤!为什么?原因很简单,毕竟新加坡给予他们的所谓的“微薄”的薪水,却是在他的祖国里不可能得到的数字。

外劳熙熙、皆为利来” — 试想,如果无利可图,天底下哪儿才能找到这等白痴,典当借贷,无所不用其极,就是为了付出一笔巨额的“中介费”来新加坡受苦呢?

因此,处在和外劳一般处境的同胞,这些“不折不扣”的新加坡人,才是让我怜悯的对象。我想,如果有任何“仁慈”的国家,愿意以4倍、5倍的付给这些新加坡人在新加坡工作的薪水 — 譬如说,作巴士司机有5000新币、收拾碗碟、洗厕所有三两千美金。那么,我可以保证,到时候咱们新加坡人肯定也是“攮攮而往”,在养家活口之余,还连带着为国家争取了许多可观的外汇。

来到了新加坡的人,只看到富丽堂皇的高楼大厦、奇幻洵丽的GDP数字;却忽略了堡垒阴暗的角落,由百多万“外劳”和几十万“国劳”支撑起来悲壮与凄凉。

住在“贫民窟”的人民,是绝对的悲伤。然而,没有“贫民窟”的新加坡,却有着不少的人民,必须像生活在“贫民窟”里头的人一样,挣扎着过着悲摧的日子,这才真正令人黯然神伤。

我们知道必须有“天文数字”的薪水来吸引、挽留能干的精英来为国效劳;却不晓得制定“最低的工资”来保护最底层国民的尊严 — 我不晓得这是什么道理,但能够肯定它是个“悲剧”!

我更加不知道,“建国一代配套”,最终将演变成为什么笑话。但是,却能够感觉它的诙谐、荒唐。因为我知道,“公平”不是“圣诞老人”给小孩子“”糖果,你一粒、我一粒。

想想看,“建国一代配套”就譬如要求“建国”这一代的45万人排起队来“加菜”,虽然大部分的人持着的还是“空碗”。但是你就这么在一些“盛着山珍海味的倾盆大碗里”加点“咸菜”、在一些“盛着鲍翅海叁的佛跳墙”的精致的“瓷碗”里上点“臭豆腐” — 我说呐,这敢情已经不是笑话,因为超出了笑话的范畴。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