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嗜赌 任重道远》– 白宗德的悖论

在《预防嗜赌 任重道远》这篇鸟文章里,白宗德一开始就这么说:–

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编制了一份宣传单子,置放于博彩公司投注站的陈列台上,封面上写着:“保护个人财富,选择理性赌博。”投注站人潮汹涌,柜台职员忙着接受赌注,职员不时清理杂物,顺便增添投注卡,但这份宣传单却成了陈列台上的冷门读物,极少人翻阅,翻阅后顺手带走者,更是绝无仅有。

看了这段鸟话,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全国预防赌理事会”的任务。任重道远,不是为了叫人远离赌博危害,而是鼓励人们去赌博只要有分寸,不要赌得太过分就好了。而且,当然啦,前提是还是你必须有赌得起、输得起的本钱哦!

如果看得懂中文字的人,自然也晓得“孟母三迁”这个经典故事。但是,人家说读书死不要死读书,就像《孙子兵法》不只是“兵书”,而且也是“商书”,“哲学书”一样,读书就是要学会举一隅、反三隅,要能够“举一反三”才是硬道理。

孟母三迁”说的就是环境对人影响深远的道理。更通俗的说法,就是社会就像一个大酱缸,你掉下去了,这酱缸是什么颜色,你就会被染出什么颜色;这酱缸是什么味道,你就会沾染上什么味道。

贪污调查局的助理司长就是很好的例子。本来嘛,小赌怡情,心痒难搔的时候,要搏一搏手气,云顶虽不太远,也的一两日来会才过瘾。赌船海阔天空,偶尔为之还可。毕竟这上船下船,不费三两日功夫,还真难以成行。

想象“孟母”把家搬到“赌间口”是什么状况呢?搞不好天下从此就没有了“亚圣”,而是出来了一个举世无匹、姓的“赌圣”“赌神”“赌仙”“赌王”。贪污调查局的助理司长算是哪一根葱呢?连孟子这么聪明伶俐的人,都会被环境影响。那么,不难想象,新加坡政府把“赌场”搬来自家门口的结局 — 就是有成千上万像贪污调查局助理司长这样的以为小赌怡情的新加坡人,“近水楼台先得月”,从此走进了嗜赌的不归路。

有句话说“预防胜于治疗”,我本来以为“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的伟大使命,他们的职责就是规劝人们不要染上赌博的恶习。就算是“嗜赌”的人,也能够在“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的帮助之下,逐渐脱离赌博侥幸的心理,从此洗手干净做人。

谁知道,“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竟然成为推动人民放心、放胆赌博的魔手 — “保护个人财富,选择理性赌博”不啻是推倒赌博是罪恶的千年道德观念,另立牌坊。

谁不知道,“云顶”在金马伦开业总有几十年了。谁不知道,几十年来,“赌船”总在东南亚一带的公海出没。痛心的想一想,如果不把赌场开在自家门口,几个新加坡人,能够像贪污调查局的助理司长,两年半里竟然超过一年的时光,去了372次赌场。

白宗德说:–

明眼人都知道,我国赌博行业不管是合法的或非法的,都是一片欣欣向荣景象。以合法的赌业来说,两家赌场天天门庭若市,盈利之丰,叫人咋舌。从前,万字票每周开彩两天,现在则是开彩三天。多多博彩虽然依然每周开彩两天,但中秋节、农历新年都巧立名目,设了500万元大奖,元宵节更有1000万元“红包”巨奖,自然令国人趋之若鹜

不错,明眼人也一看就知道,新加坡为什么会造成了赌博行业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那就是政府明目张胆的给赌业开绿灯!“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不是劝人家向赌博说“NO”而是说“YES”…那么,“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本着崇高理想,锲而不舍地进行戒赌规劝,可说劳苦功高” — 回头来看白宗德的这段话,就像盖了贞洁牌坊就可以让妓女有限制卖淫一样,不仅是“悖论”,更是无耻。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