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去年贫富差距收窄》– 耍猴者的新招

近来行情实在不好,看猴戏的虽然多了,赏钱却反而少了。耍猴者左支右绌,想要依旧给猴子任意吃个饱,也已经有心无力。在情不得已,实在是支撑不住之下,就只好和猴儿们约法三章,规定起猴子们每日的饮食份量起来了。

照理说,猴子可是耍猴者的衣食父母啊。可是,这也是逼不得已的事。耍猴者勉强挤出了几滴眼泪,可怜兮兮的对猴群说:“…以后就只能早上发给各位3条香蕉、晚上4根香蕉。请大家继续合作,把猴戏演好!

猴子这一听,登时群情汹涌,不好了!反正扎紧肚皮的糗事谁也不可能欢迎。一时个个猴毛倒竖,猴脸恰似关公,大声抗议,大有大闹天宫的意思。这时候,耍猴者窘得愣在哪里,搔头抓耳,情急之下,冒然的就说出这句话:“那就早上4根、晚上3条香蕉好了”。

猴子们一听,抗议竟然有了结果,早上3根变成4根,总算也争取到了一些胜利,缓缓的也就安静下来。不是吗?虽然对结果还是不太满意。但是耍猴者总算让步了,还是适可而止的好。

朝三暮四”这个故事,说的本来就不是姑娘们早上陪着张三晚上伴着李四那般水性杨花。而咱们的政府肯定是华文A,学到了其中真髓,把人民当成猴子来耍。而且,学得炉火纯菁,青出于蓝。譬如说先放个风声说车资就要起了,算来算去最少也得6%,不然SMRT就要倒闭了。

这时候,人民就像猴子一般,不依了。然后车资理事会才慢条斯理的,总之观音耶稣天上老君什么的,漫天神佛high到了极点之后,建议出来了。一个转折,“呵呵,皇天诰命,可怜尔等俗民,生运艰难,就减3%好了,还不叩谢天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当然,猴子们…啊,不,对不起,是人民当然不会晓得车资本来就准备调高3%的。统计数字本来就是专家的杀手锏。6%嘛不过是个烟幕弹。专家们都知道,一般人在以为必须损失100块钱的时候。结果是50块钱解决了。那么,他会高兴得几乎像中马票。

今天这么感慨,还不是因为看了前美国财长、哈佛大学教授 劳伦斯 萨默斯一篇混帐的《世界如何解决不平等难题?》。仔细的读了一遍,原来就是向读者抛出了这个问题,就是“世界如何解决不平等难题?

世界如何解决不平等难题?简直是痴人说梦话。早报的报道,《本地去年贫富差距收窄》,就好像在茫茫大海中船沉了抓住块木板,让鼻子可以离开水面3寸,暂时可以呼吸一样。

报喜不报忧,这是新加坡主流媒体的现象。然而,基尼系数从前年的0.478下降至0.463了,有什么可喜呢?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嘴巴本来是在水里了,现在也露出水面。不错,嘴巴和鼻子都可以呼吸了,只是茫茫的一片大海,还看不到有救援的痕迹。

何况,这基尼系数减低,里头还有大大的水分,原来是“收入最高10%住户,平均人均工作月入从前年的1万1552元下降到1万1198元,实际下滑幅度是5.2%” — 譬如说最高收入是9,最低收入是1。那么当最高收入是8的时候,这虽然改变了差距,然而却没有改变最低收入是1的窘境。

人在溺水的时候连水草都抓,何况是一块木板。新闻说:

去年并没有像前年那样,出现高收入者享有更高实质增长,低收入者的月入反而下滑的窘境。收入在最低10%的住户,去年平均人均工作月入从前年的440元上升至463元,名义增幅是5.2%,实际增幅为2.4%。

为什么去年不像前年一样呢?这就让人想起林崇椰的建议之后,低薪工人加薪50元的事实。这证明了,其实要减轻、降低贫富悬殊过巨的基尼系数,对于政府来说,不是可为不可为,而是愿为不愿为的问题罢了。

不是吗?早报的另一篇报道,《统计局报告: 低收入群体 获补贴去年显著增加》就是最好的证据。

去年我国的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是0.463,低于前年的0.478。如果计算政府补贴,这项系数去年只有0.412。

早报在1月23日的社论说:《慎防贫富差距扩大的风险》,认为“政府有必要继续向市场伸出有形之手,缩小贫富差距,壮大中产阶级,以确保政治稳定与社会安宁”。林凤英则希望政府《征富济贫》,这是她的乡愿。政府好不容易吸引得全世界的大鳄到此栖身,壮观新加坡的GDP,又怎会自寻烦恼,学韩愈去搞什么“驱鳄鱼文”呢?

因此,真正能够改善贫困人民的生活素质、真正能够降低基尼系数的最好措施,就是实行“最低工资”制度。不是吗?试想,政府的补贴就能够使基尼系数从0.463降低至0.412,那么,如果根据《就业奖励金》的准则,把“最低工资”订在1700元新币,到时,基尼系数降到0.4或以下都有可能。

当然,“最低工资”还是必须以“就业奖励金”的形式来完成,这是新加坡的环境使然,这里就不聱述了。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本地去年贫富差距收窄》– 耍猴者的新招

  1. 国樑 KL说道:

    新加坡最富有的1%人口拥有新加坡25%的财富;此外约4%的人口拥有超过100万美元的财富,但20%的人口拥有少过1万元资产。

    这些都是基尼指数和统计局图表所看不到的。

    • 白马非马说道:

      李先生您好!难得大家光临,哈哈,这是抛砖引玉了。

      我从来就不“仇富”,就个人来说,其实我认为就算是1%最富有的人拥有新加坡50%的财富也无所谓。

      我这人有点怪,就是“忌穷”。一生最想看到了,就是没有穷人!当然,没有穷人的想法是不现实的。不过,我认为国家和社会的的政策和功能,最重要的是“除贫”而不是“扶贫”。

      我们的政府说一套做一套,在“鱼”与“渔”之间,政府自己就乱了套。尤其是“不能渔者无鱼”、“渔不足者送小鱼”、“渔大鱼者送大鱼”这些让人感觉吊诡的现象,更是叫人愤慨!

  2. 国樑 KL说道:

    同感。

    小弟余生之年在某些场合中意外地结识到数位1%-2%的富豪,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咱们河水不犯井水,各有各的生活,但也可以一窥他们富而不骄,仁爱待人的一面。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但取之社会,用之社会才能为金钱赋予道德的意义。

    先生以渔与鱼作比喻,生动有趣之余,令人深思。谢谢赐教。

    • 白马非马说道:

      是的,“富”和“穷”一样,都有好人、都有坏人。但是,在国家宏观的政策里,坏人自有法律来应付。因此,富人是否富而不骄,仁爱待人;或者为富不仁,骄奢跋扈,不必在《贫富差距》里讨论,

      然而,国家的领导人,却是怀有使命,为国为民,必须做到仁至义尽。不想做、做不来,那就换人做做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